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1 / 2)

此时,秘境正中央的地方,明华一脸冷笑地看着从进入秘境开始便被不断引至此地的各门派弟子,施施然走到了大阵中央那个稍高一些的位置上。

所有人都瘫软在地,眼神愤怒地看着她。

“明华!你到底想做什么?”

“呸,臭婆娘,敢算计老子!”

“秘境提前开启是不是你们的阴谋?”

“我们掌门不会放过你的!”

……

明华没理会他们,他们骂的越难听,她的心情就越畅快。因为很快,这里的人都会死在她手上!就算是元婴修者又如何,哪怕是化神修者又如何?到了这里,再强大的修为都会被封印。虽然东华派的景灼仙尊此次前来这超出了她的预料,不过,以这阵法加之这处上古遗迹残存的仙念,困住他一天也不是不可能。而这段时间,够她杀上上百次的!

所有男人都该死,这次她一旦成功,小门小派的也就罢了,各大门派的精英都葬身在这里,等她们拿到仙人留下的宝物,谁还敢看不起她灵空派?

当然,对她而言,最重要的却是她终于能回到那个地方,然后让那个男人跟那个贱人跪在她面前摇尾乞怜!当年敢背叛她,如今便要承担当初背叛她的后果!

百重跟踪明华来到了这里,见到如此情景,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正道之人的嘴脸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丑陋,自相残杀的戏码总是不断重复。

看了看下方那个类似阵法的大圈,大概知道只要不踏进这个圈里便不会有什么事,百重刚想回去找莫天阳,带他来看好戏,却见那傻小子居然被一名女修挟持就要进入那个阵法之中!

“怎么就这么会给本尊找麻烦呢?”话虽如此,百重却眼神危险地锁定了那名胆敢挟持莫天阳的女修。

凌空一掌拍过去,云柯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人,顿时被打中,抓着的莫天阳的手反射性地一松,眨眼的功夫,她退到了大阵之内!

莫天阳吸入的迷魂香量有些多,这么折腾居然还没有醒过来。百重抱着他,看向云柯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在异变突生的时候,明华便注意到了,她飞身上前挡了云柯还要往后退的冲势,一挥云袖看向对面的“景灼”。

瘫倒在地丝毫不能动弹的众人一见“景灼”,脸上满是希望。

“景灼仙尊,救救我们啊!”

“景灼仙尊,求求你救救我们。”

“景灼仙尊,只要你救了我们,我们在这秘境得到的好东西可以分给东华派。”

……

百重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将灵力输到莫天阳体内纾解迷魂香带来的伤害。

云柯被明华救下,捂着胸口连忙行了个礼:“谢师父搭救。”

百重这一掌因为顾忌还在云柯手里的莫天阳所以并没有出多少力,在将莫天阳夺回身边后,他看着躲在阵内的明华跟云柯,许久未曾有过的憋屈感堵得他心里很是烦闷。

她们在阵内不受限制,定是有身上带了什么东西不惧这阵法,他却不能无端端没头没脑的就这样闯进去……

明华听着那些人朝“景灼”发出求救声,心里很是不屑,她看向“景灼”——看样子,他并不是刚刚才到这个地方,那又是什么时候就在了?他又知道多少?

“景灼仙尊,何不进来一叙?”

这话一出,阵内之人顿时卯足了劲叫道:“景灼仙尊,您可千万别听这个女人的,她想杀死秘境中所有人,我们就是被她骗到这里来的?我们都上当了!秘境提前开启就是她们搞的鬼!”

明华没理会他们,只是淡淡看了一旁的云柯一眼。

云柯立即会意:“师父,东华派的人正往这边赶过来,静云派只剩下带队的虚机跟一个金丹期的弟子林晟,他们俩个我已经交代让小师妹去引过来了。”

“若想将他们引进阵中,那边不能再拖下去。不管用什么方法,将他引进阵中。”

云柯咬了咬唇,看了眼“景灼”,脸上似乎有些为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