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媚骨(1 / 2)

元家宝从储物戒指里随手抓了法器出来:“我是师尊的徒弟,又是东华派大弟子,溯柔长老想要教训我,只怕也是于理不合!”

看到元家宝手中精致又精密的圆盘,溯柔只觉得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受控制般开始疯狂滋长。带有明显神识标记的灵器让她想不知道出自谁的手都不行,只是……

溯柔神色复杂的看向元家宝——连掌门师兄都难求到的法宝,景灼师兄竟是这般轻易给了眼前这人!

“哼!”

冷哼一声后,溯柔朝一旁伸出了手,细长的水灵鞭出现在她手中。紧接着手腕一动,浑厚的水系灵力附于鞭上狠狠朝元家宝挥了过去!

卧槽!水灵鞭本就是上品法器,一个元婴初期的修者使用本就杀伤力大得足以移平一座山!竟然还添加额外的灵力!这跟吃兴奋剂有什么分别!他跟着溯柔长老有仇还是咋滴!?这哪是“教训”啊,这分明就是想杀人!

小谨站在元家宝身后,握紧了拳头,眼神冰冷的紧紧盯着情绪明显波动太大的溯柔——小谨还是没用,不能保护主人,还要主人来保护!所有意图伤害主人的人,小谨一个都不会放过!

元家宝在甩出圆盘打开防御的同时不得不又往储物戒指里摸了一把。

只是还没等她摸出什么东西来,或者准确来说,还没等水灵鞭彻底挥下,一道清冷的身影便出现在他面前,并且轻松将水灵鞭冻成了冰渣渣!

“本尊的徒弟,还轮不到旁人来管教。”

“师尊……”元家宝看着立于他身前,将他牢牢护在身后的景灼的背影,头一次不是在他师尊出关的时候在心里感叹“师尊又变帅”,而是酸酸涩涩的,一直酸到了鼻头。

景灼闻言朝元家宝看了一眼,见自家徒弟双目微红,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心里不禁一紧。

溯柔却一双美目看着离她并不远的景灼眨都不眨,仿佛她所看之人便是她的所有。

多久了?她有多久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这人了?年少一颗芳心便落到了这人身上,他却仿若九天谪仙神圣到旁人不敢心生染指。她原以为这人冷心冷情惯了,这世上便无任何事任何人能令他哪怕瞬间的动容。她等了这么久,没想到今日她终于看到了这人眼里有了漠然之外的情绪。

多少岁月,千回峰上仅他一人,几年前回来时便宣布自己收了徒并带回了那冷寂的千回峰。

她只道对元家宝他能放纵许多,却不知竟是放纵到元家宝带一个小童到千回峰也默许的地步!这种放纵让她渐渐感到不安,直到现在,她终于知道这种不安是为何了。

怜惜?心疼?抑或是……恼怒?

即使这种情绪只是一瞬间,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的她又怎会不知?

顺着水灵鞭迅速蔓延上来的冰在她来不及弃鞭时便将她的手连同手腕整个包裹起来,刺骨的寒冷直通心脏。

上品法器还未在人前显现它原本该有的威力便随着那个几近完美的弧度碎成了冰渣掉落在地。

悉悉索索的声音拉回了元家宝的注意力,他收回圆盘后忍不住抓住景灼的衣袖。

——师尊!你徒弟被人欺负了你知道吗?不过让人家损失了一件上品法器万一人家赖上你叫你赔可怎么是好啊!还有!师尊你又变帅了你知道咩!?

元家宝在心里自顾自的说着,脸上却一派镇定。

景灼不知怎的顿了下,然后开始可疑的沉默。

小谨看了眼往常他怕得要死的景灼仙尊,小脸依旧绷得紧紧的,俨然一张小冰块脸,然后默默上前,伸手抓住元家宝的衣服一角。

——哼、哼!景灼仙尊什么的,他才不怕呢!他要保护主人!qaq

“……”

这边三人仿佛形成了一个“和谐友爱”的小圈子,“圈外”人溯柔耐不住了。

“景灼师兄,闭关可还顺利?”美目盈盈,溯柔看了一旁的元家宝一眼,而后用没有被冰冻住的手揭下了她多年未曾摘下过的面纱。

冰肌如玉,艳骨销魂~是真销魂!

然而她对面三个男人并没有一个欣赏她的美色。

景灼不必多说,他看谁都是一张画皮,除了……咳咳。

元家宝本来在溯柔揭下面纱的时候还有点担心地看了自家师尊一眼。

嗯,很好,师尊的眼神还是这么的冷冰冰,元宝大人非常满意!真想给师尊一个爱的么么哒!然而他怂……_(:3)∠)_

不过,揭下面纱的溯柔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好像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眼神都透着深入骨髓的魅惑……

元家宝看了一眼之后,终于忍不住看了第二眼,有了第二眼,接下来的第三眼第四眼就顺其自然了。

就在元家宝忍不住想看第五眼的时候,突然感到置身冰窟般浑身发冷!顿时脑子就清醒了——难道这溯柔长老竟是个天生媚骨不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