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她又逃过一劫!撕烂她!(1 / 2)

她的视线不知不觉望着面前那张俊美逼人的脸。

五官高贵而深邃,无论哪个角度看都极度的迷人,就算此刻,他严肃而冷酷的表情,居然也能让人怦然心动。

阮苏敛了敛心神,“你——”

她刚一开口,男人就眼神如饿狼一般俯身堵住了她的红唇。

他恶狠狠的吞噬着她的一切,那骇人的气势仿佛要将她立刻拆吃入腹。

阮苏挣扎着双手按在他的胸膛,试图将他推开。

可是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捉住她的双手,将她牢牢固定在胸前。

这是一个激烈又缠绵的吻。

薄行止望着微黄灯光下的女子。

她微微闭着眼睛,披散长发,巴掌大的小脸,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白嫩的天鹅颈下,是雪白的衣裙,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两条笔直细长的美腿。

一眼望去,似微光中走出的妖精,魅惑动人。

薄行止看着这震动人心的一幕,心猛得火热起来。

他猛的将面前的女子拥入怀中。

独属于她的清新幽香弥漫在鼻间。

男性清冽的气息包裹着她,阮苏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素手抵在他的胸膛,忍不住喘息,“薄行止,你别乱来!”

薄行止将女子的腰扣得更紧一些,嗓音沙哑透着浓浓的情愫,“老婆,告诉我,你究竟有什么瞒着我?”

幽黄的灯光下,女子像月光下的精灵,美得让人窒息。

薄行止将她抵在宽大的门板上,眼神深邃的望着怀里的女子,心脏仿佛被重击般灼热。

他看着那嫣红的小嘴儿,又亲了下去。

一股苏麻感传来,阮苏身子忍不住泛软。

她长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颤抖,灯光下映出一片阴影。

那诱人的红唇紧抿着,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薄行止放开她,深邃的目光牢牢的盯着她,大掌握住阮苏的下巴,声音透着无尽的蛊惑,“老婆,你如果不说,我就一直亲你,亲到你说为止。”

“薄行止,什么都没有。”阮苏挣扎着推开他,努力克制住自己身体里奔流的苏软。

她一碰到这男人的撩拨,就浑身泛软。

双腿几乎有些站不住。

薄行止看着她拼命压抑自己的样子,忍不住勾唇,“老婆……何必?”

他目光戏谑的看着她,打横将她抱起来,“明明路都要走不成,还偏要嘴硬。”

“你放我下来!”

阮苏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

心也有些扑通扑通狂跳起来,似乎觉得周围的空气也热得厉害。

男人打横抱着她,吐着热气声音沙哑,“不放。”

他直接进了电梯,然后直达君越餐厅23层,那里宋言已经开好了一间客房。

进了房间,男人将女人狠狠扔到床上。

她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霸道的欺身而上。

让阮苏有些透不过气来,柔软的小手推拒着他的胸膛,嫩红的小嘴微开。

男人的吻霸道落下,她想呼吸进更多的空气,但是男人却更加凶猛。

他的呼吸急促,热情燃烧着这个房间,空气似乎也随之被点燃。

看着怀中的女子发丝凌乱,俏脸妩媚,身子更是柔软得不像话。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掌捉住她不听话的小手儿,“老婆,真的不说?”

他一副要逼供的架势。

阮苏身子软得没力气,如同一汪春水一般。

她就好像是一块甜美的糕点,让人想要一尝再尝。

薄行止的呼吸越发急促,墨色的眸子更加黑沉。

他此时的模样,如同一头饥饿多时的狼,看到了最可口的猎物。

他看着女子那双清澈如秋水的眼睛,嗓音沙哑得不可思议,带着一丝不甘的抱怨,“老婆,为什么什么也不告诉我?这么多年,为什么一定要把我蒙在鼓里?”

她精致小巧的脸庞,天鹅细长的脖子,诱人的锁骨,发丝凌乱,脸上透着薄红。

那双水润的眼睛透着妩媚和不满,“薄行止,我的事情没有必要向你报告。”

可是……让阮苏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了。

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直发麻,脸越来越红。

浑身的血液仿佛在加速快流。

她热得几乎透不过气。

薄行止看着小女人娇俏妩媚的模样,眸色又深了几分。

尤其是在对上那双水汪汪带着一丝渴求的眼神,瞬间击中他的心房。

阮苏浑身发烫,脑袋一下子变得迷糊起来,心都变得惶惶的,忍不住抱住了薄行止的劲腰。

薄行止眼中聚起风暴,大手死死的按住她。

阮苏闭着双眼,完全凭本能的抱着他,他的靠近让她觉得好像夏天抱着一块冰,根本舍不得放开。

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火热。

在最关键的时刻,阮苏却猛然间推开沉浸在情欲里的男人。

薄行止目光一沉,强大的威慑力压向阮苏,“怎么了?”

阮苏面色通红,一把抓过床头酒店准备的一盒第6感丢到他面前,“用这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