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暴躁打薄总(1 / 2)

“你太瘦了,抱着硌手。”薄行止自顾自的继续喂她,阮苏有点爆躁,“我真吃不下了!”

她一巴掌拍掉男人手上递过来的饭后甜点,神情透着些许不耐。

男人脸色顿时一黑,气氛有短暂的冷凝。

周围的其他顾客瞬间背后瑟瑟发凉,忍不住悄悄朝着他们两个看过来。

好冷的眼神,好冰冷的气场。

就在他们以为这个如同冰山一样冷酷的男人要发作的时候,却只听到男人略显无奈的声音响起,充满了磁性的优雅,又透着三分的宠溺,“吃饱了,回房休息。”

这男人没生气?没生气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阮苏冷哼一声,站了起来。

优雅的身形曼妙得如同一株暗夜盛开的夜百合。

令人侧目之极。

惹眼又美丽!

薄行止缓缓的挽唇笑了,“老婆,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和我一起回房?”

他话落。

阮苏立刻眸中充满警惕,明艳的娇颜上浮现淡淡冰霜,“你想得美!”

薄行止走到她身边,大掌霸道的攥住她的小手,“不有做,再不让想一下?”

他强势的将小女人包裹到怀里,紧紧的拥着她,朝着房间而去。

一路上。

阮苏的娇躯软软的帖在他怀里,他的唇角情不自禁擒了一丝笑意。

好像之前在餐厅里被小女人暴躁打手生气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进了房间。

阮苏直接滚到了床中间。

拱了拱身体,就钻进被窝里。

“不洗澡吗?”薄行止坐在床边,垂眸望着她。“想当小花猫?”

阮苏震惊的盯着薄行止,他竟然还会讲这种亲昵得不要不要的话?

她一直认为,把对方比喻成猫咪啊,什么的,都是很亲昵的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情。

然而现在竟然能够从薄行止嘴巴里听到……

她吓得不轻。

但是很快,薄行止就转身进了浴室。

阮苏眼皮子开始发沉,隐约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她渐渐沉沉睡去。

一夜好梦。

她缓缓睁开双眼,发现身边的位置是空的。

薄行止不知道去了哪。

她昨天真是累极,难得睡得那么沉。

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二点钟。

她赶紧起床,正准备穿衣……却发现衣服不翼而飞。

外面客厅传来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你醒了?”

房间的门没关,所以外面的薄行止可以清晰的听到阮苏的动静。

阮苏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去,就看到外面的沙发上,薄行止正抱着笔电在那里办公。

“衣服丢了,这里有新的。”男人的视线扫一眼身边的一个精致纸盒,又抬眸戏谑的勾唇看了她一眼。

意思不言而喻。

阮苏想要穿衣服,就得过去拿衣服。

她低眸看一眼自己不着寸缕的身子。

流氓!

“呵——”阮苏扯了扯自己身上包裹着的被单,大大方方的走到男人面前,素手抓过那纸盒就要走。

哪曾想,薄行止竟陡然间伸出大掌,一把按住她的手腕,“拿了衣服就想走?”

“你丢了我的衣服,赔我一套新的,天经地义。”阮苏明媚的杏眸里泛着清冷。

“你这么无趣,这么不解风情,除了我,哪个男人会喜欢上你?”薄行止语气里都是无奈。

他大掌随之松开。

阮苏的回答比刚才还要冰冷,“不好意思,我不觉得是荣幸,这简直就是我的灾难。”

薄行止心头刺痛,眼底都是阴郁,想要将她给拽回来,狠狠收拾!

但是他忍住了。

阮苏是单纯的不爽,非常不爽。

对于自己这几天被薄行止男色诱惑,竟然还跟他天南地北的跑,她就想要唾弃自己。

一觉醒来,就看薄行止不顺眼。

“你几点醒的?”

“早上9点。”

“为什么不叫我?”

“你昨天那么累,多睡一会儿应该的。”

“呵呵——讲得比唱得还好听。”阮苏坐到餐桌前,看着摆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

全是薄行止让酒送餐厅送过来的。

她也没客气。

很明显,薄行止就不吃这些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