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1 / 2)

就在元家宝检查门派大比时的场地之时,景灼出现在万回峰上。

金元端坐在主位上,神情有些疲惫。

“溯柔若是过不去这情之一关,日后怕是再难进步。”虽然她做了错事,但她毕竟是他们的师妹。

“她在哪?”

“在禁地修养。”

“嗯。”说着,景灼起身。

金元动作一顿:“师弟,溯柔她……”

“师兄妹一场,能帮的我自然会帮。”

金元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这事怎么就这么糟心呢?抛开这件事来说,溯柔这个师妹他还是很欣赏的。修真之路不好走,比起男修来,女修修为确实不易,能在这个年纪便入了元婴的女修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东华派的禁地与通常所说的禁地大有不同,它之所以被称为禁地,其实是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师尊以前闭关飞升之地。这里是一处山洞,灵气充沛,是最好的修养之地。

景灼站在洞外,听到从里面传来的幽幽琴声,眼神如往常一般平静。

铮——琴声突然停了下来,颤抖的尾音暴露了主人的心情。

景灼踏步走了进去。

溯柔看着心心念念的那人朝她越走越近,心里说没有波动那是骗人的。媚骨拔除后,她再次醒来便已经到了禁地。她悔恨过、失落过,时间久了,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原来媚骨对她的影响竟然这样大。她当初到底在想些什么才会在丹药里加那些个肮脏的东西?炼丹……

对她来说难道不该是很快乐的事情吗?喜欢一个人,对她来说难道就是不惜一切用尽手段?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她真的是魔怔了。

只是将人放在心里久了,想要断掉这个念头并不容易。

如果没有听到他亲口拒绝,她恐怕不会死心。

今日过后——一切都会如过眼云烟罢。

“师兄。”溯柔站起身来,走到一旁。

景灼看了一眼眼前的古琴,便走上前去坐了下来。

“修仙之人,莫留太多执念,于修行不利。”

溯柔低下头去,轻声应了声:“嗯。”

师父曾说过,得不到的莫要强求。当时她不懂,现在也到了该懂的时候了。

就算当初没有媚骨,她也会将这个人深深刻进自己灵魂上。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她不会掩饰,只是……也要到此为止了。不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关心她的师兄们。

琴声响起,与之前溯柔弹时的淡淡哀伤不同,景灼的琴音就如他这个人一般清冷。

溯柔觉得自己想了很多,又或者是什么都没想,纷乱的思绪渐渐被这琴音吸引,终归于平静。

……

元家宝在准备进行门派大比的地方转了几圈,又碰到了几日未见的玉瑶。

还没打上招呼,锦江那货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里响了起来。

——静云派的人来了,那个叫林晟的似乎已经结丹了。

卧槽?

——再告诉你一件悲伤的事情,你家师尊现在在给别人弹琴。

……

——你现在有何感想?

哼,你绝对是在胡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没见我师尊弹过琴。

——所以我问你有何感想啊。

……你说真的?

——千真万确。

元家宝捂着胸口,仿佛遭受了一万点伤害。

师尊在给谁弹琴?

——还能是谁?那个溯柔长老呗。

元家宝顿时就觉得心里好端端的被人搅和了一通,有些憋闷。

玉瑶见元家宝脸色不好,想了想还是开口问道:“大师兄,你怎么了?”

元家宝摇了摇头:“其他门派的人过来,你替我去迎接一下。我有些事情回一趟千回峰。”

玉瑶点头应了。

锦江咬了一口手里的果子,觉得分外香甜。

旁边的小师弟见他眉开眼笑的心情好,便问了一句:“锦江师兄,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么?”

锦江朝他神秘一笑:“不可说不可说。”

小师弟一头雾水。

回到千回峰后,元家宝左右看了一圈,还真没见到景灼,锦江的话当即就信了个七八分。

小谨凑了过来:“主人,你在找景灼仙尊么?他出去了。”

元家宝揉了一把小谨的小脸:“师尊可有说过去哪里?”

小谨眉眼弯弯:“不曾说过。不过看方向应当是万回峰。”

“他去找掌门了?”

“嗯,我方才去丹房领取丹药,碰到万回峰的弟子了。他说掌门正和景灼仙尊谈话。”

闻言元家宝的心情好了很多——看来锦江那家伙是闲得慌,还是给他找点事情做好了,哼。

“主人,再过几天就是门派大比了,主人一定要小心。”

小谨不提他还真忘记了,刚才锦江说林晟已经结丹了,这对他来说可真不是一个好主意。

此次大比在东华派举行,可以说是他的主场。要是真输了,这可就不好看了!

拍了拍小谨的肩膀:“不用担心,这事我自有分寸。别想太多,你专心修炼就好。”

小谨点了点头:“是,主人。”

坐在院子里,元家宝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想了半天觉得有些头疼——就算他有极阳剑,筑基巅峰跟金丹的差距依旧是摆在那里。这还真不好办。

当景灼回来时,便看到元家宝一脸苦恼的模样。

“师尊?你回来了。”

景灼应了声:“嗯。何事烦心?”

元家宝叹了口气:“静云派的人到了。那个林晟居然真的已经结丹了。”

景灼对这件事情似乎不怎么在意,他接过元家宝递过来的茶杯喝了口茶:“无妨。修真之人最忌急功近利境界不稳。你如今境界稳固,比他差不了多少。”

“可是筑基跟金丹毕竟还是有差距。”

景灼看向元家宝:“你在担心什么?”

元家宝顿了下,然后回答道:“因为我不能输。”

输了自己丢人、东华派丢人、还给师尊丢人!他当然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景灼看着元家宝,似乎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什么,伸手放到他后脑勺上轻轻拍了拍:“那你便不会输。”

师尊清清冷冷的声音传到他耳里,元家宝只觉得从未有过的安心。原本就没多少的压力通通甩掉,心里的小人到处撒欢。

师尊说不会输,那他肯定不会输!不就是个金丹期么?来一个干一个,来两个干一双!

……

之后的这几天,元家宝没有出过千回峰。

当大比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他跟着自家师尊一起来到了大比进行的地方。扫视了一圈之后,元家宝就跟林晟对上了眼。

元家宝多看了他一眼——林晟还是那个林晟,出场依旧自带阴险的bgm。

并没有多大变化。

已经并不需要整天装个冰块脸的元家宝见他笑,也回了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跟他演是吧?那么多年在镜头下跑龙套真以为他成不了什么事么?跟影帝影后搭戏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好么!看谁演的过谁!

林晟一愣,脸上的笑有些僵。

这人的心思他真是猜不透。不过,这次的比试第一名他是志在必得!

金元在看到厉云身旁那个金丹修为的弟子时脸色便有些沉,厉云脸上却自打来到东华派开始便没有停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