当前位置:首页 > 手机电脑 > 手机软件 >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2017-12-07 17:52:20[手机软件]点击数:作者:未知来源: 网络
随机为您推荐的文章:哪位大神给详细介绍F111的喷火系统?

此智能手机软件使用教程为您讲述哪位大神给详细介绍F111的喷火系统?的方法步骤,具体请看正文介绍:这并不是F-111“土豚”(F-111 Aardvark)的喷火系统,而是它的紧急放油口,在表演

这篇智能手机软件使用教程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的相关方法,具体请看正文介绍:

第一次见到老回,他正在一家快餐店大口大口地啃着三明治。他吃东西很快,三两口咬下去就着一大杯可乐吞下肚。过去一年里他胖了不少,一米八的个头,皮肤白皙。

前一晚他为了回答“如何看待2017年10月30日老回起诉三星在广州开庭”这个问题,一直熬到了凌晨四五点。等早上9点接受采访时,他的精神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说起话来依旧滔滔不绝——关于他和三星公司的故事,随便从哪个时间点开始,他都能娓娓道来。

故事的开头,还要从2016年9月29日的那场爆炸说起。

国行NOTE第四炸,仅用13小时

老回并不老,26岁的他大学毕业三年,干过两份工作。去年春节过后,他租住到了广州市白云区。搬家的过程并不容易,上百件电子产品和两辆专业自行车费了他好大力气,这是他最为钟爱的两样东西。

平日里,老回就是一个不常出门的技术宅,爱从市场上淘回来各式各样的耳机、硬盘、稀有手机,要么自己把玩,要么转手卖掉。

见到老回的那天,他带着一台便携式军工笔记本电脑和两台手机,手机上不断地跳动着来自微博、知乎和支付宝的信息。他的裤兜里还塞了块移动硬盘,加上某款智能手表,整个人就好像一个行走的数码包。

因为对电子产品的痴迷和钻研,他在数码论坛里小有名气。从他手上经常能买到物美价廉的硬盘和耳机,最近他又钻研起了无人机和3D打印。

但倒卖数码产品不是他的主要收入来源。

老回介绍,倒腾电子产品只占自己收入的很小一部分,更多是出于爱好。他真正从事的工作在常人看来很难理解,“比如说你缺钱,我可以帮你问到谁有钱借你;你缺方案,我可以找人帮你做方案。”

这种“信息中介”需要强大的交际能力和广泛的社交圈,老回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我话多,容易交到朋友。”

“牛逼的人都不坐班。”老回认为,有能力的人都不坐班,应该是老板等着自己上班。他的作息没有规律,常常熬到深夜。

2016年9月25日那天就是如此。

下午5点14分,老回从京东快递员手上签收了一台NOTE7手机,开始升级系统。期间他分别用三星和苹果各拍了一张夜景进行对比,“的确是NOTE7的(画质)好。”

晚上他在浴室测试手机防水功能,把花洒开到最大,边洗澡边测试水下拍摄。

老回说,当晚他通宵收拾屋子,4点左右开始给手机充电。6点11分,他拿起手机欣赏,半分钟后,手机在手中膨胀变厚,一股黑色的热流喷向手指,疼痛让他撒了手,手机掉落在面前的电脑上。空气中瞬间弥漫着酸腐刺鼻的气味。

老回说,他尝试屏息挪动手机,但此时手机温度很高,手指上烫出了印子。他知道,此时电脑已无法挽救。

惊魂未定中,他用另一台手机进行拍摄。从画面中能看到,老回捏着数据线插头翻转手机查看情况,颤抖地自言自语道,“卧槽”。

此时燃烧的明火已经消失,但手机仍在冒烟,机身被电池的电解液烧穿,电脑也被灼烧至发黑。老回成了国行NOTE7第四炸机主。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老回的NOTE7发生爆炸 本文图片均出自受访者

事实上,老回在购买这台NOTE7之前就听说过三星手机爆炸的消息(国行第一起爆炸发生于9月17日),他甚至在微博上嘲讽过三星公司召回手机,在论坛里声称“这手机谁买谁烧饼”。

