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潜伏期很长,她会死吗?(1 / 2)

医院里。

自从发生了吴应的事情以后。

薄行止就加派了人手保护薄文语,不过是动了动小手指,就查出来上次薄文语被人下。药的事。

不是别人,是王荷荷的助理。

虽然薄文语没觉得自己身体受了什么大的损伤,但是还是被薄文皓给拖到医院里做了个详细的全身检查。

等待检查结果出来的时候,薄文语一直戴着口罩,她脸上的红肿还没有完全消。

所以有点骇人。

两个小时以后,医生走出检查室。

脸色凝重。

“医生,我妹妹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事?”

薄文皓紧张的问道。

“除了一些外伤以后,她的身体内有一种奇怪的毒素,但是以我们医院目前的水平,检测不出来是什么毒。”

医生望向了薄文语,表情十分严肃。“请问薄小姐,你平时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薄文语诧异的看着医生,她身体里有毒?

难道是那杯下了药的水?

她胸口一窒,有点后怕,又紧张又难受。

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最近的身体状况,“好像和平时没有什么分别……”

“也许这种毒药的潜伏期很长,所以薄小姐还是要及时想办法清除这毒素为好。因为它是未知的,这件事情我会和院方其他专家进行会诊,到时候有了结论再通知薄小姐。”

医生脸色凝重的说道。

“好吧。”薄文语点了点头。

薄文皓整个人都不好了,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该死的王荷荷,竟然敢对你下这种死手,看我怎么收拾她!”

“二哥,你别冲动。”薄文语拽住薄文皓的手臂,郁闷的说,“我也不知道哪得罪了她,她要这么对我,你跑过去质问她,她肯定不会承认的。”

“那还能怎么办?”薄文皓愤怒的抿唇,“不行我找大嫂去!”

薄文语心里更难受,中毒的人是她,医生也说了这毒药潜伏期可能比较长,发作起来估计也会比较严重。

它就好像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将她炸得粉碎。

她还这么年轻……还没有看到大哥和大嫂和好,给她生个小侄子……她才不想死啊!

薄文语越想越难过,干脆坐在车子里,忍不住闭上了双眼……

*

【夜空】私人会所一楼大厅。

灯红酒绿的世界里,阮苏一眼就看到了江心宇。

男人穿了一件骚包的花衬衫,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牛仔裤,配上他那张阳光周正的俊脸,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阮苏走过去,坐到他身边的,“怎么想起来约在这里?”

“人生需要偶尔放松。”江心宇幽幽一笑,“老大,喝一杯。”

他举起了酒杯,阮苏挑眉,跟他碰了一下。

两人同时一仰而尽。

今天是什么日子,阮苏这会儿才想起来,禁不住有点同情的看了一眼江心宇。

这也是个有故事的男人呵——江心宇每年的今天心情都会极度抑郁……

*

“薄总,包厢在走廊的尽头,你请。”

薄行止单手插兜,身后跟着几个黑衣男人,有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在前面毕恭毕敬的带路。

男人的视线随意往一楼大厅扫去,犀利的眸光穿过人潮人海,一眼就看到正和江心宇举杯畅饮的绝色女子。

精致漂亮耀眼的五官,在大厅那变幻莫测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妖冶,她穿了一身黑色的上衣,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露脐背心。

露出一截雪白的细腰,没有任何赘肉的小腹暴露在空气里。

该死!

她整个人都如同暗夜里兀自绽放的妖精,根本不知道自己吸引了多少妖魔鬼怪的视线!

薄行止深吸了一口气。

哪怕隔了这么远,哪怕隔着这么多人,哪怕这里的灯光变换莫测,刺得人眼球发疼,可是他还是一眼就将阮苏给看得清清楚楚!

女人那张妖冶明艳的脸,那柔软娇嫩的唇,都如同雕刻一般印在他的脑海里。

他的眼里,只有她!

他发现,不管过去多久,不管发生什么,他永远都是这样子,能够在茫茫人海中一眼认出她。

薄行止凝眉望着和江心宇对饮的阮苏。

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么豪迈的喝过酒。

他发现,哪怕是喝酒,她的动作都又酷又A。

瓷白近乎透明的手指,握着酒杯,仰起的脖子修长如天鹅颈。

在看到江心宇坏笑着凑近阮苏的时候,薄行止一转身,直奔走廊尽头。

阮苏总觉得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好像在注视着她,等到她抬眸去寻找,却发现那视线不见了。

她站起来,将酒杯丢到桌上,“我去一下洗手间。”

“老大,快去快回。等下黑白兄弟也来,我们一起喝!”江心宇打了个酒嗝。

阮苏没理他,踩着脚上帅气的马丁靴,扭着那细白的小腰,灵活的穿梭在人群里,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到处都是迷离的灯光几乎晃花她的眼。

这入了夜,来这里的人堪称群魔乱舞。

各种欲,望被放大,释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