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演(1 / 2)

想起元宝与他说过的话,景灼依旧保持着一副冷漠的表情。

元家宝突然扑过去紧紧搂住景灼,哭得更悲惨了:“师兄,我真的好爱你,你不要不爱我。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改还不行吗?”

哭得悲惨的同时,不忘传音给自家师尊——师尊,在她们来之前你先离开,给他们看到背影就可以了。

自家师尊这么优秀,虽然现在换了副面容,但是气质这东西改不了,万一又被人给盯上了他就真不知去哪里哭了。

景灼虽有疑惑,但元宝都这么说了,他说过接下来都听他的,于是便掐着时间转身离去。

元家宝突然往后一摔,扑倒在地。

就在此时灵空派的弟子出现,她们见一女子倒在地上哭得伤心,而那男人居然就这么无情的离开了,顿时气愤得不行。那长相可爱的弟子顿时瞪圆了一双大眼睛:“那个禽兽定是察觉到我们靠近了,我去追他!今日非杀了他不可!”

那师姐拦下了她:“他若是察觉了我们,想必修为也不低,与他过多纠缠只怕浪费时间赶不上与师父约定好的时间。”

“哼!就这么放过他吗?”

那师姐眼神冰冷的看向景灼离开的方向:“早晚都得死,且让他再活几天。”

就在这是姐妹俩争论到底追不追时,其他女弟子将元家宝扶了起来。

在见到这“女子”娇艳的模样,有几个相貌平庸的弟子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如此尤物,那男人居然还舍得抛弃?当真是瞎了眼了!

“瞎了眼”的景灼此时已经隐了身形折返回来,时刻注意着她们这边的动静。

一名弟子拿出手帕替元家宝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慰道:“这位道友,你莫要再为了那种禽兽不如的东西伤心了,不值得。”

旁边的弟子纷纷附和。

“对,不值得。”

“就是,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三心二意叫人作呕。”

……

元家宝装着抽泣了几声,脸上一片柔弱,但柔弱中又带着恨意,心里却骂翻了天——卧槽!虽然给她们的假像是渣男,但是他怎么听着还是那么不舒服呢?他是听出来了,这些人嘴里的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合着就该人道毁灭云云。

但是作为一个刚被相好给抛弃的女子,听到她们这些话就该激起心里对男人的恨意才对。于是元家宝在她们的劝说下,渐渐停下了哭泣,眼里透着恨意:“我与他青梅竹马好了这么多年,说好筑基之后便结为道侣,没想到他却背着我跟他师妹好上了!这两个贱人,将他们挫骨扬灰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这时,那个师姐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你那个师兄迟早也会有报应,活不长的。”

元家宝装作一副不解的样子问道:“此话何解?他在秘境得了一件秘宝,又收集了不少好东西,一旦出了这秘境,他的前途一片坦荡。何况……”说道这里,元家宝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眼里的泪却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何况什么?”

“他那个师妹是掌门之女,此番出了秘境,他们定会结为道侣,将来掌门之位便也是他的。”

那个长相可爱的女弟子握紧了手里的长剑:“居然是这样的混蛋!早知道方才我便追上去杀了他替你出气!”

景灼隐在一旁围观,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怎么弄得他像是真的做过这些事一般?看来比起当初他收徒前的那次,徒弟编故事的功力见长。

那师姐看着满脸恨意的元家宝,低头思索了会,而后便抬起头看着他,神情凝重地问道:“你可愿加入我们灵空派?”

元家宝一愣:“灵空派?你们是灵空派的弟子?”元宝大人要成功潜进敌人的内部了!

“对,我们是灵空派的弟子。你之前是哪个门派的?”

“小门小派。”

“既然如此,加入我们灵空派,你不亏。而且——你可以马上报仇。”

元家宝似乎有些心动,但又像是顾忌着什么,皱着眉头久久不语。良久之后,“她”咬了咬唇,说道:“好!只要能亲手杀了那对狗男女,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我付出了那么多,决不能就这么轻易为别人做嫁衣裳!”

简直将被负心汉伤到进而黑化的女子演绎得淋漓尽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