但他觉得,一家大公司不至于这么不负责任,加上他没抢到当时刚刚问世的iPhone7,又想要一台拍照性能强大的手机,NOTE7成为了他的首选。

2016年9月2日,三星宣布全球召回250万部已卖出的NOTE 7,同时暂停该机在10个国家和地区的销售。声明中表示,由于国行版手机使用了不同供应商的电池,所以中国用户不予更换,请消费者放心购买。

14日,经国家质检总局约谈,三星中国宣布召回1858台NOTE7测试体验机,同时再次强调中国市场发售的国行版本可以放心购买。

老回的确是“放心”购买了,但从拿到手机到手机爆炸,中间仅隔了13小时。他甚至有些后怕,“如果当晚我没熬夜,(睡觉时)手机在我床头炸了后果不堪设想。”

当天下午3点多,在打了数通电话后,老回在家见到了三星公司的售后专员。

三星售后提出,老回可以办理退款,但事故手机要收回检测。

老回表示,要退手机可以,但得有一个说法:三星公司暂停销售NOTE7或者公开承认收到这起事故的报告。另外还要赔偿损坏的电脑。

三星售后在门外打了20多分钟电话,表示要回去研究后才能作出决定。老回表示理解。“既然你们需要回去报告,那我也有义务告知其他人这个安全隐患。”

很快,微博成为老回的第一块战场。他将手机爆炸的消息公布出去,在图片上打上大片水印。老回说,“就是为了媒体在转载的时候没法用,肯定要找我,这样我就可以跟媒体有一些接触,把事情传播出去。”

从此,“国行NOTE7第四炸机主”成了他最鲜明的标签,一场拉锯战就此展开。

“这一战必须打,而且必须打得漂亮”

事发一年多来,这台爆炸的手机除了供媒体拍摄和出庭作为证物,其余的时间都被老回藏了起来。他先给手机裹了一层泡泡纸,再将手机放进宜家最小的一款收纳盒里,接着收纳盒用塑封袋密封。

最后,这个捂得严严实实的盒子被老回藏在了家里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如果没有这个手机,我这官司还打个屁?”老回说。

但谁又会来偷走这台千疮百孔的手机?

老回认真地说,“我的门锁是三星的,你说我担不担心?”自从去年在广州租了房子之后,老回第一件事就是给大门换了一个智能电子锁。“我不是三星粉,但当时三星的电子锁的确是最牛逼的。”直到现在,他也舍不得换掉。

为了尽力保护隐私,除了自己的女朋友,老回从不带人回家。对他来说,关了门就是他的世界,谁也不能来骚扰。

在老回租住的公寓里有不少黑人,他们经常会开大音量听歌。只要老回听到就会去敲门,告诉他们“Turn dowm your music please!”

大多数情况下,对方会一边说着sorry一边把音乐关小,但也有人对此不理不睬。

老回是一个记仇的人,他曾经中英文混合着与对方沟通,大意是“我晚上要睡觉,你吵到我了,我知道你上午睡,明天早上你等着。”

随后他花200块买回来一台震楼机,果真在第二天上午震给他听。从此以后,两人相安无事。

老回的母亲觉得,儿子这种认死理、爱较真的性格是一种缺陷。“年轻人得吃点亏才能慢慢成长起来。”

但老回的性格决定了他永远也不愿意吃亏,尤其是吃闷亏。老回曾说过,“我最受不了的,是别人当面把我当傻x。明明他不占理的事,他还非得跟我在这矫情。”

手机爆炸后,老回把消息告诉了身边的朋友,也告诉了母亲。母亲知道儿子肯定不会就此罢休,但对于他能一直坚持到今天,回母仍然感到意外。

老回说,之所以一直能坚持至今,“多亏了”三星干的几件事。

9月29日,中国三星电子发布声明,“对于燃损事件,由于没有对安全性进行细致说明,我们表达真诚歉意。”随后写道,“我们可以确保产品的安全性和可靠性”,“从未使用双重标准”。

声明中公布了部分检测结果,“电池内部无燃损现象,推定系外部热冲击导致电池燃损”。最后,对于给中国消费者带来的困扰和不安,三星再次深表歉意。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三星2016年9月29日声明

在看到这份声明的时候,老回坐在电脑前。“当时的心情就是‘我呸’的感觉”,老回说到这的时候,做了一个“啐”的动作。

“我(的手机)26号就炸了,三星没有检测事故原因,就在29号发公告说所有中国区的手机都是安全的,他们是何种手段判断我的手机(爆炸)是人为的?”

