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被他按到门板上(1 / 2)

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闻言,垂眸望向她,“我也要去吃饭。”

“你不能去,你留在这里处理后面的事情。”阮苏清冷的眸中泛着清滟滟的光茫。

语气里对薄行止的不自觉是赤果果的嫌弃。

她手上戴了一双透明的手套,她现在不适合跟薄行止呆在一起太久。

她害怕自己会露出破绽。

不知道为什么,直觉不想让薄行止知道她中毒。

薄行止深幽的眸光笔直的落到她脸上,望着她那张依旧漂亮到抓人眼球的脸上,她很美,漂亮得好像天上的星子。

可是薄行止总觉得她有一些奇怪。

那种怪异感始终挥之不去。

哪怕此时他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的异常。

妆容精致,笑容轻浅。

眸如星子,唇若樱花。

不……不对。

她很少化浓妆,一般都是淡妆,涂个口红或者是上个眼影。

可是今天,她竟然粉底也打了,腮红也涂了,甚至还戴了一双美瞳。

美瞳?

她何时需要这种东西?

她天生丽质,气质非凡。

哪怕脂粉不施也美不胜收。

为什么她今天要借助这么多化妆品?

不对劲。

薄行止死死的盯着她,薄唇中吐出一句话,“你究竟有什么瞒着我?”

“薄行止,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阮苏心底猝不及防颤了一下。

五脏六腑都扭曲起来。

她转身朝着前面继续走。

薄文皓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家大哥那张臭得跟啥一样的俊脸,赶紧朝着阮苏追过去。

啧啧,大嫂一如即往的霸气。

姜成六见状,也赶紧跟上。

这薄总该不会和女神真有什么吧?

咋觉得俩人这磁场如此暧昧呢?

*

警察局里。

霍寂凉看着头上包裹着纱布,鼻青脸肿的霍聪,着实有些凄惨。

但是,他没什么同情心。

冷冷的看一眼霍聪,“蠢货!”

这时,薄行止推开门再次走回来,居高临下的望着霍家兄弟,“处理完了吗?”

霍寂凉冷冷的盯着他,“薄总,阮医生好像并不是十分待见你呢!”

“关你何事?”薄行止反唇相讥。

宋言此时拿着卷宗走过来,“少爷,你签字。”

薄行止签完字以后,望向警察局长,“我可以走了吗?”

“是,是,自然。薄总慢走。”警察局长能说啥?当然是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霍寂凉后脚也带着霍聪离开。

只是众人刚离开,姜成五风风火火的冲进来,逮着一个警察就问,“阮苏呢?我弟呢?”

“哦,姜五爷?走了,他们全走了。”

警察说完就又去忙了。

姜成五郁闷的暗咒一声,转身离开。

*

君越餐厅里。

阮苏带着俩少年直接落座。

然后对服务员说,“来三份冰淇淋,我最爱的那一种。”

“好的,阮小姐。”

过了一会儿。

三份冰淇淋就率先被端上来。

两个大男孩忍不住有点脸红,身为一个男生,吃这么甜蜜蜜的冰淇淋,不太好吧……

薄文皓握着勺子的手紧了紧,他可从来不吃这种一看就是小女生吃的玩意儿!

还是在君越这种高级餐厅里。

他的包袱不小。

但是……姜成六很显然并没有这么重的包袱,只是稍稍矜持了一下就尝了一口,“哇,真不错。”

他用手肘撞了一下薄文皓,“大老爷们矫情什么?这可是女神请我们吃的,你想让女神失望吗?”

阮苏勾了勾唇,目光温柔的看着这两个少年,“味道还不错,文皓,你真的不尝尝?”

文皓……薄文皓捏着勺子的手攥得更紧,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被大嫂这么温柔的念出来,这么好听……家里只有大哥没有顺着文字辈顺下来,文语和他都是文字辈的。

这么多年,以至于他一直以为是他和文语没有大哥优秀,才会被叫做文。

他心底里嫌弃过许多次自己的名字。

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会因为阮苏而爱上自己的名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