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给薄总刺麻药,弄晕他!(1 / 2)

“傅先生不必客气,是不是李卓妍出什么事了?”阮苏有点不太好的预感。

总觉得傅引礼打电话来,肯定和李卓妍有关。

“是这样子的……”傅引礼叹了一口气,开始诉说。

一分钟以后。

等到阮苏挂了电话,一抬眸就看到身边的男人目光微沉的凝视着她。

阮苏的睫毛颤了颤,“薄行止,我晚上要值夜班,你回去吧。”

“我陪你。”男人唇角牵起一丝极淡的笑意。

一点也不需要你陪好吗?

她现在只想去百药医院研究室里面,看今天的研究成果。

返童药的毒性每天都在蔓延,如果不是她穿了长袖的衣服,遮住她的手腕。怕是那里一大片漆黑青紫立刻就会映入眼帘。

她心里急得如同一只猫在抓。

坐以待毙不是她的风格。

但是,薄行止一直呆在这里,怎么办?

她深吸了一口气,主动拥抱住男人的劲腰,“薄行止,你知道吗?”

男人呼吸一窒,就连心跳都跟着狂跳,健硕的身子微僵,她今天不仅主动吻他,现在还主动投怀送抱?

“我真的不讨厌你了。”阮苏勾唇一笑,笑得极美。仿佛一朵盛开的杜鹃花,美得粲然,美得动容。

她双手勾住男人修长的脖子,对着他的耳朵哈气,“你对我呢?你对我是什么感觉呢?”

薄行止声音沙哑,“老婆……”

他深邃的眸子将阮苏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眼神中充满不敢置信。

阮苏突然伸手揉捏着男人的耳朵,红唇凑到他的唇边,在男人的唇上落下一吻。“我想要你!”

薄行止眸光亮得吓人,如同饿狼一样盯着阮苏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下一秒,他狂烈的吻着她,就在这时!阮苏勾着他脖子的指尖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银针!

笔直的刺向他的后颈!

如同被蚂蚁咬了一口般的痛感升起,紧接着是一阵苏麻感直冲大脑。

薄行止双眸赤红,如同地狱嗜血的烈鬼一般瘆人,“阮苏!你竟然——你信不信我捏死你!”

阮苏笑着,从薄行止的身上跳下去,冲着他做了一个飞吻。“薄行止,对不起。我会通知宋言来接你的。”

薄行止高大的身形轰然倒地,在倒地的瞬间,他看到阮苏脱下白大褂,朝外走去。

她说谎!她不值夜班,她究竟要去做什么?不想让他知道!

看着她的背影,薄行止的脸色格外难看。

情况,已经有些脱离他的控制。

小女人究竟有什么秘密……

他想追出去,可是身上的麻药起了作用,他浑身无力,缓缓闭上了双眼。

*

百岁医院研究室里。

阮苏强撑着一丝精神坐在会议桌前,听着八个研究员的汇报。

“所以说,毫无进展,是吗?”阮苏疲惫的伸出长指揉了柔眉心。“都出去吧。把报告放到我这里。”

八个研究员满是惭愧的走了出去。

江心宇担心的坐到她身边,“老大,你怎么样?今天有没有出现其他症状?”

阮苏摘下手套,露出已经被毒性侵蚀的手腕。

“很累,很疲惫。江心宇,如果不行的话,以后所有的……”阮苏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江心宇打断,“老大,你不会有事的。我们一定会研究出来解药的!”

“没有到最后一刻,我们一定不能放弃。”江心宇看着阮苏憔悴的面色,心痛的说,“老大,你一定会好好的。我……大不了我就潜入NN恐怖组织去找药。”

“你以为我没有派人去吗?”阮苏低笑一声,“没有,找不到。”

她的目光悠淡的望着窗外沉沉的夜色,好一会儿,她才开口,“江心宇,我还投了一部电影呢!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它上映。”

“老大,一定可以的。你先把药吃了。”江心宇起身,给阮苏倒了一杯温水。

阮苏接过来喝了两口,吃了一粒黑色的药丸。

这药吃了也只是一个心理安慰,根本无济于事。

她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凌厉,既然如此……那她还不如去做一些自己最想做的事。

*

江松别墅。

薄行止缓缓睁开双眼,就看到守在床边的宋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