针对这份声明,老回当天下午在微博上也发表了一篇长文,回应了关于自己手机爆炸的相关问题,言语还算克制。但他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表示,“请刊登我的原话:bullshit!”

三星在声明中两次提到道歉,但老回认为,这不是他想要的道歉。

“他们这个道歉,主要是出于用户的困扰和担心。困扰和担心的意思是,你们自己瞎担心,根本没说自己手机有问题,还是在推卸责任。”

10月2日,他把这篇长文搬到了知乎,成为了他的首答。从这时起,知乎成了他的第二块战场。

这条回答在后续十天里多次编辑,最终修改时间是10月13日,累计获赞8000多。

在这期间,中央电视台《消费主张》栏目联系到他,邀请他一同前往中国泰尔实验室对爆炸手机进行检测。

10月11日,三星电子宣布召回所有国行版NOTE7手机共计19万部,距离上一次全球召回过去了40天。

同日,老回带着损毁的手机坐上了去上海的飞机。一路上从登机口到座位,他拿着手机到处拍照,并把照片更新在了那篇回答里。图片前后分别写道:“三星必须付出代价”,“给脸不要脸就得按着打,甭装死,没用的。”

10月17日,老回拿到了泰尔实验室对他手机的检测报告。

检验结论中写道:样品未发现外部加热痕迹,样品的热损毁由电池自燃所致,电池由右下角的位置开始燃烧。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中国泰尔实验室关于老回NOTE7的检验报告

带着这份检验报告,老回和张思童在央视的邀请下,一起来到北京。老回在知乎里写道,“这一战,必须打,而且必须打得漂亮。”

张思童是国行NOTE7第五炸机主,爆炸时间比老回晚了两个小时。

“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你们三星”

来自辽宁抚顺的张思童当时正常使用手机,突然出现了黑屏、振动的情况,他下意识地将手机甩出去,紧接着看到手机开始燃烧,冒出阵阵浓烟。

张思童辗转联系上三星售后。起初三星提出,赔偿他6000元加一部新NOTE 7,张思童距离接受只差签字。

但三星又附加了条件:不能将其拍摄的三星手机爆炸视频上传到网上,还要收走他的手机和视频录像。张思童拒绝了,几个月后辞去工作开始专注维权。

谈起第一次见到老回的场景,张思童已经没什么印象,他只记得,“(老回)很有理,很会说,有一种傲气,基本都是他在说话。”

10月18日,老回一行人来到了位于北京的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他拍下了双方沟通的过程:老回一坐下来就开始发话。从企业责任谈到检测报告,接着又评论起三星发布的相关公告,短短1分50秒内几乎没有停顿,语速极快,思路清晰。

负责接待的三星工作人员听得也很认真,老回每说一句,他都会“恩”一声表示回应,整个办公室里回荡着老回机关枪似的发言和一句句“恩”。

这位工作人员表示,“关于您的意见,我们也听到了,我们会和相关领导去反映,到时候如果有相关进一步的信息,我们会及时跟你们更新。”

听完老回情绪激动起来。他表示,三星有句标语,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

“我代表在座的和我认识的朋友,我们他妈的……不好意思,这部分重来。”听到这,一旁的央视记者不禁笑出声来。

老回继续说:“我们不喜爱,手机会爆炸;我们不喜爱,手机爆炸超过20天没人搭理,这不应该,你们三星怎么想的,售后就这种态度?”

三星工作人员依然是边听边回应,同时也在安抚老回的情绪。老回接着又抛出一连串问题,“召回期限是否是截止日期”、“ 是否承认我的检测报告”、“ 为什么拒绝共同检测”、“为什么在没有进行检测的情况下29日发布了安全公告”?

问完之后他扔出一句,“请抢答!”

