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除媚骨(1 / 2)

这边莫天阳心里天人交战得厉害,那边金元一脸愤怒地离开了千回峰往玉回峰而去。

小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懵逼地看着金元离去的背影,然后看向气定神闲的景灼,气有些虚:“仙尊,掌门为何发如此大火?”

难道是因为自己将掌门拿来千回峰的东西没有妥善保存起来?可是那些什么东西主人看都不看,更别说景灼仙尊了。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烦恼啊。

“小事而已,不必在意。”

小谨还是有些心慌,毕竟对方可是掌门,他一个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的小童还是惹不起的!

景灼没再说什么,他将注意力再次放到了房中的元家宝身上。

……

周身木系灵力比往常浓郁了些,千回峰的木系灵力经上次之后还未完全重聚,若是换个地方,或许此次闭关倒是多几分把握。

景灼这样想着,脑海里便想起后山崖崖底那处。那里人迹罕至,木系灵力倒是比千回峰还要浓郁一些。

看了一眼一旁的小谨,景灼说道:“本尊与元宝离开一些时日,你留下。”

“啊?可是主人现在在闭关。去哪里?”

“无妨。”不欲多说与小谨多说,景灼直接消失进了元家宝的房内,然后不动声色将他带走。

“……”qaq有的多久见不到主人了?

金元怒火冲天进了玉回峰,溯柔还没见到玉瑶先迎了出来。

玉瑶行了个礼:“掌门。”

“嗯,溯柔长老呢?”

见金元脸色不好,玉瑶也不敢多说废话:“师父正在丹房炼丹。”

平日知道溯柔在炼丹后金元一般不会多加打扰,因为炼丹是一门细致的活,炼丹者专心致志炼丹成功的几率也要大上一些。

但是现在,他只觉得怒气更甚!

一甩袖,金元便往丹房方向而去:“哼!本尊倒是要看看她在炼什么丹!”

玉瑶闻言不禁被吓了一跳,连忙追了上去:“掌门,发生什么事了吗?师父现在在炼上品丹药,正是关键时刻,您这一去可就全前功尽弃了啊!可否稍等片刻?容我……”

“不必!你守在这里,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入玉回峰!”

玉瑶停在了原地,见掌门竟直往丹房而去,心里慌乱了起来——发生什么事情?上品丹药很难炼制,按理说掌门不该如此的。但是掌门的命令她又不能不听……

想到方才掌门的情绪很不对,似乎很愤怒的样子,玉瑶咬了咬唇,拿出了一道传音符。

——大师兄,速来玉回峰!

玉瑶的传音符闭关中的元家宝自然没有收到,守在一旁的景灼倒是看到了,不过不必想也知道是什么事,于是他一挥手将那道传音符隔在了结界之外——此类事,他既说不管那边不管,相信掌门师兄自会处理好。

给元家宝的传音符久久没有回音,玉瑶心里又有些生气。其实几年前小兔的事她虽然对大师兄心有怨怼,但这么久了她总不可能抓着这个不放,心里也基本上释然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总是给不了好脸色,但看到他朝她露出不同其他弟子的表情时,她就忍不住一再的任性一点再任性一点。

……

金元破开丹房大门,却看到溯柔将自己的指尖血融入那完成了一半的丹药之中,当即一抓手将那丹药捏了个粉碎!

“哼!溯柔,你好大的胆子!”

溯柔炼丹费了不少气力,在见到金元突然闯入时脸色更加白了几分:“掌门师兄……”

为什么掌门师兄会来这里?他方才可是全都看到了?可他不是去了千回峰吗?难道景灼师兄他知道了……

越往深了想,溯柔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白的可怕。

“你还知道叫我师兄?你这等做法于魔修何异!?枉我这多年来在景灼面前说了你多少好话,你竟做出如此事情!”

溯柔上前几步抓住金元宽大的衣袖急切道:“掌门师兄,你听我说,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我——啊!”

金元一挥衣袖将溯柔甩开,看着以往那双清澈美丽的眼睛里此刻涌动的疯狂神色,他实在想不明白当初那个善良乖巧的师妹为何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不敢想象如若今日他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如若景灼或是千回峰上任何一人吃了那些丹药会出什么样的事情!

金元握紧了拳头,一想到自己差点就成了帮凶害了景灼,他就无比痛恨眼前的溯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