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意(1 / 2)

放完狠话,给元家宝指了个方向云柯便走了,直到云柯的气息消失,元家宝顿时有些咬牙切齿:“师尊,你的魅力还真是超出徒儿的想象啊,居然连一向痛恨男子的灵空派都有人爱慕你。”

景灼现出身形,依旧站在元家宝身后,闻言不冷不淡地说了句:“不必在意。”

元家宝转过身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委屈:“知道了,师尊。”

不在意?怎么可能不在意?

元家宝觉得憋屈得要命,简直恨不得直接将自己的感情说出口,但是好险忍住了——师尊要是知道他居然抱着这种龌龊心思,不知道会作何感谢。在还没有确定师尊对他是否有感觉之前,他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得好。

不然被赶出师门,真的哭都没地方哭去。

景灼见元家宝的表情有些委屈,微微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必为无关紧要的人生气,为师眼里心里都只有元宝一个。”

元家宝愣住——等、等等……师尊这话是什么意思?

“师尊、你这话是何意?”

景灼没再说话,只是伸手一搂将元家宝搂进了怀里。

元家宝脑子当场当机,脑子一片空白,心里隐隐有种预感,但这种预感跟他理想中的样子太过接近,反而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就着这个姿势两人拥抱了一会儿,景灼低头在他耳边说道:“等此时了了,回到千回峰为师有话与你说。”

虽然景灼心里已经确认自己徒儿心里确实有他,但是现在这个状况却不适合两人坦白。

元家宝的耳朵微红,整个人在景灼怀里微微缩了起来,心跳的几乎要炸开——他没想多吧?这不是梦吧?天呐!¥……()!

心情乱码,无法言说!

双手小心翼翼的放到景灼背后环住,元家宝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抬头重重在景灼唇上啃了一口!然后动作迅速地跑了!动作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景灼愣在原地,良久过后,伸手抚着还有些细微疼痛感的唇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他这个徒弟,是要把他的心夺走才甘心啊。

随后,景灼便朝元家宝逃走的方向追了上去,顺便传音给溯柔,让她做好准备。

溯柔收到景灼的传音,皱了皱眉——灵空派的人果然藏着什么阴谋,现在看来,恐怕这个秘境提前开启跟她们的阴谋躲不了干系。来人只有一个,可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来必定是有什么阴谋。她得更加小心一些了。

玉瑶察觉到溯柔表情莫名凝重起来,便走上前去,问道:“师尊,怎么了?”

溯柔叹了口气:“让弟子们警戒起来,等会可能有所异动。”

“是。”

“等等。”

“师尊还有何吩咐?”

“没有我的命令,所有弟子不得轻举妄动。”

“是。”

他们此刻正赶往这所秘境的正中央,听说那里出现了一所上古遗迹,里面的好东西自然不在少数。所以东华派的弟子们个个都是群情激昂,很是兴奋——谁会在意到手的东西多呢?而且是秘境中难得出现的上古遗迹,里面的东西都曾经过某位大能或是已经成功飞升的仙者的手,哪怕是一件都能让人在心境上获益匪浅。

云柯手里拿着定向罗盘,很快便找到了东华派的行踪,见他们往秘境正中央而去,云柯将罗盘收了起来,嘴角划过一丝冷笑——真是幸运,这些人倒不用她亲自出手,自己往火坑里跳去。

扫了一眼,没发现心里念着的那人的身影,跟了一段路确定他们没有中途变道的意向后,云柯停了下来再次拿出了定向罗盘。

只是这次罗盘居然毫无动静!

云柯咬了咬唇,抬头看了看天色——罢了,还有几天时间,总会遇到的。

这么想着,云柯转身而去,不再跟踪溯柔一行人。

另一边,百重跟莫天阳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后,明华终于有所行动。

百重思索了会儿,唇角一勾便变幻出一张与景灼分毫不差的脸,把就在旁边转头看来的莫天阳吓了一大跳!

从未离景灼仙尊如此近过的莫天阳表情都快扭曲了——这人说话做事也不提前说一声,若不是那双与平时一般无二的眼睛,他真要被吓个半死。

百重饶有趣味地欣赏了一会儿莫天阳扭曲的脸色,直到人就要爆发才收回视线。

——本尊去去就来,你留在这里,万不可轻举妄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