这次笑的是张思童。而三星的工作人员表示,“这些问题我们无法回答,我们不是相关负责人。”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左一老回,右一张思童,中间两位是三星工作人员

这样的场面持续了很久,老回甚至要求一位公关人员拿出笔进行记录。在得不到任何答复后,老回请求他们将问题进行上报,随后三星公司的两位售后经理来到了会议室。

这两位售后经理在礼貌地表达来意之后,开始听老回叙述事情经过。老回言辞激烈,每句话都直指三星的售后态度问题。

老回说道:“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一个正确的处理态度,我都不提补偿,这不是钱的事,这是态度的事。说实话6000块钱爱有没有无所谓,现在我每天买粉丝头条‘推广’你们都要花好几十块钱,我也不在乎这个。”

三星售后经理只是听着,一直到晚上,他们表示48小时之内会给出回复。

10月20日,三星按约定打来电话,但依旧无法回答老回提出的问题,“给您添麻烦了,我们会尽快给您一个答复。”

老回又是一阵冷嘲热讽。

10月21日,老回见到了三星公司法务部门的工作人员,再次提交检测报告并问,“三星是否认可这份文件?”这位工作人员皱着眉头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沉默几分钟后表示,“我们会仔细分析和研究这份报告,任何调查都需要时间。”

“多久?”

“我们只是法务不是技术,具体时间很难给出,但三星绝不会推诿。”

在仍然得不到回复的情况下,老回向三星法务提出,由他们来负责自己在北京的住宿问题。如果最后鉴定出来是自己的问题,欢迎三星诉讼追讨费用。

“真诚邀请贵公司具有足够回答能力及智商的人与我一同探讨。”老回又一次无功而返。

三天后,老回带着摄像设备又一次前往三星公司,这次他直接来到了公司高管的所在楼层,并与一名韩国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韩国工作人员与老回发生冲突

从录像中,可以看到一位韩国工作人员上前想要抢下老回的摄像机,老回一边用身体挡住他,一边对着镜头大喊“韩国人打人啦”。

在被保安劝开后,老回愤怒骂道,“x,你xx的,还他妈敢打我!”期间老回还有一些过激性的言语,情绪较为激动。

随后双方都冷静下来,这位韩国工作人员邀请老回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判。又一次,老回得到的回复是,“我们已经听懂了,我们会有相应的解决方案和流程,我们会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给你答复。”

当谈到住宿问题时,负责给韩方翻译的工作人员说道,“你自己掏钱住是你自己的损失。”

“啊!?”

老回愤怒地拍着桌子,大声说道:“买你们手机才是我最大的损失!是你们让我在这里等,我损失你个头啊,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你们三星,最大的失误就是相信你们会给我解决!一个月了,我打了超过五十个电话,都没有得到解决,你告诉我什么?住在这是我的损失?我相信你们才是我的损失!”

工作人员连忙解释道,可能是我的翻译有问题。

在三星公司通宵直播

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 CRM Group的一位员工曾在朋友圈上自嘲道,“最近光发声明玩了。”他试图在网上维护三星的声誉——跟一些曝出三星手机“爆炸”的用户争辩,也在朋友圈转发了三星的几次声明。

但他直言,风口浪尖上,三星的应对情况“已经要进商学院最失败公关案例了”。

老回和张思童在三星北京公司时,曾站在FFC大厦的东侧,中央电视台总部大楼就在马路对面,他两隔着玻璃看着外面互相打趣。

老回说,王健林的小目标是先赚一个亿,你怎么看?张思童回答,我不用一个亿,五千万就行。老回扭头看着对面的央视大楼,发现旁边有一栋楼,楼身上是一幅巨型iPhone7的广告。

老回突发奇想说了一句,我要有五千万,我就把对面大楼的广告位包下来,包一年,把我烧焦的NOTE7放上去,让三星的员工天天对着看。

说完两人都笑了。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轻松的时刻并不多,大多数时候,老回都处于被激怒的状态,尤其之后发生的一件事,让他彻底走上了“死磕”三星的道路。

24日那天会谈到最后,负责翻译的工作人员表示,明天会有韩方和法务过来跟你会谈。老回信了。

25日9点,老回拎了两个鸡蛋灌饼准时来到了三星公司。这一天里,他做了几件事:拿着相机、Gopro进行拍摄,和大厦物业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多次报警,多次询问几时才能来人。

这天陪着他的,还是之前的两位售后经理,老回称他们是“倒霉蛋”。但老回表示,这两老哥其实人挺好,如果不是因为三星这个事以后还有的聊。

出于对他们隐私的保护,老回拒绝透露他们的联系方式,“他们就别采访了,省得公司找他们麻烦。”

