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究竟是多么恶毒的心!(1 / 2)

江心宇找过来的时候,发现阮苏正对着洗手间的洗水池发呆,他微微一愣,“老大……你力气这么大的吗?这洗水池都能砸碎。”

阮苏看了他一眼,“去你的!不是我砸的!”

“那是谁砸的?”江心宇不耻下问。

“疯狗砸的呗。”阮苏撇嘴,抬手抚了一下自己被咬痛的唇。

薄行止……

她拽住江心宇出了洗手间,“你一大男人,跟到女洗手间找我,你还要脸不要?”

“还不是担心你。”江心宇说话间,目光忍不住飘向了隔壁的男洗手间。

阮苏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就看到洗手间门口立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男人一身黑色西装,面容冷戾,目光沉沉的盯着阮苏。

阮苏勾唇冷笑,长能耐了啊!都能跑到女洗手间去偷袭她!

她真是越发看不懂这男人的操作,说离婚的是他,说分手的还是他,现在又偷偷摸摸的想要靠近她的还是他!

那又如何?

是她见不得人?还是他心怀异胎?

懒得搭理薄行止,阮苏故意挽住了江心宇的手臂,就如同刚才在洗手间里故意气薄行止一样,“亲爱的,我们走。”

薄行止闭了闭眼,心底翻滚出一阵阵酸涩。他的长指忍不住抚上刚才吻过阮苏的唇,那里仿佛还留有余温……

眼底是一团浓得化不开的沉郁,胸口传来一阵阵的刺痛。

“老婆,你等着我,等我……一定要等我。”他轻扯了一下唇角,喃喃的仿佛在自

言自语。

明明才分开了这么几天时间而已,为什么他却觉得好像是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

翌日。

天气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一大清早就呼呼刮着大风。

阮苏精心描画眉眼,粉嫩的唇依旧泛着红肿。

那男人吻得太狠,到现在都没恢复。

她抿了抿唇,找了一件卡其色的长风衣,她本就身材高挑,脚上穿了一双半跟鞋,看起来知性又不失优雅。

她下楼直接车了路虎准备去影视城。

薄文语那小丫头虽然受了伤,脸被打肿了,没有办法继续进行拍摄,像是敬业的没跑回家休息,依旧呆在酒店里。

阮苏在路上买了一点水果和糕点,还有一些零食,这才朝着影视城继续出发。

*

影视城旁边的酒店里。

薄文语一大清早起来觉得身上粘粘的,她直接进了卫生间,打开花洒,冲了个热水澡。

当洗完澡以后,她伸手就往旁边的置物架上去拿浴巾和毛巾。

她一向住酒店不喜欢用酒店里面的物品。

不管是毛巾还是床上用品,她都是用的自己带的,浴巾毛巾和床品是一套的,黄色的卡通皮卡丘,调皮的印染在浴巾上。

让人看了心里也会变得愉悦起来。

她抓起浴巾就往身上披,然后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将浴巾一角掖好。

蓦地……一阵刺痛传来,她眉头一皱,赶紧摘下浴巾,就看到自己的手臂上开始往外渗血珠。

她展开浴巾,仔细的分辨,她的指腹小心

的在浴巾里面摸索,有一种硬硬的东西藏在布料柔软的夹层里。

她买的浴巾都是国际大牌,厚实质量又极好。

如果不注意的话,可能就会忽略了这里面藏着的东西。

她心头一惊,也顾不上自己沁着血珠的手臂,里面究竟藏了什么?

她快步走出浴室,将浴巾拿到灯光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挤压,有好几个尖针从里面挤出来。

细小的绣花针被隐藏在浴巾里面,触目惊心。

有两根上面还犹带着她的血珠。

殷虹的血刺激着她的眼球。

薄文语没想到,会有人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她。

她想到前几天半夜潜入到她房间的女人……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

“谁!”她一脸警惕,皱眉望向门口。

“文语,是我。”阮苏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薄文语紧张的心情顿时一松,赶紧去开门。

看到门口站着的高挑女子,她忍不住一阵委屈涌上心头,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大嫂……”

阮苏眉头一挑,清冷的面容透着一丝诧异。

五分钟以后。

阮苏看着浴巾里藏着的绣花针,面色凝重严肃。

“检查一下其它物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