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心脏病发,偷进房间的女人(1 / 2)

“哎,行止,你干嘛去啊?”

薄文晴从沙发上站起来,冲薄行止高大的背影叫道。

可是男人根本就好像没听到一样,疯狂的往前追。

薄文晴气得直跺脚。

阮苏脑袋里一片空白。

她一直都以为只要她愿意,薄行止就在原地等她。

这男人一直追在她的身后,不知疲惫不会反悔,不会退缩。

何秋秋向他示好,他拒绝了。

程子茵这个童年玩伴,他也放弃了。

她以为……她是不一样的,她是特别的。

原来……男人的劣根性都是一样的。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她埋头猛往前走,甚至没有注意脚下。

突然脚下一歪,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给硌了一下,身子一歪,眼看着就要跌倒在地的时候。

一只修长的手臂却突然伸出,勾住了她的细腰。

薄行止一把将她拥到怀里。

阮苏气愤的推开他,她真的是气昏了头,连一向引以为傲的身手都迟钝了。

不过是硌了一下脚就迟钝的反应不过来。

她是真的愤怒,声音里透着恨恨的怒意,“薄行止,陪你的小情人去!”

薄行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笑了。

低沉的笑声自他胸膛传出,男人健硕的胸膛微微起伏,在月光下显得性感又撩人。

阮苏的脸庞怒意十足,她是真生气,也是真难受。

在看到那个漂亮得女人以后,她真的好生气好生气。

有一种抓奸在床的耻辱感。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怎么也撕不下来。

她竟然前段时间还为薄行止动了心,她竟然还想着跟薄行止谈恋爱。

她简直是有毛病!病得不轻。

她心底竟然为了这么一个渣男而产生了强烈的悸动。

一定是因为媚蚕的原因,所以她才会看薄行止顺眼的。

她怎么会眼那么瞎!

她看着薄行止脸上挂着的那抹笑容,气得敢不得一拳头打烂他的俊脸。

薄行止轻轻叹了一口气,“老婆,那么聪明强大的你,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真是让我意外。”

“薄行止,闭嘴!你再敢取笑我,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烂你的脸!”阮苏烦躁的开口。

“老婆,那是我姐。你想到哪去了?”薄行止温柔一笑,“这几天我一直呆在父母那里,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以后我会告诉你的。这次我姐和我一起回来的。”

“你姐?”阮苏震惊的瞪着他,“你姐姐不是……”

好像听薄行止说过,他好像有个姐姐在国外和父母一起生活。

“薄文晴和薄文娟是双胞胎姐妹,薄文娟已经去世了……”薄行止伸出手臂,将她拉到自己面前。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你竟然会吃醋生气到这种地步。我太开心了。”

“老婆,你真的很在乎我,我真的很满足。”

“有你在,真好……”

他将她重重的抱在怀里,下巴摩挲着她的肩膀,俊美的脸庞上溢出无尽的柔情。

在经历了巴黎那些事情以后,他还能够有命再次拥抱她,真的是上天的赏赐。

他又怎么可能不会好好珍惜?

阮苏有点晕。

晕得不轻。

她两只小手放到男人胸前,可是没想到刚好就按到了他赤果结实的肌肉上。

掌心下传来滚烫的皮肤触感。

阮苏脸一红,“你放开我,我要去和你姐道歉。”

“不必。”薄行止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因为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说完,他薄凉的双唇就堵住了怀中小女人柔软如花瓣的唇。

阮苏一身白衣在月光下显得圣洁美丽,淡淡的红晕染上她的脸庞。

为她那张清丽的容颜增添了几分丽色。

薄行止看着她那张在月光下显得极其柔美的小脸儿,心口一阵阵悸动。

他真的很想独占这份美丽,让她只为他一人绽放。

而在不远处的阴影下,追出来的薄文晴刚好看到这一幕。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怎么可以做这么亲密的事情?

薄文晴小脸一白,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终于,在阮苏即将窒息的时候,薄行止放开了她。

就在这时,突然!

扑通一声传来。

惊醒了月光下正温情脉脉的两人。

阮苏下意识望过去,就看到一个瘦削的身影倒地的一幕。

“姐?”薄行止放开她,朝着那个身影奔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