当天,老回就一直坐在三星的办公室里,一直坐到快下班。看着三星的员工陆陆续续离开,老回知道,今天要耗到底了。

到饭点,售后经理问老回,你想吃什么?老回说肯德基吧,这位经理立马去买了一个全家桶回来。

到晚八点左右,老回告诉售后经理,你们跟家里人说一声,今天晚上要晚回家。售后经理听了,一脸苦笑。

“我以为,正常的单位到点要撵我走,编个瞎话也行,但没想到三星连瞎话都懒得编。”已经被晾了一天的老回用144元买了6个G的流量,他决定通宵在微博上进行直播。

视频中,老回穿着一件藏青色帽衫,上面印有keep clam的字样,但他实在无法保持冷静,“我是干啥的?你们还没看出来?我是来干三星的!”

售后经理守在其他屋子,时不时过来看一眼,老回招呼他不要上镜。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出现。

一整晚,老回对着手机不停地回答着观众的问题,把他手机的遭遇和与三星沟通的经历叙述了一遍,随后发表了诸多关于三星公司的看法和评论,大多都是负面。但他也提到,中国员工还是很客气的,只是按照工作流程进行上报。

老回就这么说了一整晚,等到第二天凌晨,他的语速慢了,音量小了,声音略带沙哑,疲惫让他的眼睛有些浮肿。

26日6点11分,距离他的NOTE7爆炸整整一个月,老回来到了三星公司的前台,上面写着一句标语: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贡献于中国社会的企业。

老回拿着事故手机,与这句标语合了一个影。“多么有讽刺意味的画面。”老回说。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随后老回离开了三星公司。他回忆道,清晨一个人走在北京的大街上,冷风吹来,加上一晚上没睡,突然很感慨。

“等我补完觉,我就怼死他!”这是他那一刻的心情。

有仇必报,不谈和解

赵聪是老回的大学舍友,他们一起住了三年,对于老回死磕三星这件事,他说:“老回这张嘴,我是没见过第二个比他厉害的。他怼三星我一点都不意外。”

老回给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是他爱玩电子产品和自行车,平时课也不上就泡在论坛里,收集一些二手货。如今赵聪自己也对电子产品比较精通,“我这点东西都是他给带出来的。”

第二个,就是老回的性格。“老回只要一占理那不得了,只要他占了理就会较真到底,是一个有仇必报的人。”

赵聪说了一个关于老回的故事。有次老回骑到西安的南二环上,一辆车挤了他一下,他差点摔了。后面他们又互相挤了几次,他俩都有点怒,老回直接把自行车往那辆车的引擎盖上一撂,指着那里面的人说你下来。

老回从那时起就随身携带Gopro,遇到什么事都会记录。赵聪看了那个录像,老回缠着对面的人不放,一直叨叨,等到警察来了带回去做笔录才算了结。

从北京回来后,三星成了那个被老回缠着不放的对象,“怼三星”成了他自数码产品和自行车之后,第三个“娱乐项目”。

比如10月29日,老回在微博爆料,“为了让经销商多订货,三星员工集体下跪。”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老回回忆,消息和图片是凌晨得到并公布的,之后他就去睡了。第二天手机生生被消息提示的震动给耗没电了。

对于此事,三星中国一名负责对接媒体的人士早前对澎湃新闻解释称:“这次是区域性的经销商订货会,PR部门之前并不知道,后经了解,尽管受NOTE 7爆炸事件影响,经销商对三星还是很支持,现场还是下了很多订单,这让三星韩国高管非常感动,按照他们的礼仪‘下跪’是对经销商表示感谢,三星中国高管同样很感动,也下跪行礼了。”

对于曝光下跪门这件事,老回颇感自豪。在后来的一年里,只要他见到三星的工作人员,就会故意到他面前告诉他,“(曝光下跪门)这事我干的!”

老回还在微博上就此事评论,“我的NOTE7事件诉讼请求中会要求三星公开对道歉,就以韩国的方式,由三星中国区高级管理人员集体进行,行大礼如何?”

