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1 / 2)

看着自家好看到不行的师尊,元家宝瞬间被攻到不行——师尊怎么就这么好这么完美呢?颜值自是不必多说,修为还这么高,还时不时会给他炼制一些法器!

元家宝灼灼的眼光虽然隐晦,但景灼怎么会没有察觉到?只是看着眼前被徒弟端到面前的汤,他实在是分不出多余的注意力来思考太多。

“师尊,我最近有种要突破的感觉,运气好的话,在门派大比之前或许会突破到筑基巅峰,这样要胜出也多一份把握了。”

景灼放下汤碗:“嗯,如此也好。”

元家宝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景灼一眼,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师尊给做的极阳剑很好用,我用的很顺手。呃……那个,谢谢师尊。”

景灼看着有些小羞涩的元家宝,心底开始愉悦起来,有心跟他多说几句话,可身体里突然涌起的热流让他略微有些僵硬。

——味道一成不变,效果倒是愈发显著。他有时候很好奇,元宝到底在这里面加了什么东西?

“嗯。”景灼垂下眼眸,语气在元家宝听来有些冷淡。

虽然本身对师尊的反应不抱什么希望,但是听到师尊与往常一样冷淡的语气元家宝还是有些淡淡的失落。

心里握拳——元宝大人才不会被这小小的挫折给打击到!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很快便是门派大比,他身为堂堂第一大派的大弟子,若是输给其他门派的人丢的可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脸,而是整个东华派的脸!最重要的是丢失尊的脸!

“那师尊,我现在开始闭关一段时间,争取大比前顺利突破筑基巅峰。”

“你自去罢。”

“是。”

元家宝走后,景灼不禁叹了口气,体内冰系灵力快速游走全身,将升起的热流压下。

片刻后,景灼放出神识开始观察元家宝现在的状况。

嗯,进入修炼状态的时间比先前短了不少,也更加稳定。元宝这段时间成长了不少,他心甚慰。

就在景灼观察着元家宝眼神越来越柔和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他在千回峰周围设下的禁制被人动了。

一道传音传来——师弟,是我。

是金元。

景灼抽回放在元家宝身上的神识,挥手给元家宝的房间设了个结界,才道:“进来。”

金元来时手里提了些东西,他看到景灼后将手里的东西随手交给迎上来的小谨:“怎的在外围也设了禁制?”

“外面闹得慌。”

金元失笑,摇了摇头:“那百重也不知发的哪门子疯,天阳这段日子不好过。”

小谨将东西放好后上前给金元倒了杯茶。

金元这才注意到小谨,随即脸色有些疑惑:“竟是已炼气初期修为,按理说以你的资质很难办到才是。”

面对这个掌门,小谨的心里还是有着敬畏的,但听他这么说,活泼可爱善良聪明的小谨立马变成了冷冰冰的小谨:“主人说勤能补拙,以我的资质努力修炼进入炼气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可努力地修炼了!特别努力!╭(╯╰)╮

金元威严的脸上有些小抽动,随后点了点头:“此话有理。”

然后有了小脾气的小谨立马意识到对方是东华派的掌门,于是秒怂,趁金元跟景灼说话时溜掉了。

看起来真是特别没有骨气!or2

金元不禁有些好笑:“这孩子倒是有趣。”

景灼看着金元:“何事找我?”

金元闻言有些尴尬得摸了摸鼻子。

景灼不语,端起身前的茶喝了一口,心里已经猜了个七八分。

“溯柔师妹对你的情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虽说上次她做的有些过火,但你那般将她拒之门外也有些不妥。毕竟,我们是师兄妹。”

“她的情意于我而言并无半分值得重视,这点你该清楚。”

“我知你对感情之事一向不怎么看重,但你也到了该找个双修道侣的时候了。你也该清楚——对现在的你来说,找一个双修道侣修炼起来更好,否则难以进阶突破。”

“若是只为修炼便找双修道侣,那双修道侣于我而言与找一个炉鼎又有何区别。你知我对这些事情并无半分心思,日后莫要再拿这些来烦我。”

金元闻言叹了一口气——他又怎会不知景灼对这些事情并没有任何想法?只是溯柔最近看起来有些怪,作为师兄,他不免也有些担心。

“至少见她一面,彻底断了她的心思。否则她日后怕是生出心魔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