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从来不把她当人看(1 / 2)

“突然这么粘粘乎乎的做干什么?”

阮苏推开薄文语,然后道,“我们出去!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影视城还是挺热闹的。

附近还有两条小吃街,晚上有大排档,不仅有各种各样的小吃美食,还有一些卖小玩意儿的。

阮苏穿着一身风衣,脸上戴着墨镜,遮住她清冷的眼神,露出来的尖俏下巴却透着让人不敢逼视的气势。

一阵风袭来,掀起她风衣的下摆,看起来英姿飒爽。

薄文语穿了一件长袖连衣裙,她现在再也不穿以前那种杀玛特的衣服了,因为年纪小,所以走得是少女风,虽然脸上戴了一张蓝色的口罩,但是露出来的那双大眼睛却水汪汪的。

两个风格不同的美女走到影视城小吃街上,立刻吸引了许多行人和小贩的注意力。

阮苏只是带薄文语出来散散心,“想吃什么?我请你。”

薄文语到底年纪小,还是小孩子心性。

听到阮苏的话,立刻两眼发亮,“大嫂,我想吃钵钵鸡,还有炸串串,或者是关东煮,我都想要吃。”

“全部满足你。”

阮苏勾唇。

*

程家。

程母翘着二郎腿,嘴巴里磕着瓜子。

悠闲又自在,一副春风得意的神情。

程子茵从楼上下来,就看到母亲这副模样,她忍不住走过去,坐到程母身边,“妈,大伯被抓了,他真的做出了害爷爷的事?”

“这还能有假?”程母将瓜子皮吐到垃圾桶里,眼尾瞄了一眼程

子茵,“现在大房倒了,就只剩下二房和阮苏那个小贱人。”

她不过是略施小计,大房那个蠢货就按捺不住跑到医院里对老爷子下手。

真是蠢得可以。

直接就暴露了自己的野心。

还害得老爷子痛苦愤恨。

回头她再故技重施,跑到二房那里说一番阮苏的坏话,挑拨离间一番,二房指不定也会上钩。

除去二房以后,就只剩下阮苏这个小贱人了。

到时候,是亲儿子还是那个不亲的外孙女,看老家伙怎么选!

程母眼神阴狠毒辣,望着窗台上的那几杯多肉。

这家族啊,子孙太多,就得像这多肉一样,都剪掉才好。

程子茵虽然不知道母亲做了些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大伯害爷爷这件事情和母亲脱不了干系。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一脸紧张的抓住程母的手臂,“妈,如果爷爷要告诉阮苏她的身世,那……是不是代表薄行止也会知道我的事情?”

“那是自然。所以不然,为什么你大伯会害你爷爷?老东西早就该死了!应该带着秘密去死!”

程母的神情越发阴冷,“你放心,妈一定会帮你的。”

她安抚般的拍了拍程子茵的手。

医院里。

程母和程子茵到的时候,发现薄行止也在病房里面。

程老爷子不知道在和他说些什么,男人神色淡然,时不时的点头。

程子茵一脸惊喜的望着男人那张俊美得令人怦然心动的俊脸,不管是什么时候,这男

人永远都是这么迷人,这么有魅力。

她的声音都透着按捺不住的激动,“行止哥哥,你怎么也在这里。”

薄行止淡淡的看一眼喜出望外的程子茵,“我也刚到,顺路过来探望程老。”

“薄总,真是感谢你,那么忙还往医院跑。”程母陪着笑脸说着客套话。

薄行止低眸勾唇,掩去眼底的真实想法,“我先告辞。”

程子茵却突然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来一张门票,双手递到薄行止面前,“行止哥哥,我知道你对我误会很深,但是我很快就要参加世界钢琴大赛了,你能不能到时候去为我加油啊!”

薄行止面无表情,高深莫测的看着她,薄唇微抿,没有说话。

程子茵心底浮现一阵紧张,她眼眶泛红,“我知道我可能曾做过一些事情,让你对我的看法有了改变,但是……看在爷爷的面子上,你能不能到现场啊?我相信,只要有你在,我一定可以拿一等奖的!”

她双眼直勾勾的望着薄行止,带着期待与渴望。

一番话讲得诚恳又可怜兮兮。

病房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尴尬。

就在程子茵以为薄行止不会接受她的邀请时,男人却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掌,接过了那张门票,“我会到场。”

程子茵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眼睛里隐约浮现的泪滴洒下来,不知道是刚才委屈的,还是现在激动的。

她惊喜的转头对程老爷子说,“爷爷,他答应了!”

老爷子脸色依旧透着苍白,他并没有程子茵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只是淡淡的道,“谢谢薄总给面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