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过(1 / 2)

元家宝揉了揉被拍的脑袋,又揉了揉自己的脸,然后摆出了一副异常灿烂的笑容便朝自己帅帅的师尊身上扑了过去。

发型,ok!

服装,ok!

表情,ok!

对于自己实际上很渣的演技,元家宝其实一直都抱有着近乎自恋的态度——今天的元宝大人也是非常完美呢!

“师尊~~~”

景灼没动,元家宝便扑了个正着。抱到了自家好看到突破天际的师尊,元家宝心里可耻的荡漾了。顺便蹭蹭,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作为一个对演技磨练到自认为几乎炉火纯青地步的龙套演员,元家宝深信自己不红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

他跟一般男人不一样!他不喜欢软绵绵的女人,他喜欢的是比他硬邦邦的男人!

作为一个天生的眼光又高的小给给,元家宝上辈子真是到死都还没有摆脱“纯情小处男”这个对他来说充满了歧视意味的称号。

穿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元家宝在原地蹲了半天。在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并且肚子开始咕咕叫之后,他开始慢慢融入这个世界,时间一长,他便惊讶的发现这个世界竟然有修仙者!

乖乖……

那一刻,元家宝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彻底碎掉的声音。

在他找了个破庙落脚免于天天睡大街流落街头的第二天,他捡到了一个非常符合他审美并且非常对他胃口的超级大美男,也就是他现在的师尊。大美男的一举一动都让他迷得不行,一段时间后,元家宝发现自己只要面对这个超级大美男,心里似乎开始有一点点奇怪的感觉,然而还没等他慢慢回过味来,大美男就在他面前一掌拍断了一棵他两只手都抱不过来的大树。

卧槽!竟然是个修仙者!这条大腿必须牢牢抱住!

于是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他就抱着人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开始了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次演技。

他个人觉得他的演技是非常成功的,至少他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美男不仅测了他的灵根,还带他回了自己的门派并且收了他做徒弟。

至于景灼当时面对着第一次发挥演技的元家宝心里到底是什么感想,大概也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

景灼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元家宝嘿嘿笑了几声,吃够了豆腐后便乖乖松开了手。

“师尊,这两年我有好好修炼。你看看,我都筑基了,隔壁百回峰的修炼天才三师弟比我还早几年修炼呢,至今也不过炼气巅峰的修为。”说着,元家宝伸出了手。

景灼抓着他的手腕,将自己的一丝灵力探了进去。那丝灵力顺着经脉游走,景灼观察到元家宝的修为已经渐渐稳固了下来,便松开了手。

元家宝一脸的失落——好不容易牵回小手,师尊怎么这么快就放开了呢?

景灼冷着一张脸,见刚刚还很兴奋的徒弟突然失落起来,顿了顿,开口说了一句:“嗯。”

徒弟是需要鼓励的。景灼虽然以前从未收徒,但总也知道这一点。

师尊刚刚说了一句“嗯”?元家宝简直想泪奔——不是因为师尊语气冷淡,而是因为他悲催的发现自己竟然在为师尊竟然回应他而感到高兴!

明明只是一个字而已?我这是在激动个什么劲啊!还有没有点追求了!

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要求越来越低的自己,他抹了一把脸,然后继续笑颜如花地看着景灼:“师尊,这次闭关可还顺利?”

景灼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元家宝,随即抬脚朝门外走去。

元家宝笑脸僵了僵——要糟!未经师尊许可,擅自拔了原本种在院子里的那些花花草草种上绿油油的大白菜,看来这次又逃不掉被师尊罚去思过峰思过的命运。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历经辛苦取回来的那些珍贵灵种被徒弟命人拔掉,但真正看到那些占了好些位置的蔬菜,景灼还是忍不住将周身寒气外放。

元家宝靠的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唉,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真是好可惜啊,这些大白菜还没吃上呢。

看到元家宝冷的直打哆嗦,景灼将外放的寒气收了回来,“既已筑基,凡人口食能免则免。”

元家宝连忙点头称是。

“师尊,我带了个小孩回千回峰,叫小谨。”

“嗯,资质如何?”

“资质只能算是一般,不够格当外门弟子。我见他孤身一人,心生怜悯便将他带回了千回峰。”

“下不为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