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我的干女儿,谁敢欺负!(1 / 2)

刚才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会有她房间的房卡?

薄文语趴在床上,好奇的想道,但是刚才她太怂了,不敢跑出来。

她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暗害她。

也想不出来理由,自己究竟得罪了谁。

天快要亮了,她不敢从江心风的床上醒过来,那绝对会在清晨七点变成人的。

想一想自己从他怀里醒过来的画面,就雷得不要不要的。

她几乎一夜没睡,这会儿困得不要不要的,赶紧闭上了双眼。

早上七点。

薄文语的猫身伸了个懒腰,下一秒,扑的一声。

一阵烟雾起,她看着自己熟悉的身体,眼泪差点掉下来。

呜呜呜~~~她又变成人了。

有没有搞错哦,天天晚上当只猫的滋味太痛苦了。

身为一只小猫咪,啥子事情都做不了,力气小,身子弱。

哎——

好郁闷。

可是她又不敢告诉任何人,她身上发生的这种奇怪诡异的事。

告诉别人,指不定第二天她就会被抓进研究室当成小白鼠去研究了。

想想那个可怕的场面,她打了个寒颤,赶紧将这可怕的想法甩出脑袋。

洗漱完毕,她就来到酒店的二楼餐厅吃早餐。

这是影视城附近的一家酒店,条件还不错,房间也足够多,所以很多剧本都喜欢住在这家酒店。

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就会碰到一些其他剧组的演员或者工作人员。

江心风和宴以道一起坐在一张餐桌旁边,看到薄文语过来,就冲她招手。

“小助理,这里。”

早餐是自助形式的,薄文语挑选了一些自己喜欢的食物,就坐到了宴以道和江心风的那张桌子上。

“小助理,你这黑眼圈好浓啊!等下化妆师又要浪费好多遮瑕。”江心风咬了一口三明治,一脸嫌弃。

薄文语阴沉着一张小脸儿,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害的!

天天晚上这臭男人那手臂重得要死,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根本睡不着!

你睡就睡,非要禁锢我那小小的猫身干嘛?

缺爱吗?

给你个芭比娃娃抱不行吗?为什么要抱我这只可怜的猫。

但是她啥也不敢说。

只能用那种充满了怨念的眼神盯着江心风猛看。

江心风吓了一大跳,“你干嘛?又不是我害的。”

还不承认!明明就是你!

薄文语小脸阴沉,不行,不能再这样子下去。

她一定得尽快想办法变回人身。

*

谢家小洋楼。

“阿言,你问问小苏,看妍妍脸上那疤痕能不能去掉?”谢夫人小声的将儿子拉到角落里,“虽然说上次那个医生说不可能了,我总想再试试。”

“可以。我等下就问她。”谢靳言飞快的扫了一眼楼上,发现并没有少女熟悉的身影以后,这才说道,“妈……她好像和傅家有点关系,我调查了一些事情想要跟你说。”

“傅家?”谢夫人皱了皱眉。“傅家听说有个养女,傅引礼带回来的,那养女风评特别不好,人家都说那是傅引礼给自己养的童养媳。妍妍怎么可能和傅家有关?”

谢夫人摆明了根本就不相信。

“妈,她就是那个养女。”

谢夫人脸色顿时变得有点难看,“你是说……妍妍是傅引礼的养女?”

就在谢靳言以为谢夫人会嫌弃,或者是会说一些其他难听话的时候。

突然听到谢夫人的声音响起,“傅家人究竟是怎么对她的?小姑娘的脸都毁了,还放任传出来那么难听的话。什么童养媳的。真是太气人了。”

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心疼。

“你不赶妍妍走?”谢靳言惊讶的看着谢夫人。

“我是那种人吗?我管他什么养女什么傅家的,现在妍妍在我们家住,就是我们家的人。什么时候傅引礼有种来上门要人,看我怎么削他!敢把妍妍欺负成那样,傅家如果真的那么好,她肯定会吵着要回去。”

谢夫人越说越激动,保养得当的脸都气红了,“结果呢?妍妍从来不肯提傅家,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她不想回去。”

就在母子俩说话的时候,突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佣人从厨房走出来,正准备去开门,谢夫人叫住她,“你忙吧,我去开。”

说完,她就踏出客厅,穿过小院,打开了大门。

门口站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男人约摸三十岁左右,长相倒是挑不出来毛病,尤其是一身火警制服衬得他越发帅气正然。

谢夫人也不是傻子,她冷笑一声,就将傅引礼给认了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