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友你好(1 / 2)

直到天色渐亮,景灼才慢慢闭上了眼睛。

虽不知何时竟对自己的徒弟有了这般心思,既然放不下,那便不放。

思考了一整晚,每当自己有断绝这个念头的心思,昨日在他渡劫过后遍寻他不着时元宝那张带有泪痕的脸便会浮现在他脑海里,每当这个时候,一向平静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胸口隐隐作疼。没错,他舍不得,也不舍得。讨好他时的笑容虽傻,却让他觉得哪怕是将最珍贵的宝物送到他面前去哄着,只要他一直这样笑着便足以。

不过,他不急。虽不知元宝对他是什么心思,但未免操之过急吓跑了人,他总觉得这事得慢慢来。

……

元家宝要是知道景灼对他也有超出师徒情分的感情,只怕要激动地直接飞升了!然而现实总是喜欢捉弄人。

这边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的元家宝在天刚亮时便朦朦胧胧地要睡着,却被一道传音符给活生生拉了起来,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起床气”这种高级技能虽然他很少用,甚至可以说是几乎不用,但并不代表他就荒废了。

于是正在一处山顶平底上着早课的弟子们便看到仿佛比平常还要高冷的大师兄身边散发着浓厚的“生人勿进”的气场从他们头顶御剑而去。

“今日大师兄看起来比往日少了几分潇洒多了几分威严!”

“不愧是大师兄!气质高雅,仿若出尘谪仙人!”

“大师兄御剑速度好快!”

“大师兄御剑飞行好帅!”

“大师兄风姿卓然,乃我等学习效仿之楷模!”

“说得有理!”

“有理!”

“……”竟然看到活得大师兄了,太激动说不出话来了!感觉分分钟要飞升!

……

难得给弟子上一堂课的溯柔听到底下议论纷纷,再看看一个个眼神突然亮的出奇的弟子们,哪里还有刚刚之前的颓气!顿时看着很快消失在眼前的元家宝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

这些话要是被元家宝听到,肯定不免心里又要嘚瑟一番。但此时他有事,有急事!才消停一天的赤焰魔主百重竟然有找上门来了,据被害者——莫天阳提供的供词,这次百重并没有打开旗鼓的来,而是偷偷摸摸来的。

他趁百重不注意,便向他求救。

至于为什么放着自己一个元婴巅峰的师父不求舍近求远来求他,则是因为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左右看百重那样,也没有想要伤人的心思,这几日大家也都累着了,他总不能这样去打扰他人。

这时,莫天阳便想到了元家宝。

左右想来大师兄也无事,叫来帮个忙也无可厚非。

不知何时开始,东华派的弟子崇拜大师兄简直到了超出他想象的地步。其实也不是他有意针对,只是那些师弟师妹们对大师兄的态度简直快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两相对比之下,便显得他有些另类了。

看了一眼赖在他床上的某人,一身红衣一如他当时得知“她”其实是“他”而仓皇离开时的模样,莫天阳只觉得深深地头疼。

“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

“你该知道的,你那般戏弄本尊,说一声抱歉就完了?”

“当时我以为你是个女人才、才……”

百重眼眸一沉:“你的意思难道是说本尊像个女人不成?”

百重平生最厌恶的便是这个,他的长相天生如此,那些个觊觎他的人看他时的恶心眼神让他厌恶,为此他的确是杀了不少人。

当初他一时不察被下属背叛重伤,虽然流了不少血,但那点伤对他来说也不值一提,在他杀了那个觊觎他身上这件灵品法衣的人后,动手杀了那几个该死的背叛者也不过吹灰之力。

但就在这时莫天阳出现了,一柄长剑英姿飒爽。

“大胆魔修!朗朗乾坤之下竟敢如此猖狂。”

在解决完那几个人之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那张突然变得傻里傻气的脸,百重莫名有些觉得有趣。

“这位、这位道友,你受伤了。”说着,在自己身上摸了几下,拿出一瓶灵丹来递了过去:“这是凝伤丹。”

凝伤丹虽是中品丹药,但对疗伤却有奇效。接过不到半个巴掌大白瓷瓶,百重看着莫天阳没说话。

就在此时,有人乘飞舟而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