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薄总肾好,套路深(1 / 2)

车上气氛顿时暧昧起来,他眼眸幽光眼底的谷欠望越来越深,盯着阮苏的样子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

阮苏心口一紧,今天媚蚕竟没有发动……奇怪。

只要媚蚕不发动,她就相信自己能够抵挡住薄行止这张颠倒众生的俊脸诱惑。

男色当前,她一定要不为所动。

薄行止目光幽暗,压下心底所有的燥热与冲动,低头狠狠又吻了她一口。

“我没吃饱……”

她深吸了一口气,发现媚蚕果然没有催动她身体里面的所有谷欠望。

她暗戳戳有点高兴。

媚蚕终于嗝屁了?不显灵了?

太好了。

但愿以后永远都不要显灵。

她根本不知道,此时在她的身体里面,血管深处,一只胖乎乎的媚蚕正在呼呼睡大觉。

它比前一段时间,长得更胖,更大……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金光,胖胖圆圆的,长得倒是挺可爱。

所以对于薄行止提出来的很明显在暗示她,让她做饭的要求。

她虽然说没生气,但自己的权益该维护还是要维护,“薄行止,刚才你可是谢礼要过了。”

男人答得飞快,“那个不算。”

脸不红,气不喘。

阮苏眨了眨漂亮的杏眸,“不带这样欺负人的,你可是大总裁,大机长,你跟人谈生意就是这么不讲信誉的?”

薄行止薄唇微勾,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微光,“因为刚才那个谢礼不是你主动,感谢别人要主动,知道吗?”

阮苏冷笑一声,没有媚蚕控制她,她爽得很。

在薄行止面前说话底气都足了几分,“我现在想用拳头感谢你,怎么办?”

她早就想要试一试薄行止的武功,二话不说,粉拳快若闪电冲向薄行止。

没想到却被薄行止一把握住。

“乖宝,别这样。你是女孩子,要温柔一点。”

男人的大掌覆盖在她的小拳头上,小拳头力道不小,极具冲击力。

这小女子力气极大,哪怕他阻止了她,可是他的身子依旧重重被这冲击力给按到了后座。

“薄行止,你说咱俩这婚都离了,这天天总是纠缠在一起好吗?”阮苏收回拳头,淡淡的道。

男人神情泛起一丝温柔,“我觉得挺好的,人家都是婚前恋爱,也有人婚后恋爱。我们离婚后再恋爱,很不错。”

“我可不想和你谈恋爱。”阮苏撇嘴。

然后又说道。

“前几天我不是才刚做了一些食物放到冰箱里,你吃完了?”

“吃完了。”薄行止幽暗的眼神落在小女人秀美的脸上,他一日三餐都是吃的冰箱里阮苏上次做的食物。

很快就吃完了。

所以,需要小女人来给他做饭,最好是每天。

离了婚才发现……自己的胃根本就离不开她。

吃过阮苏做的饭以后,其他的无论任何山珍海味还是美味佳肴,全部食之无味,吃了胃痛。

“算你狠。”阮苏瞟他一眼,这男人是什么胃?这么快就吃完了?

薄行止直接吩咐宋言,“去超市。”

车子很快停到了超市的地下停车场。

三人一直进了超市。

宋言负责在后面推着购物车,薄行止跟在阮苏身边。

阮苏则在一边挑菜。

俊男美女的长相出众至极,超市里人来人往,频频回头盯着两人瞧个不停。

男人身材高大,一身强大气场让人望而生畏。

所以大部人根本就不敢猛盯着他的脸瞧。

倒是阮苏五官精致,眉目清冷,美得惊人!

特别有好几个保安,频频望向阮苏,看个不停。

薄行止强忍着要发火的冲动。

额头上的青筋都在隐隐跳动。

脸色黑沉,他突然就意识到,他家的小女人不管在何时何地,都有一股强烈的吸引力。

哪怕逛个超市都有好多人看她。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疯狂卷入他胸口。

他蓦地伸手握住女子的手腕,命令道,“一定要跟其他人保持距离。”

“啊?什么?”

阮苏没明白这男人突然发疯,又是要干什么。

她正在挑牛肉,手上的牛肉盒子啪的一下重新跌进冰柜里。

她郁闷的抬头,就看到男人较真的神情。

她一脸纳闷迷茫的神情娇憨可爱,和平时的清冷完全不同。

几乎可以让所有人为之疯狂。

只是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而已。

薄行止喉咙发紧,大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猛的按到自己胸口,“我不在的时候,不许对任何人露出这种表情。”

只要冷冰冰的对着所有人就好。

这么娇憨可爱的一面,只能留给他一人。

阮苏挣扎着从他的胸口处抬头,愤愤道,“你突然发什么神经?你不会以为所有人都会扑过来爱上我吧?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

薄行止皱眉强调,“以后再也不要让你来买菜。”

阮苏:“……”

这个霸道的男人已经没救了。

这连路人的醋都在吃?

是这个意思吧?她没有理解错吧?

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明白一件事情?上次她以为她已经讲得很清楚,他们离婚了。

离婚是他提出来的,她以为他会清醒。

可是怎么好像,他越来越不清醒?还吃醋吃上瘾了?

你现在不是我老公,你有什么资格吃醋?

若不是你请了那个王校长和李主任来,我会陪你买菜,会给你做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