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劫(1 / 2)

百重收回跟莫天阳对视的眼光,看向了一旁脸色古怪的金元。

“今日本尊也不乘人之危。不过,他戏弄本尊之事本尊却不会就这么轻易便算了。”

莫天阳看到金元看向他时疑惑的眼神,整个人羞愧不已,恨不得在哪找个地洞钻进去!但是他向来是个嘴欠的,在反应过来时,嘴里已经忍不住吐了几个字出来:“怪你长得像女人。”

元家宝默默为他点了个蜡。

百重闻言倒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莫天阳,看到这人移开视线之后,便开口说道:“这么说本尊的不止你一个,你可知之前那些人如今都怎样了吗?”

“死。”

“既然知道,为何还说?”

“可我说的是实……”在百重越来越危险的注视下,莫天阳识相的闭上了嘴,将还未说出口的一个“话”字吞了进去。他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在化神期面前根本上不了台面。

毕竟,小人物是没有发言权的。

就在此时,一阵清风袭来,元家宝闻到了一阵熟悉的幽香从百重怀里传来。

“……”后山崖片唤云暴露了?不,应该不可能,这赤焰魔主今天一来便特别高调,刚进门便跟掌门打了起来,接下来执剑长老加入,后来师尊又亲自上了,他应该没有作案时间才

那么问题来了——他怀里的唤云哪来的?

想到这里,元家宝颇有些高深莫测地看了莫天阳一眼。那次锦江没有得手,他送出去的唤云便只有给莫天阳的那株算是“封口费”……

莫天阳正被百重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转头便看到元家宝一脸谜之神色看向他,于是干脆将头扭到一边直接眼不见为净。

这次的事情因他而起没错,但是被欺骗感情的明明是他不是吗?好不容易心动一次,却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男人!跟他一样的男人!

百重刚朝莫天阳伸出手,却猛然动作一顿。他收回自己还未碰到莫天阳的手,转头朝景灼看去。

轻笑一声,本就妖孽万分的美人脸霎时间染上了鲜活的色彩,变得更加邪魅起来。

金元站在一旁,看了看百重,又将视线转向了景灼,然后得出“在容貌上果然还是自己师弟要更胜一筹”的结论。

但是人的审美总有不同,元家宝从前世开始就特别喜欢那种邪魅的男人,但是一直找不到合心意的,再加上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确非常怂,所以即使碰到稍微符合他审美的男人,他也只是看看而已。

当即,元家宝就有些发愣。

注意到元家宝的视线,百重有些玩味的看了他一眼。

景灼微微皱眉,再看向百重的眼神便不怎么友好了。

方才他虽然收了伤,但经历一番激斗,百重自然也不比他好过。

很快,元家宝便回过神来,却发现对面莫天阳正一脸复杂的看着他。

“……”你听我说,虽然这赤焰魔主是元宝大人好的那一款,但是元宝大人刚刚真的只是非常纯洁的欣赏啊!并!没!有!任何的其他想法!

百重在宽大的袖子里暗暗动了动手指,尖锐的疼痛便顺着经脉传来。

看来,这景灼确实如传言般厉害,炼器的手段却恐怕比传言要强上太多。方才他手中那柄长剑,恐怕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元家宝抬头看了看正蠢蠢欲动的劫云,不禁担忧的看向自家师尊。

这么多年了,他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师尊这回恐怕是提前出关。一般而言,雷劫是正出关时出现,而师尊已经出关许久,雷劫此时才有隐隐要劈下的迹象……

与赤焰魔主对战已是耗费许多灵力,再加上师尊是提前出关,此次渡劫只怕是不会顺利。

想到这里,元家宝不禁想将引来麻烦的莫天阳揍一顿。

好险忍住了,毕竟这怎么看都不是个好机会。

景灼看着满脸担忧的元家宝,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却并不多言,只是抬头看向头顶上方那庞大的云团。

百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勾唇一笑,转身便毫无预兆地朝莫天阳打了一掌!

“!”毫无防备被打个正着的莫天阳整个人被拍飞出去!

金元很快反应过来,伸手一击打算将百重逼退。百重却仿佛毫不在意,一闪身便出现在了身体还在惯性后退的莫天阳面前,一把搂住了他的腰。

看着满脸不可思议的莫天阳,百重忽然觉得很有趣,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温柔,开口那关怀的语气简直让莫天阳有种刚才拍自己的那一掌根本不是眼前这人干的的错觉。

“你没事吧?”

“你觉得呢?”

百重挑了挑眉,然后居然还煞有其事地将灵力输进他的身体里将他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才说道:“经脉受损心脉未伤,伤你的人分寸把握的很好,想来修为极高。”

“……你也是挺不要脸的。”莫天阳简直要被眼前这人给气笑了。将自己推得一干二净的同时还将自己夸赞一番?呵呵。

百重松开搂着莫天阳腰的手,然后带着一抹玩味的笑意消失在了一片火焰中。

莫天阳回想了一下,莫名觉得刚才的场景除却百重伤他的情节,后面他说的那些话很是耳熟。

金元木着脸将手中的剑收了起来,他察觉到百重已经离开东华派,便跟莫天阳说道:“你且先回去找你师父,近日莫出百回峰。”

“弟子领命。”朝金元行了个礼,莫天阳捂着被伤到的胸口朝万回峰的方向而去。

金元觉得自己实在是看不懂百重这个人,若是方才百重真要动手杀莫天阳,即使他能反应过来,以莫天阳才筑基的修为,恐怕在化神期的威压下也得重伤。可当他朝百重下杀手的时候,百重却超出他预料地没有后退,而是朝前而去将莫天阳拉进了怀里,还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

……

眼见着雷劫快要落下,景灼将身边的元家宝往金元的方向推过去。

金元见状,连忙设下防护结界将元家宝护了起来并带着他迅速后退。

轰隆隆——

元家宝看着声势浩大到超出他想象极限的雷劫足足有三道朝景灼齐齐劈下,心跳停漏了一拍。

“师尊!”

金元抓着元家宝的肩膀,止住了他想要不管不顾冲上去的步伐。“他心里有数,你不必为他担忧。”

话虽如此,看着按明显超出一般突破化神期至少一倍的雷劫,金元心里也有些没底。若是景灼现在有足够的精力,他还不至于担心到这种地步。

处于雷劫中心的景灼收回放在元家宝身上的心思,专心应对意料之外多出来的雷劫。

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