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嫌(1 / 2)

溯柔仿佛没有看到元家宝的尴尬,只是接着说道:“先前在千回峰,是我魔怔了,现在给你道个歉。”

元家宝闻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过想着本来气氛就有点尴尬,他要是再摆出一副活久见的样子,恐怕这天是聊不下去了。于是他顿了下,说道:“溯柔长老不必在意,左右也无人受伤。”

溯柔看着元家宝,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你们师徒感情很好。”

“呵呵,是啊。”

溯柔仿佛有些自嘲的笑了声,然后便转身回了她的房间。

元家宝待在原地想了半天,没明白她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干脆不想了,抬脚就往自家师尊的房间走去。

半路上碰到莫天阳,见他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想到最近好像都没有再见到百重那个人,于是自然就认为莫天阳的心不在焉跟百重有关。

抱着八卦的小心思,元家宝凑了上去。

“三师弟。”

莫天阳好像才注意到元家宝,反射性地叫一声“大师兄”。

元家宝站在他面前,脸上带着知心哥哥的微笑:“发生什么事了?吵架了吗?”

莫天阳一脸莫名其妙,顿了顿,才明白元家宝这话的意思。顿时脸色就变得很差,几乎可以说是有些咬牙切齿:“大师兄,你要是闲的没事干就去好好修炼!”

元家宝继续保持着知心哥哥的微笑:“修炼一事也是不可冒进的,有时候偶尔的放松很重要。”

莫天阳看着眼前这个面上带笑的元家宝,简直恨不得自戳双目。抹了把脸,他道:“大师兄有何事?”

元家宝顿时就震惊了——居然没被怼?这何止是不太对啊,分明是太不对了!

“你们……真的吵架了?”

“我与他的关系并不如大师兄所想的那般!”

“那你们是何关系?”

“我们、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元家宝用看透一切的眼神看向莫天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出了什么事跟大师兄说,大师兄帮你去揍他。”

莫天阳无语:“人家可是化神期的修者,大师兄你可别自不量力。”

元家宝轻哼一声:“哼,谁说非得我上了?我师尊现在可厉害!”

“……”莫天阳甩开肩上的手,不欲再多说。

但看到元家宝燃烧着强烈求知欲的双眼,他叹了口气还是说道:“大师兄别多想,他好像有事,前段时间便离开了。”

“那你为何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闻言,莫天阳怨念地看着元家宝:“自然是因为残龙。”

元家宝乐了,这师弟抛开讲话不怎么中听之外,倒是挺有趣:“你若是放心,便先将残龙交予我,我替你去求求我师尊。”

左右这残龙破损他也有责任,而且这样去找师尊的理由也有了。元家宝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

莫天阳一头雾水:“求景灼仙尊?为何?”

元家宝哼了一声:“我家师尊可厉害,修个残龙手到擒来。”

“……”大师兄手里的那把极阳剑比起残龙好的不止一点半点,看样子是出自景灼仙尊的手笔。

思索了会,莫天阳便将残龙交给了元家宝。

分开后,再去找自家师尊的路上居然又碰上人了,这人还是一向都看他不顺眼的玉瑶。

“……”为什么去找师尊的路上总能碰到人呢?

本想点头而过,但这次玉瑶也不知道那根神经抽错了,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

玉瑶似乎有话要说,但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

“玉瑶师妹,可是有事?”没事就请让让好么?

“大师兄,我有话与你说。”

“何事?”

“先前与你置气,是我不对。不过你当时吃了我的兔子,我也是气急了。”

“师妹不必放在心上,原也是我有错在先。”

话虽如此,元家宝心里却有些懵逼——今天这是几个意思?个个都赶着他来冰释前嫌什么的,还给他道歉?

玉瑶似乎松了一口气,咬了咬唇看着元家宝,欲言又止。

“师妹可还有事?”

“大师兄今日可还有事?”玉瑶反问。

看着之前的霸王花又有开始变成小白花趋势的玉瑶,元家宝心里划过一丝怪异,不过也没放在心上。但理智告诉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他说道:“与师尊说好有事商量。抱歉了,师妹。”

玉瑶的眼神里有些失落,不过并没有很明确地表达出来,只道:“本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既如此,那大师兄便去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