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1 / 2)

“大师兄。”一个师弟走了过来,刚要开口说些什么,突然左右看了看。

元家宝疑惑:“怎么了?”

“大师兄,昨晚有人来偷袭吗?”

“嗯?没有……吧。”有师尊在,谁敢来找死?

“真奇怪,我感觉这里有股陌生的气息出现过。”说着,这位师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憨憨的笑了。

元家宝顿时明白了——他记得这位师弟的感觉比正常人要高出许多,想来是察觉到他这边有师尊气息的事。

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感觉很敏锐,昨晚我师尊来过。”

师弟立马惊讶了:“景灼仙尊!?”

元家宝点了点头:“不必忧心,师尊就是来看看我们的情况。”

“哦。弟子真是失礼了,景灼仙尊来竟然没有起身相迎,我……”

“师尊并不在意这些礼数,大家也都累了,不必在意。”

“唉。谢过大师兄。”

“无妨,走罢。”将人集齐,元家宝脸上带笑地看着他们:“可不能让秘境里的宝物都被其他门派的人拿走,我们继续搜寻。”

“是。”

休息了一晚,大家的精神风貌倒真是好了不少。

……

很快便到了集合的第十天。

元家宝一队先到了集合的地点,远远便看到自家师尊站在那里,三天没见,特别想念。

当站到自家师尊面前,他眼里都带着笑意:“师尊。”

景灼看着他:“可是今日?”

元家宝顿了一下,缓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自家师尊问得是什么,于是点了点头,眼里有些跃跃欲试:“是的,就是今天。”

“等溯柔与剩下的人回来,我与你一同前往。”

“听师尊的。”

考虑到进入秘境后期越来越多的人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所以他们才规定分散十日之后集合,所有弟子一起行动。

但这之后的行动元家宝就不能参与了,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灵空派这个不大不小的阴谋就像一颗毒瘤,不消除留着始终是个祸患。当然,这在已经知晓她们阴谋的元家宝眼里,就是一场考验他演技的发挥。

本可以让景灼直接出手,但师出无名不说,那个相当狡猾的明华很可能做出超乎他们预料的事情。思来想去,景灼只得同意了元家宝的办法。

没多久,余下众人便都来到了这里,交代了一些事情后,景灼带着元家宝离开了。

景灼他们前脚刚走,后脚百重便将莫天阳拉了出去:“一群人待在一起有什么好玩?本尊带你去看一场好戏。”

溯柔皱了皱眉:“单独行动太危险。”

“有本尊护着,哪个没长眼的敢伤他。”百重眼神轻笑一声看了溯柔一眼,直接带着莫天阳离开。

溯柔有些头疼,合着此次她来就是来捡烂摊子,难怪来时掌门师兄特意交代她一些事情。

不过,元家宝有景灼护着,莫天阳有百重护着,两位都是化神期的修者,他们的安危她倒是不用担心。

玉瑶走上前:“师父,可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看着自己面色疲惫的徒弟,溯柔摇了摇头:“罢了,你们赶回来辛苦了,先原地休息一会。”

“是,多谢师父。”

玉瑶这十日可以说未曾合过眼,比起莫天阳的全程几乎没怎么出过手和元家宝中途睡了一觉,她可是很不容易。

此时一双美目略显疲惫,身体几乎有些撑不住。

溯柔看出来了,给了她一粒缓解疲劳的丹药服下后,她的脸色好了许多。

见师弟师妹们都用各自的方式放松,玉瑶贴近溯柔,特意压低了声音问道:“师尊,与三师弟一起的那位是魔修?”

溯柔微微点了点头:“嗯。”

玉瑶有些吃惊:“就是那个赤焰魔主?三师弟与他一道,会不会有危险?毕竟魔修大多是喜怒无常的,三师弟先前还那般戏弄于他。虽说是无心之过,但总也……”

“无须担忧。赤焰魔主虽是魔修,却也是个一言九鼎的。”

玉瑶闻言,心里依然有些担忧——当初她可以说是亲眼目睹了那一场乌龙的,以赤焰魔主的脾气,当时没下杀手她都觉得奇怪,如今这般纠缠,又是什么意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