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薄总在撒娇?(1 / 2)

她挺喜欢阮苏的。

阮苏身上有一种其他女孩子少有的洒脱和利落。

尤其是那种强势所带来的气场,让人难忘。

她很强,却又不恃强凌弱,反而她好像还是那种女侠的性格,打抱不平,除暴安良。

特别像她读中学进候网文里面的女强女主。

她看着微博上阮苏的那些被热议的事情,总有一种网文女主走到了现实的感觉。

这感觉让她更加强烈的想要靠近阮苏,不自觉的,不由自主的。

阮苏身上就有这么一种魅力,让人想要跟着她的步伐走。

那种正能量的气息,遍布她的全身,甚至连头发丝儿都带着股股正气。

王心雅不想再靠那些令人不耻的手段去上位,背靠薄氏娱乐。

她就不相信,她如果努力了,薄氏的高层看不到,依旧不给她分配资源。

所以,她有生之年,也想努力一把,认真一把,堂堂正正做个人。

经纪人王风听完她的话,老泪差点纵横,“丫头,你放心,哥一定会好好扶持你,哥就是把你带不成电影界的顶流,哥也把你送上电视界的一姐。只要你肯好好磨你的演技,咱一定能上顶峰。”

王心雅点头,眼底写满了璀璨的光茫,那是对未来的憧憬,那是对人生的向往。

“风哥,明天就给我请表演老师,我要闭关培训,还有,再给我请个随身的英语老师,我就不相信,我一辈子都只能是个十八线。”

*

薄行止洗了碗以后,就坐在沙发上处理公务。

阮苏站在阳台上接电话,过了一会儿,她挂掉电话。

来到薄行止面前,“我有点事先走了。”

薄行止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舍,只要有她在,空气里才会安静。

“晚上回来一起吃饭吗?”

“不。”阮苏下意识拒绝。

“可是……”薄行止凌厉的眉头舒展,眼神朝着阮苏看过去,“老婆,阮新华的事情,奶奶住院我忙前忙后……你真的不能多临幸我几次吗?”

这……

这男人的语气带着一丝可怜巴巴的味道,隐约还有一丝在撒娇的气息?

阮苏虎躯一震。

差点没吓崩溃。

“薄行止,你别用这种恶心的语气跟我说话,可以吗?”

她怕她中午的饭会全吐出来。

薄行止高贵的唇角上扬,露出一个笑容,语气一本正经,“恶心吗?我觉得还好。”

阮苏抖落了一下身上浮起来的鸡皮疙瘩,一向清冷的面容上浮现一丝难受,“薄行止,请收起你的幼稚,好吗?”

薄行止挑眉,缓缓勾起唇角,平时犀的视线此时泛着暖意落到阮苏脸上,阮苏身上一身冰蓝色的裙子,黑色柔软的发丝如同海藻一般被扎在身后,那张巴掌大的小脸衬得越发秀美。

薄行止的目光渐渐灼热,“老婆,晚上回来一起吃饭?晚上做什么菜?我想吃水煮鱼,可以吗?”

菜都点上了。

阮苏只能投降,看在这男人上次在医院收拾阮家的份上,看在对奶奶不错的份上。

她叹了一口气,“下午你去买条鱼,让别人弄干净。”

“遵命,老婆大人。”

成功磨到阮苏的薄行止心情泛着愉悦,妖孽的唇角绽出令人心惊的笑意。

这脸哪怕再妖孽再俊美,此时阮苏也无心欣赏。

因为那是她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的!

出了江松别墅。

她正准备拦一辆出租车。

结果……

从车库里驶出来一辆宾利,车窗降下来,露出薄行止那张俊美无敌的面容,“不送老婆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上车。”

阮苏:“……”

我真的不介意你是不是好男人……因为我们已经离婚了。

一向嘴巴很硬的阮苏,这次什么也没说。

她要去见一个人。

薄行止将她送到目的地,扫视周围的环境,皱了皱眉。

“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周围都是棚户区,还聚集了不少拆迁户,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让人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找人。”阮苏下车,干脆利落的道,“谢谢你,回去吧。”

*

一间破屋子里。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在喝闷酒。

他胡子拉碴,一脸颓废。

他的身边蹲了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小男孩看着他又喝闷酒,忍不住哭着叫道,“爸爸,你别喝了。”

爸爸最近的身体非常不好,总是咳嗽,可是他们又没有钱看病。

爸爸挣点钱,就会买酒喝。

根本不顾忌自己的身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