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开启(1 / 2)

景灼闻言看了金元一眼,道:“师兄,你想得太多了。”

金元也觉得自己方才那句话有些过,于是不自在地咳了一声:“你自己看着办罢。”

“嗯。你找我有何事?”

“秘境提前开启,先前你曾提过让元宝也去,我便想跟你商量一下。”

景灼思索了一会,看了看怀里睡得正熟软成一团软宝的元家宝,手指无意识地在他的肩上摩挲。

“此事……我先与他谈谈。”

“既如此,我便先走了。决定好后再告知我。”

“嗯。”

金元看了看窝在景灼怀里睡的正香的元家宝,心里一些疑问得到了解释——难怪景灼什么好东西都给了元宝,原来是这样。

只是自己这个一向冷心冷情的师弟这次倒是让他吃了一大惊。原以为不会有人站在他身边,没想到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之下竟然对元宝动了心。

……

金元走后好一会儿,元家宝才醒了过来。

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朗月当空,依稀能看到几颗在月华之下依旧闪烁的星星挂在黑夜这块幕布上。

元家宝有些无语——就算被师尊抱在怀里很舒服,自己这未免也睡得太晚了点。

白天睡了觉,此刻的他无比的精神。

景灼见元家宝没开口说话,于是垂下了眼睛。他松开搂着元家宝肩的手后,元家宝便从他怀里离开坐在一旁。

月华之下,景灼好看的相貌衬得愈发清冷。元家宝看着这样显得高不可攀的景灼,心里却是暖暖的。

师尊虽然人冷了点,但是对他是真好。

“师尊。”

“嗯。”

元家宝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挨着景灼坐下,将头一偏放到景灼肩上。

等了一会儿后,景灼没动,也没说什么,元家宝顿时松了口气,然后继续心安理得的靠着。

“三师弟手里的残龙是不是也出自师尊之手?”

在比试的时候他便发现有些奇怪,后来见掌门神色怪异,脑子一抽便联想到了这方面。只是这些天一时忘记,便没来得及跟师尊求证。

景灼微微偏头看向他:“嗯。”

虽然心里有些猜想,却没想到竟然真被他给猜对了!元家宝有些开心。

景灼见他一脸乖巧嘴角带笑的模样,心里软的一塌糊涂:“残龙只是练手之作。”

元家宝闻言双眼泛光地看向自家师尊,眼里的崇拜都快要溢出来:“师尊你真厉害!”

景灼抬手拍了拍他的头:“极阳是为你精心炼制,他日你结丹之时亦能助你一臂之力。”

闻言元家宝整个人开始兴奋起来:“弟子谢过师尊。”

嘿嘿嘿嘿,残龙只是练手之作,极阳却是师尊为他精心炼制,两者之间的差别可大了!

“练手之作”残龙此时正横在莫天阳身前,而莫天阳此时也是一脸的肉痛。

百重坐在他身边喝了三杯茶,没得到一个眼神,顿时看着残龙的眼神就有点不怎么友好了。

残龙虽是他送给莫天阳的,但这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好点。

正欲开口说话,一道传音让他皱起了眉头。

见百重突然站起身来,莫天阳终于将视线转到了他身上:“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百重看着莫天阳茫然的小模样,抬手勾起他的下巴便俯下身去。

莫天阳被吓了一跳,连忙挥开百重的手躲开,一下退到三米之外!

“你做什么!?”莫天阳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狠狠地瞪了一眼百重。

百重倒是不在意被推开,看着莫天阳如临大敌的模样反而笑出声来:“你那般看着本尊,难道不是想要本尊垂怜?”

“滚!”垂怜个鬼啊垂怜!这是该用来形容男人的词么!?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人就是欠抽!要不是打不过,他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这家伙不可!

百重没有再过多停留,深深看了莫天阳一眼后留下一句“很快回来”便离开了。

百重走后,莫天阳站在原地憋了许久,终于把想说的话憋回了喉咙里。

……

这一天莫天阳心里憋得不畅快,元家宝却觉得这一天真的是他活这么久以来最美好的一天。

师尊给弹了琴,还在这里跟师尊过了“二人世界”……一下感觉跟师尊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真是特别满足。

这一晚他们没有回千回峰,元家宝就着靠在景灼肩上的姿势看着夜空时不时跟他说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