2016年11月17日,老回向广州黄埔区法院提交起诉状,状告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欺诈。要求1,确认三星公司的欺诈行为;2,三星就欺诈行为赔礼道歉;3,三倍购机赔偿;4,赔偿损毁电脑。

同年10月11日,上海市民姚先生因网购的三星NOTE7手机爆炸自燃,他将经销商和手机制造商告上法庭,要求返还购买手机款人民币5988元,并按照原告购买手机款金额三倍的标准,赔偿原告经济损失总计19964元。

该案于2017年2月22日开庭,被告称因他们的工作失误给消费者带来困扰,向姚某表达了致歉。在法庭的主持下,双方达成和解协议。被告愿意接受原告所有的诉讼请求,原告申请当庭撤诉。

但在2017年10月30日的庭审庭中,审判长问老回是否接受调解,老回不假思索地大声回应:“不谈!”听到这,现场庭和视频庭的旁听席上都乐了。

老回说,他不恨三星,因为不值得。他只是要个说法,只是想要恶心它,这种恶心主要来自于三星对消费者的所作所为。“就好像看到一只蟑螂,只是恶心,你会恨一只蟑螂吗?”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老回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

张思童在央视栏目组放弃继续追踪后,也离开了。他说自己既没钱、没时间,也没那个精力去耗。当初去北京,因为有央视节目组负责他的吃住,否则他一个人无法承受。

从北京回来后半个月,他直接找到三星的售后,把手机退了,拿回了购机款。回想起当初自己拒绝给出手机的决绝,此时他已经不那么在意了,“这玩意儿留着也没用,看着也闹心,退回来的钱对我更重要。”

老回开庭后,张思童在知乎写道,“你赢了,为你自豪,我只是个逃兵。”

当场“打脸”检测报告

老回第一次在知乎回答关于三星手机爆炸的问题时,有网友评论,让老回公开一个账号,要转账支持他。

老回在回答最后更新:各位的心意我心领了,现在情况没到那份上。咱们不谈钱,谈钱了容易跑偏。或许有天,我能漂亮的把三星这破事儿撕完,告一段落之后我会去旅行,到时候如果大家依然愿意再说吧。

但经济条件再怎么富裕的老回,也会有经不起折腾的时候。

2016年11月老回提起诉讼之后,被告三星公司向法院提起管辖异议,要求将案件移交三星惠州工厂所在地法院审理。这意味着,开庭要延期。

从这时起,老回意识到和三星的“斗争”将是一场消耗战,他的律师按小时收费,价格不菲。他还经常联系同样发生手机自燃爆炸的事主,从他们那原价收回手机,作为证据保留。

此外,老回还要此处奔走,一切都是自费。比如今年5月,老回带着自己的摄影师朋友,前往了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去见冯玲玲父女。

2016年3月9日凌晨,父亲冯玲玲听到5岁女儿的房间传来砰的一声,随即开灯看到女儿身上有一大团明火。

爆炸的是一台三星Galaxy NOTE4手机,泄漏的燃烧物对冯先生的女儿造成了巨大伤害,脸部和手部均有烧伤。事后冯先生在接受贵州地方电视台的采访时,得知三星售后表示,手机电池是假的。当时他听了特别气愤,“又没鉴定就拍了几张照片,凭什么说是假的?”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4月29日,冯玲玲叫上家里人,到手机经销商门口去堵店、贴告示,要一个说法。当地一个高中生看到后就把联系方式给了老回,第二天老回就联系上了冯玲玲。

5月2日,冯玲玲像电影《我不是潘金莲》里的李雪莲一样,跪拦了在安顺市相关工作人员的车前,导致车辆被逼停造成交通堵塞。冯玲玲随即被警方行政拘留五天。

期间,冯玲玲的妻子去到拘留所看他,说老回来了,还叫来了三星的人,在工商局与他们对峙。冯玲玲当时一听还挺高兴,心想真的遇到好人了。

老回坦言,自己对于冯玲玲一家,存在一种利用的心理。

当老回第一次见到小女孩的时候,脸上的伤已经在慢慢恢复,但嫩肉零星还在淌血。老回说,“我当时很矛盾。我不拍吧,就没人知道;我拍,是在消费人家的苦难。”但最后冯先生一家还是让老回拍了照,而且不要求马赛克。

