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装(1 / 2)

咔咔咔——

元家宝以为自己耳朵出现幻听,但是耳边温热的气息阵阵传来,让他想忽略都不行。

师尊、师尊竟然在他耳边说话了?师尊竟然在他耳边说话了!

但是等等,师尊刚刚、说什么?伺、伺候沐浴?

……元家宝回过味来脸色霎时轰的一声红了起来。

当回到千回峰时,元家宝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老老实实跟在景灼身后,景灼走哪他走哪。

看着几乎要变成景灼仙尊小尾巴的主人,小谨此刻的心情难以难说。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保护主人不受伤害,但是现在是主人自己眼巴巴贴上去,他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白搭。

于是他这段时间一直绷紧佯装成小冰块的小脸终于塌了,委屈地瘪了瘪嘴后,见那两人都无视了自己,便默默蹲下身拔萝卜——这三天他过的也不好,毕竟他如今修为只是炼气初期而已,尚未筑基,他也是要吃东西的。任谁吃了整整三天的生萝卜,都想换个口味,比如吃煮熟的萝卜?或者萝卜汤……_(:3j∠)_

景灼看了周围一眼,往日生机勃勃的千回峰因为被殃及,除了他之前做的结界这片范围无甚变化,四周看起来颇为萧条。

元家宝此时已经回过神来,顺着景灼的视线转了一圈,不由苦了脸——若想恢复成原样,看来这又是一个大工程。而这项艰巨的任务,除他之外别无人选。毕竟千回峰是不允许有外人进入的,而纵观整个千回峰,拥有木系灵力的只有他一人。

“师尊,要不我先将周围收拾一下?”如果将千回峰的草木全都温养一遍,很显然他会累趴下,到时候哪有力气伺候师尊沐浴?

看着元家宝正经的脸色,若是以往,景灼也就信了不会多想,可是……

——(w\)想跟师尊洗鸳鸯浴~~~给师尊搓背什么的~顺便看一下师尊的、咳咳,打住!

将视线转向他处,景灼说道:“这事倒也不急,你先跟为师去一个地方。”

元家宝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小兴奋:“是。”

当跟着景灼来到后山崖时,元家宝有些不明所以——不是说要沐浴,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景灼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注意力总是会不自觉的放到元宝身上,见他高兴,他便也心生愉悦,见他不高兴,他便想将最好的东西送到他面前哄他高兴。进入化神期后,仿佛一个小世界的大门在他面前敞开,眼睛能看到以前从未见过的风景,耳朵能听到以前从未听到过的声音,更奇妙的是感觉。

费了点时间抓住技巧之后,他惊讶地发现若是他心里想着元宝时,竟然能听到元宝的心声。在确认自己竟然觉醒了罕见的读心术之后,接下来的时间,他觉得自己几乎重新认识了他这个徒弟。

虽然有很多话他听不懂。

只是有一件事让他有些在意。

他在元宝的脑海里虽然没有听到其他人的声音,但是元宝有时候却并不像是在自言自语,而是在跟什么人说话一样,而且似乎还跟那个人很熟悉。在没有确定那人不会对元宝不利的情况下,或许他该让元宝跟他坦白一些事情。

“师尊,为何来这里?”

后山崖是鲜有人至的地方,但师尊他在东华派不知道多少年了,自然不会出现迷路或者走错路这种的事情才是。那么,是为什么呢?

“下面是一山谷,谷中有清泉,去那里沐浴。”

元家宝闻言张了张嘴,然后走上前去站在景灼身边,抬头往下看了一眼——一片白雾茫茫。

元家宝有些怂,他虽然下去过,但却没有贸然到底,除了一片白雾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感觉很危险外,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因为他怂。

“师尊,这里弟子来过,不过没有下到底。下面的雾太浓了,弟子看不清。”

景灼看向他:“无妨。”

说着,景灼伸手搂住元家宝的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一纵身便跳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心里叫翻了天,但是在自家神仙一般的师尊面前,他强忍着没有发出声音。

悬崖并不像元家宝想的那般高,至少在他忍不住要闭上眼睛的时候,便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多谢师尊。”

“且跟我来。”

“是。”乖乖应了声,元家宝老老实实跟在景灼身后走。

抬眼看了看四周,却发现这里竟然没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反而风景如画。

师尊是怎么知道后山崖崖底有这样好的风景?

在看到越来越近的水潭时,元家宝顿时什么美景都欣赏不下去了,目光灼灼的看着景灼眼都不眨。

景灼突然停了下来,元家宝差点撞上去。

“嗯?”元家宝看着景灼,有些疑惑。怎么突然停下来了?难道师尊发现自己在偷看他?

“元宝,你可有什么事瞒着为师?”而且你刚刚的眼神依旧不像是偷看,反而有些太过正大光明。

“啊?”元家宝顿时愣住了,一时间没个头绪,便不知道该说什么。

景灼叹了口气,没再继续问下去。

等元家宝脑子转过弯来时,景灼已经站在了水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