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最疼的始终是他!(1 / 2)

众人一回头看到江心宇,顿时忍不住起哄。

“啊!阮小姐的男朋友江总!”

“江总!请我们吃糖啊!”

“江总,我们阮小姐可是棒棒哒!你也太有眼光了吧!”

江心宇有点尴尬……他和老大可真就是上下属关系,真不是情侣。

薄行止刚好带着宋言走到后台门口,远远的就听到这些演员们的起哄声,顿时俊脸漆黑。

刚才是江心风,现在是江心宇。

怎么都是姓江!

该死!

一个个的这些男人都跟眼睛粘在小女人身上了一样。

他心底极度不爽。

俊美的面容上泛着阵阵寒意,踏进后台。

男人高大的身形一出现,众人只觉得后背一凉。

好……好冷。

怎么好像有种冷气突然降到零下的感觉?

这也太冷了吧!

本来很热闹的气氛也变得僵硬凝滞。

阮苏瞟了一眼沉着一张脸的熟悉男人,她挑了挑眉,“薄总,有何贵干?”

“送你回家。”

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如同上好的大提琴一般,散发着诱人的醇香。

但是这并没有香到阮苏,她掏了掏耳朵,勾了勾唇,眼神泛着一丝散漫,“不好意思,江总和我顺路。”

李子站在暗处,心里暗自生恨。

阮苏这个女人真是贱人,她究竟是怎么找到宋家艳的?

宋家艳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刻出现?

她百思不得其解。

现在倒好,宋家艳出现了,晚会圆满成功。

霍少追究下来,她一定会受罚。

李子姣好的面容上都是阴毒。

该死的,她现在怎么回去交差?

之前她还一直洋洋得意的向欧阳杏汇报说宋家艳没来。

想到霍寂凉的手段狠毒……李子情不自禁为自己的下场担忧……

*

薄行止眼睁睁的看着阮苏上了江心宇的车。

他压下心底的怒意,想到某度上说的,不能总是强迫她,要顺着她,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做什么。

可是!

这么放任下去,让她和其他男人单独在一起。

他怎么心里这么不爽。

他现在有点怀疑某度上面那种情感大神讲的话都是狗屁,一点也不可信。

他咬紧后槽牙,对坐在前面的宋言道,“订99个花篮。”

宋言有点蒙,“送到哪?”

“送到市政大厅门口。”

于是……

第二天江城早报又有了一个头版头条。

神秘人士将99个巨大的花篮全部送到了市政大厅门口,并且全部都是送给阮苏的,庆祝阮苏将江城晚会举办得如此圆满。

“神秘的追求者,真是让阮小姐的追求者感觉到压力倍增呢!毕竟,这么大手笔的肯定是非富即贵。”

这是江城早报新闻稿的原话。

阮苏看着这报道,心生疲惫。

不用猜也知道,这肯定是薄行止那个神经病做的。

要不要这么高调?

阮苏轻揉了一下眉心,眼角余光就扫到梁黑梁白两兄弟,在那里扭扭捏捏的你推我,我推你。

阮苏瞧一眼俩人,“跟个大姑娘似的,干嘛?有事就快说。”

“老大……是这样子的,有关阮氏装修公司……”

“我们前几天……”

“说重点。”阮苏坐直了身子,放下手中的报纸,看向两兄弟。“不是让你们查阮氏的把柄吗?怎么?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有进展?”

“有,有的。”梁黑赶紧说道,“就是本来想着昨天汇报的,结果我们俩忘记了。”

“既然有进展,就把所有的证据提交给有关部门,法律是公平公正的。”阮苏淡淡的道。“既然钻了法律的漏洞,那么得到应有的惩罚也是天经地义。”

“是,是,我们现在就去办。”兄弟俩赶紧一溜烟的跑走了。

*

休息了半天,中午的时候阮苏亲自做了午餐,送到医院。

这两天一直在忙晚会的事情,都没有好好在医院陪奶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