5月18日,老回再一次来到冯玲玲家,为他们开了一场网络发布会。

5月底,冯玲玲来到北京,与老回一同前往三星公司索要事故电池的检测报告。期间冯玲玲的费用均由老回承担。但最后出于种种原因,两人未能看到这份报告。

但从北京返回贵州的路上,冯玲玲说自己接到了三星的电话,只能由他一个人看到这份报告。

6月21日,冯玲玲在普定县工商局约见三星公司的工作人员。同时,他瞒着三星把老回也叫来了。

当三星的工作人员看到老回也在场后,表现得十分抗拒,一度不愿意进行协商。在普定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冯松的协调下,双方才重新走进普定县工商局三楼的会议室。

会议上,三星宣读了他们带来的《贵州NOTE4电池燃损事故说明》,其中关于事故电池真伪判定结果上写着:依据照片判定结果,此机器生产电池为非三星生产电池。《说明》最后盖上了三星(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的公章。

宣读完毕之后三星工作人员把报告交给了冯松,并坚持不能交给老回拍摄。

此次三星工作人员还带来一块三星生产的电池进行比对。老回从对方手中拿过这块电池,仔细进行检查。

老回第一眼就发现,两款电池外貌并不一样。一块是2016年生产批次,事故电池是2014年生产批次。

在比对过两块电池后,老回走到了冯松的面前,拿着三星带来的16款电池说,“这块电池并不是第一次被揭开,上面缺东西了。所以你们拿来的物证都不是完整的,怎么做判断?”

随后,老回指出两块电池的不是同一个生产批次,在包装印刷、字体上存在诸多不同。“如果三星真的想证明电池有问题,起码也要拿一块相同批次的电池进行比对吧?”老回说。

听完这话,三星方面并没有作出回应。同时,老回堵住了三星的工作人员,不让其离开,除非他们出示这份报告。冯玲玲表示,自己授权老回对检测报告进行拍摄。

就在对方毫无防备之下,老回飞快地从冯松手上夺过检测报告,拿到摄像机前进行拍摄。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事后冯松进行了总结,他表示只要是工商局权限范围之内,不管三星还是消费者他们都会给予协助。但对于检测报告,他表示没有多大意义,事后还是要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就在众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时,一位三星的工作人员对冯松说,“这个鉴定报告不是三星正规的(检测报告)。”

老回和冯玲玲听到这句话后大声质疑,“我简直想拍死你们三星,你们哪句话是真的?你们四个不要跑,把门关上。”“不是正规报告你们拿来干嘛?浪费工商局时间?”

接着老回又坐了下来,与站在冯松背后的四位三星工作人员开始了又一轮对峙。

直到今天,冯玲玲女儿的事故仍然没有一个说法,冯玲玲准备也像老回一样提起诉讼,由老回帮着寻找律师。老回甚至愿意承担他的诉讼费,只要能怼到三星。

老回说,事情帮到这,我觉得够意思了,良心过得去。

“非典型中国消费者”

老回称自己是“非典型中国消费者”,意思就是不愿意吃瘪,凡事据理力争。

有人问老回,回头来看整个事件,如果当初换一种温和一些的方式面对三星,事情会不会有所改观?

老回回答得很直接:“我手机炸了还要求我心情好好地跟你谈?我没直接过去骂人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他欠我的。”

事实上,老回骂了不少。

但从一开始,老回并没有想要这么跟三星较劲,他想要的和上海的姚先生一样,“电脑给我赔了,手机赔了,该道歉道歉。”但和三星多次交涉下来,他被激怒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被恶心到了,“你把我当傻子还要求我心平气和?”

于是他开始跟三星对着干,变着法恶心三星,从中他能感受到一种快感。他现在想要的,是在中国现有法律限度内,最大程度的让三星付出代价。

对于老回怼三星的行为,他的母亲表示支持,“不是说针对三星这件事支持儿子,是支持儿子做自己的选择。”

他的父亲同样如此。只不过父亲告诉他,你要是私下收了三星的钱,我就抽你。

而他的女友和大学舍友赵聪则有些担心,作为老回最亲近的人,有些话只有跟他们才会说。

赵聪就提到,老回从来不会在网上诉苦,但有时候他们聊天一上来先聊一些好玩的,聊到后面老回就会说,哥们我最近心情不好,有点抑郁。

翻看老回在知乎和微博的言论,大部分都是老回咄咄逼人的姿态,语气中带着嘲讽和轻蔑,一副要把三星往死里逼的架势。

对此老回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说关于“鸡蛋和石头支持谁”的问题,不应该谁是弱势一方就支持谁,而是谁有理支持谁。他怼三星,他觉得自己有理。

