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修】出关(1 / 2)

“天一长老。”

久等不到大师兄,她便给莫天阳传去了一道传音符,只是没想到来的竟然是天一长老。

“嗯。”天一应了声,然后往后看了一眼:“待会掌门有事交待,你且在这等着。”

玉瑶愣了一下,随后应道:“是。”

天一转身回了丹房,金元替溯柔造新骨已经接近尾声,他便默不作声立于一旁。

片刻之后,溯柔新骨已生,天一上前一步将溯柔扶起。

“师兄,我先带溯柔去那里,后续的事情你安排一下。”

“嗯,你去罢。”

天一带已经昏过去的溯柔离开后,金元转身出了丹房。

玉瑶连忙过去:“掌门,师父她怎么了?”方才看到师父昏迷着被执剑长老带走,玉瑶心里着急了。

“你师父没事,不必太过担忧。日后丹房由李铭长老接手,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

“李铭长老?”李铭长老也是炼丹高手,只是比师父要逊色一筹,所以丹房一向都是由师父打理的,怎地突然说让李铭长老接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金元没再说什么,只是伸手拍了拍玉瑶的肩膀。

这些事情越少的人知道对溯柔的影响越小。

……

莫天阳在犹豫再三后到底是收下了残龙,后果便是被人牵了小手。

本来牵一下手他虽然心里有些膈应,但忍忍也就过去了,大不了将他想象成“她”。回想起那段日子,莫天阳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怀念。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刻他师尊居然出关了!居然毫无预兆的出关了!

百重——啧,偏偏在这个时候。

莫天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一——一个魔修的气息一直萦绕在周围,这还能闭得了关!?

……

一阵沉默之后,玉瑶的传音符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天一听了后便瞪了莫天阳一眼之后警告地看了百重一眼,然后便去了玉回峰。

待不下去了,再多待一刻眼都要瞎!没想到养了这么多年的徒弟,居然是个喜欢男人的!

莫天阳被自家师尊瞪了一眼,不敢有动作,眼睁睁看着自家师尊离开,他甩开百重的手默默揉了把脸——作为一个爱剑如命的剑痴,他深深觉得自己或许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

元家宝闭关后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空灵的状态,这种状态他以前从未有过,外界发生了什么似乎都与他无关,仿佛与世隔绝。

状态很好,但是灵气不足。识海里的小人打了一个又一个的滚,直到没多久之后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灵气充裕了起来,小人迈开小腿就是一阵撒欢!

这灵气要是比喻成黄金的话,特么元宝大人这是突然一个天降横财啊!哈哈哈哈!

撒欢够了,小人乖乖盘腿坐好,专心吸纳灵气为突破做好准备。

景灼看着沉眉闭目的元家宝,越看心里越是喜欢,便忍不住伸手抚上了他的脸细细描绘。

小脸滑滑的,手指划过仿佛便能沾染上他身上的气息。景灼不禁勾起了唇角,眼底温柔的情绪浮现出来。

真好,不是吗?他两虽是师徒,但这又如何?他景灼从未曾在意过他人的眼光,有他护着,又有谁敢用任何方式伤害到元宝?

“我会护你一生,你可愿许我一世。”轻声在元家宝耳边说了这一句,景灼只觉得心脏前所未有的滚烫。知道他听不到,才敢说出口。因为太在乎,所以不敢轻易说出口。

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他不会去轻易尝试——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收取一些应得的小福利。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便已到了门派大比前一个月。

元家宝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提前成功突破至筑基巅峰出关!更让他激动的是他一睁开眼竟然就看到了自家师尊那张帅脸!

不过,这周围的场景是不是不太对?难道他现在在渡心劫?可是这也太真实了。

“成功突破了,你做的很好。”

“……”被被被被夸奖了!?元家宝内心震惊!

师尊很少夸人的好么!这一定不是真的!

看着原本一脸呆愣的元家宝不知想了些什么,看向他时的眼神变得谨慎起来,带着点防备。景灼不禁有些无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此地是后山崖崖底,你来过的。”

“嗯?可是我闭关时明明是在千回峰。”

“千回峰灵气不够,我便带你来了这里。”

元家宝呵呵笑了出来:“我说怎么身边的灵气突然多了起来,原来如此。多谢师尊。”

“既已出关……”景灼本想说回千回峰为一个月后的门派大比做准备,但看着眼前的人,到嘴边的话便换了:“离大比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想要什么奖励?”

元家宝疑惑道:“奖励?”

景灼伸手摸着他的后脑勺:“你不止成功突破,还提前出关,身为你的师尊,自然该给你奖励。”

原本元家宝还因为自家师尊的亲昵动作有些淡淡的羞涩,闻言当即脑袋里炸开了烟花——师尊方才说什么?要给他奖励!?天呐,瞬间腰不酸腿不麻了!一口气能御剑一万里!

“怎么?不要么?”

元家宝连忙摇头:“我要!师尊给的奖励我怎能不要?”

“嗯,那你想要什么?”

元家宝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周围一如上次来时的景色,心里一个想法突然就冒了出来,勾的他心痒痒的。

“上次走得似乎有些匆忙,咳,弟子……观这潭水清澈,便想着……”师尊在跟我洗一次澡行不行啊!?跪求!

心里叫翻了天,但一看到自家师尊的眼睛,他又怂了。

景灼当然听出了元家宝的言外之意,这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见元家宝实在说不出口,于是便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的清潭。

“嗯,上次走得、的确有些匆忙。”

元家宝知道自家师尊懂他的意思了,狠狠唾弃了在师尊面前一点儿都爷们儿不起来的自己一遍,随即直接动手扒自己的衣服。

是爷们不要怂,就是干!

等他脱得只剩下一条亵裤,元家宝理智终于回笼——他怎么觉得自己刚才表现的就像个傻、逼?

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浮现在嘴角,景灼转过了身去背对着元家宝。

他的元宝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这次元家宝在收回理智之后全程都盯着景灼看——师尊的脱衣秀他怎么能错过!?第二次了他怎么能在再次错过!?当然不可以!

后背火辣辣的视线丝毫没有收敛的迹象,景灼垂了垂眼眸,终于将手指放上了腰带上……

修长好看的到让元家宝直接堕落成手控的手慢慢地解下了腰带,外袍脱下……

当那完美的身材体魄呈现在眼前,元家宝不自觉而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确认没有流鼻血之后一头扎进了水里去!

再看下去他会出事的!被师尊发现的话他就真完了!毕竟他是个正常男人,经不住师尊那种美色的诱惑!

景灼看着迟迟不肯冒头的元家宝,嘴角的笑意愈发明显。

元家宝站起身来,想着自己已经在水里了,师尊应该看不出什么来,于是便抬头望岸上看去。

咦?师尊呢?

背后突然传来水声,元家宝往身后看去,果不其然,是景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