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1 / 2)

这头妖兽身体上的皮肤虽然坑坑洼洼的,但是却坚硬无比。元家宝回想起之前无所事事时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其中有一本上有记载这种妖兽,它们的肌肤坚硬无比,但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它们头上的角。

找准位置,极阳一挥,妖兽惨叫一声轰隆倒地。

“大师兄,这是什么妖兽?怎么从来没见过?”

“此妖兽名唤隐兽,数量及其稀少,你们没见过很正常。”

“大师兄怎么知道的?”

元家宝用一种高深莫测的眼神看了一圈求知若渴的师弟师妹,说道:“与其局限一隅,不如打开眼界多看些书。”

“……大师兄说得有理。”

在元家宝给人开教育课的时间,莫天阳那一队却遭遇了一个化神期的魔修。这个化神期的魔修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跟着莫天阳的四个弟子可不知道他们三师兄跟这位大名鼎鼎的魔修之间的“恩怨情仇”,在人一出现的时候便拔剑相向。但化神期……

有弟子想捏碎玉牌了。

莫天阳瞪了那名弟子一眼,示意他将玉牌收起来。

看向许久未见的百重,他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你怎么混进来的?”

“有什么地方是本尊来不了的?”

“哼。”

百重走近他:“怎么?莫不是本尊没来看你,生气了?”

将残龙往胸前一横,挡住百重还想再靠近的脚步:“你未免也太自恋。”

百重看了一眼明显跟之前不同的残龙,眼里有一丝惊讶:“嗯?居然修好了。”

莫天阳闻言忍不住扬了扬嘴角:“大师兄帮的忙。”

看着颇有些神采飞扬的莫天阳,百重觉得手心有些痒痒,心有种被勾住的感觉。

其他弟子见自家三师兄居然跟个魔修似乎很熟稔的模样,心中都有些惊讶,各自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懵逼。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啊。”

“有什么可惜的?”莫天阳不解。

“可惜……若是等本尊回来再修,残龙会更好。”

“你什么意思?”

见莫天阳似乎被勾起了点兴趣,百重有些恶劣地靠在他耳边说道:“今晚与本尊单独、赏月,本尊便告诉你。”

莫天阳往后退了一步,脸上还是有些不自在——刚刚,靠太近了。

溯柔远远便发现了跟莫天阳小队在一起的百重,想起掌门说过的话,便没再靠近,转身去了玉瑶小队所在的方向。

最后的最后,莫天阳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疑问在安顿下来之后跟百重单独出去了。他实在很想知道,百重为什么会这么说。

秘境里的天一眼望去就像是蒙了一层白色的纱,朗月当空,却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嗯,如果是赏月,或许他今天能接受。

但这种想法在看到月下那个“美人”时,他又觉得心里尤其怪异——这、怎么这么像……幽会?

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雷了个不轻,莫天阳搓了搓手臂坐到了百重旁边,两人中间特意空出一些位置。

百重倒是没注意莫天阳疏远的行为,他见莫天阳搓手臂,还以为他冷了,便脱下外袍披在了他身上。

莫天阳一愣:“你这是干什么?”

百重没回答,朝他笑了笑。

莫天阳心想,这人不张扬的时候,倒是不像个魔修。

接下来一段时间,两人都安静地没说一句话,但气氛却不显得尴尬,反而有些亲昵。

莫天阳打破了沉默:“你今天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百重轻笑一声:“本尊以为你会先问这段时间本尊去了哪里。”

“……”

“不过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倒是也没什么差别。”

“嗯?”

“我去寻来了精铁。”

闻言莫天阳表情惊讶:“你说什么?”

……

秘境试炼的第一天,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非命。不是每一个门派都喜欢抱团行动,有些人想独吞,杀人夺宝不算稀奇事,更多的人却是死在了放松警惕下来的夜晚。

妖兽偷袭,同伴背叛,分散开来的人越来越多。

东华派的弟子们倒是没有分散开来。莫天阳这一小队最舒坦,化神期的魔尊摆在这里,在不方便行动只能休息的夜晚并没有什么敢靠近他们。再来就是元家宝这一小队,他会挑地方,在一个湖边找到了一朵盛开的红色花朵,这花朵虽然没有什么特别有用得到的地方且出土即死,但它生长的周围不会有任何的妖兽靠近,于是他们安安稳稳休息了一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