不少网友也是如此。

老回的手机不时会收到来自微博、知乎和支付宝的信息,微博和知乎大多数是网友发来的评论、私信,而支付宝则是一笔笔转账收入。

自从今年1月6日老回收到法院通知,官司将延期进行,他开始在知乎的回答最后贴上自己的支付宝账号,“如果您乐意请我吃饭的话,欢迎支付宝扫码。”

对于钱这个问题老回并不避讳,因为他觉得自己无懈可击。

老回认为,这样的形式不叫赞助,也并非众筹。“你请我吃饭,是你看得起我,我并没有给出任何承诺。如果叫众筹,或者哭穷,这个事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你们不资助我,我也会怼;但你们给钱,我很乐意。”老回说自己绝对喜欢钱,在他看来,花别人的钱比花自己的要开心。

据老回透露,他收到的单笔转账最高有5000元,但累计收到多少他不能透露,他只说,自己和三星死磕的钱(包括律师费、去外地吃住行、购买微博粉丝头条)已经通过“请吃饭”填补回来了。

每当采访间隙或者吃饭的时候,老回总是拿起手机,一个个点开消息,如果是支持他的私信,他会回一句谢谢;如果是转账消息,他会把对方加为好友再说谢谢,哪怕是一块钱。他早就加满了1000个支付宝好友,每次加人都要先删掉几个。

但也不是每一条私信都那么和谐,在老回怼三星这件事上,质疑的声始终不绝于耳。

有人质疑老回收了三星竞品的钱,老回觉得自己如果真是职业公关黑,那这一年来绝对发财了,但问题是“太low”。

“我所有收支都可以去查,查不到哪一笔是竞品商赞助的,连个优惠券都没拿到过。我在任何媒体面前都可以说,撕到底我都不会被查出来,因为压根没有”,他说。

也有人质疑老回怼三星是自我炒作,他回,买水军、买粉丝“太low”。但买“粉丝头条”是合情合理的,为的是传播事件。“如果有大V帮我宣传,我天天在家睡觉哪来那么多废话?”

老回说,除非自己做手机测评需要人气,不然名声对他没有意义。在三星总部直播过一次后,他就再也没碰过这玩意儿。“我希望大家记住这件事,而不是我这个人。”

“这只是一个开始”

老回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事有多伟大,“我只是用自己的键盘在维权”。说起维权,他觉得这是一个很“屈辱”的词,“权本来就是我的,我为什么要低声下气地去维?”

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线,“我在网上从来不喊口号,也不煽动别人怎么做,抵制之类的。别人买不买三星我管不着,我只管怼三星。怼的是三星的态度,怼的是三星对我的不尊重。”

2017年10月30日开庭那天,老回说自己异常平静。在辩论环节上,老回和以往面对三星的时候如出一辙:只见他不停地说,把自己积攒的情绪和说过无数遍的经历,全部倾泻在这场他期待已久的审判上。

当天,法庭宣布休庭择日宣判。老回回到了自己的日常,常驻知乎社区回答问题,拥有大批粉丝。同时他在网上继续收集各种手机爆炸案例,组建微信群和大家分享自己是怎么怼三星的。

经常在深夜时分,老回发来消息,向朋友或群友展示自己又回答了什么新的问题,剪辑了什么新视频,对此乐此不疲。

这些视频来自于他的硬盘。从手机爆炸后他就开始录像,每一次和三星交涉,每一起事故案例,他都整齐地归类、存档,累计有700多G。他表示,今后一定会把素材整理成纪录片,公布给所有人。

三星Note7受害者:我人生最大一次失误就是相信三星

老回整理的证据和素材

“从法律的角度,我赢定了。”这是开庭之后老回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在面对庞大的三星帝国,他还有更远大的目标,“如果我赢了,那其他18.9万名国行(NOTE7手机)机主会怎么样?”

“这只是一个开始。”老回说。

(文中赵聪为化名,澎湃新闻记者袁璐对此文亦有贡献)


通过本文的学习你是不是对智能手机软件使用有了更多了解呢?

这些内容可能对你也有帮助

更多手机软件可查看手机软件列表页。

TAGS: 三星   受害者   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