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一口(1 / 2)

还没等元家宝将碎成渣的小心心捡起来粘上,溯柔便离开了。

“……”几个意思?没事跑来撩闲?忽远忽近吊人胃口?师尊你可千万坚持住!这种小把戏都不带看的好么!?

景灼见元家宝似乎没了先前的兴奋劲,于是开口问道:“怎么了?”

元家宝摇了摇头:“没怎么……师尊,溯柔长老她……这几天你们是不是见过面?”

呼,终于问出来了!

景灼一愣,随即说道:“嗯。”

“她找的你?”

景灼轻笑出声:“我找的她。”

什!么!鬼!元宝大人并不想听!

看着似乎有些气鼓鼓的元家宝,不知怎的景灼竟觉得有些……可爱?

“那师尊你为什么要去找她啊?丹房那边交给了李铭长老,这段时间溯柔长老去了哪里?难道在万回峰掌门那边?”

景灼将手放在元家宝的肩上拍了拍:“你若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

元家宝重重点头——特别想知道!

“溯柔天生媚骨,前些时候拔除了。”

元家宝愣了一下,反应了过来:“溯柔长老的媚骨拔除了?那师尊你那天出去是去看她么?”

景灼点了点头:“去看看她,断她一些执念。”

元家宝恍然大悟,懂了。

这样的话,那他刚刚就是想岔了。也是,师尊这么高冷的人怎么可能……咳咳。

随即元家宝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热,也不知道红没红。

一路无言回到千回峰,元家宝咳嗽了一声。

景灼看向他。

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元家宝能感觉到自家师尊现在心情很好。

不过想想自己得了第一,元家宝也是很开心的。

……

之前神经有些绷,现在事情结束,他也可以轻松一会,乐得自在。何况师尊又在身边。自从师尊入了化神之后,除了每日的修炼,倒是没再跟以前一样闭关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到人。而他又刚进入筑基巅峰不久,想要结丹还是差了点什么,也不能贸然闭关准备冲阶,于是两人相处的时间倒是多了不少。

这种“岁月静好”的日子元家宝觉得他过得挺舒坦。

一日,元家宝突然想起锦江说过师尊给溯柔弹过琴,于是他暗搓搓的暗示了很久,表示自己终日在千回峰,每日听到的不是鸟叫便是虫叫,有些乏味什么的……奈何景灼根本没想到那方面去。

“若觉得乏味,出去走走也是可以的。”

“……”并没有这个念头好么?好不容易两人谁都不必闭关,就这么相处的时光很难得啊师尊难道你不觉得么?

景灼原本只当元家宝是真觉得无聊了,便想总不能就这么拘着人在千回峰,适当出去走走也不是不可以。

可是看到听他这么说后徒弟的表情似乎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想了想便又放开了意念探听徒弟心里的想法。

——元宝大人不想出去走走!元宝大人想听你弹琴啊!

“……”猝不及防“听”到这么一句话,景灼顿时愣了一下,随即微微勾起了唇角。

站起身来,景灼看了元家宝一眼,道:“走罢。”

“嗳?”元家宝没反应过来。

等等,师尊这是——要跟他一起出去走走的意思?这个……当然也可以有!

虽然没有听到师尊弹琴可以说非常遗憾,但是跟师尊“一起”出门散个步也是非常棒的好么!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元家宝跟了上去。

等他们俩人俩离开,小谨瘪了瘪嘴,小脸上有些不开心——怎么感觉景灼仙尊把主人抢走了?

挖出一颗大萝卜,小谨蹲下来削掉皮便直接拿在手里狠狠地咬了一口!

主人明明说好今天检查小谨的修炼进度的!都忘了……qaq

金元到千回峰的时候一声“景灼”还未叫出口,便看到那个叫小谨的小童委屈巴巴地蹲在地上啃萝卜,两颊塞得鼓鼓的,真是……不成体统!好歹是东华派的人,怎能如此没有规矩?

看来得找个时间丢到戒训堂好好调、教一番才行。

一脸高深莫测的金元见景灼不在千回峰,便直接转身离去。

小谨还在委屈地啃萝卜,并没有发现掌门来了又走了。

……

当来到后山崖的时候,元家宝有些疑惑的看向景灼:“师尊,怎么来这里了?”

景灼没回答,只道:“随我来。”

元家宝想了想崖底的那高度,老老实实走到了景灼身边去。

景灼搂住元家宝的腰,带着他下到了崖底。

脚踏实地后元家宝松了口气,等了一会儿发现师尊搂着他腰的手并没有马上松开,于是抱着能贴一会儿是一会儿的心思,元家宝安静如鸡,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景灼搂了一会儿便松开了手,朝前走了几步。

元家宝觉得有些失落——怎么就不多抱一会儿呢?

景灼眼睫颤动了一下,随即垂下了眼眸掩饰眼中的情绪。

元宝这番心思,莫不是也对他有意?

思索了会儿,景灼觉得不到确定心意的时刻,还是不要贸然将他的心思说出口。虽然他从未在意过,但他的容貌……或许元宝只是一时喜欢上他这幅皮囊罢了。

就如同那日大比时,他看那些长相好看的弟子一样。

他有的是时间等。

一挥手,一把古琴横于身前,景灼坐在旁边,将手放在了琴弦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