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小手(1 / 2)

略带讨好的乖乖站好,在景灼的注视下,元家宝特别老实。

“你可有话要跟为师说?”

糟糕!难道被师尊发现自己刚刚偷偷占他便宜的事情?

元家宝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什么?”

徒弟要装傻,偏偏景灼还真舍不得教训,于是他只是看着他,并没有再说其他。

元家宝心里没底,被景灼的眼神看得有些心慌,但拿出他身为一个专业跑龙套的职业修养,他觉得他脸上的表情还是能绷得住的。

“真的没有?”景灼又问了一遍。

元家宝这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师尊问过的话一般都不会再问第二遍,现在这是什么意思?他除了刚刚占了点便宜摸了几把也没做什么需要瞒着师尊的事情啊。

“师尊这是什么意思?”

“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你只要知道——我是你师尊即可。”

“无论发生什么吗?”元家宝有些发愣。

景灼应了一声,元家宝激动得也不装了,整个人傻笑成了一朵灿烂的太阳花。

师尊还是第一次明确表示会给他撑腰呢!以后他走在路上腰杆都会挺得更直了好么!劳资终于也是有人撑腰的人了!

殷勤的凑到景灼身边,元家宝讨好的替他按摩起来。

要说他除了演技外还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恐怕就只有他苦练多年的按摩手法了。每次给自己按摩,整个人都会舒服到晕过去的好么!

“嘿嘿,师尊你真好。”

“……”景灼有些无奈,难道自己以前不好么?

说起来,自己以前似乎并没有花太多时间来教导他,只是偶尔在他修炼遇上难关时指点一二罢了。所以说,徒弟有什么事情便瞒着自己也算是情有可原。

在心里给元家宝找了个理由后,景灼成功的说服了自己。

“日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尽可来找为师。”

“是,弟子知道了!”

元家宝心里高兴,脸上的笑就没停下过,手下更卖力了。

景灼虽不喜与人亲近,但奇怪的是元家宝碰到他的身体时他竟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反而有些麻酥酥。随着他手下时轻时重的动作,竟渐渐觉得身体有些舒服。

“师尊,可还舒服?力道要不要再重一些?”

“嗯,可以了。”

“好。对了,师尊。师尊是如何得知崖底有山谷,而且对这里这么熟悉?”后山崖本就人迹罕至,当初若不是他胡乱跑一通,恐怕还不知道这里竟然有多少爱美之人梦寐以求的唤云。

方才下来时师尊应当是也看到那一片唤云了,可还是无动于衷,真不愧是师尊!

景灼觉得从元家宝手指处传来的力道恰到好处的让他觉得舒服,一时间竟觉得有些心痒痒,闻言便忍不住伸手搭在了在他肩上揉捏的手上。

元家宝一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抽出来。但是看着师尊放在他手上那只好看的手,元家宝默默移开了眼,只当没看到没注意到。

景灼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此举不妥,开口说道:“此处乃少时偶然间发现,之后掌门师兄便在这里设下结界,故而知道这里的人不多。”

听师尊说起他少时之事,元家宝一下便被勾起了兴趣。

“师尊少时是何模样?”

“不过寻常少年罢了。”说着,景灼觉得手下皮肤细腻得紧,便不自觉的摩挲了几下。

元家宝被摸得浑身一颤,只觉得一股细小的电流顺着两人肌肤接触的地方流向他全身,弄得他有些双腿发软。

“那这里除了师尊、我,和掌门,还有谁知道?”突然间想起溯柔长老似乎特别喜欢提起她与师尊年少时候的事,元家宝就有些心里发堵。如果这里她也知道的话,他还真的挺不甘心的。

景灼闭上眼睛,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想起那日喝下那碗汤的徒弟面色嫣红躺在床上难受呻、吟的场面,顿时猛地睁开眼睛,将抓着元家宝的那只手扔开往前走了几步离他远了一些。

突然被甩开手,元家宝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师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