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难道怀孕了?(1 / 2)

阮苏不知道薄行止已经全部知道了她身上带有媚蚕毒的事情。

不知道这男人其实是在变相的帮她解毒。

他害怕她毒发,所以他下定了决心,不管她反抗也好,她厌恶也罢。

他一定要定期帮她解毒,而解毒最好的办法就是和她一起做最亲密的事情。

薄行止现在心里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江心宇和他总结了媚蚕发作的规律。

在这四年当中,媚蚕不定期发作,离婚以后,发作的频率开始加剧,次数增多。

这说明什么?说明阮苏的身体根本离不开他。

他一边心里盼着阮苏可以身体健康,可是私心底里又对于阮苏离不开他这件事情,感觉有一点莫名的得意。

他竟然可耻的在庆幸,幸好当初阮苏找的是他结婚,而不是别的男人结婚。

一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其他男人也拥有RH阴性血,他就忍不住想要暴躁,想要发火。

不管是谁,只要想和他抢阮苏,他就废了他!任何人都休想将小女人从他身边给抢走。

薄行止打定了主意,就又开始疯狂进攻。

狭小的休息室里,只有一个简易的衣柜和一张单人床。

此时却成为了薄行止和阮苏的情难自禁的温床。

阮苏一阵意乱情迷,脑袋里晕乎乎的。

总觉得好像要喘不过气来。

男人灼烫的呼吸拂在她脸上,阮苏睁眼就看到悬空在上方的男人,而两人此时的身体只有衣料的距离,黑色衬衫下的胸肌像要迸发出来。

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狂野的男性力量。

薄行止眉尾往上挑。“老婆,乖……”

阮苏的视线里,刚好是他的喉结。

随着他说话时滚动的很……性感。

她扯了扯唇,尽量保持着冷静,“我还要上班,你……放手!”

“明明都软成一滩水了,还嘴硬。”

薄行止胸膛微微起伏,看着她白大褂下那完美的身材,有什么东西在血液里喷涌而出。

喉咙里更像是着了火,他嗓音粗嘎的沉喝,“老婆,门被我反锁了!”

说完,他的薄唇再次落下。

气氛浓郁的几乎让人窒息。

那灼烫火热的仿佛将空气都点着。

阮苏迷蒙的双眸微微眯起,只觉得自己好像也被烧着了……

*

阮芳芳被赶出医院以后,狼狈的奔回阮家。

她一进门,看到正在站在浴缸前,抓了一把鱼食悠闲喂鱼的李美杏,“哇”的一声,痛哭出声。

“妈——”

“怎么了啊?”李美杏吓了一跳,手一抖,手上的鱼食全部都跌进浴缸里。

鱼儿争相恐后的抢食一空。

李美杏顾不上其他,赶紧拽住阮芳芳坐到沙发上,“芳芳,怎么了啊?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班吗?怎么回来了?”

“妈,都怪阮苏那个贱人!”

阮芳芳嫉恨的骂道。

然后将医院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都跟李美杏讲了讲。

李美杏听完以后,气得浑身直发抖,保养得当的脸庞五官扭曲得几乎无法辨认,“该死的!这个挨千刀的小贱人,竟然敢这么对你!她凭什么?”

“妈……现在我该怎么办啊?”阮芳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她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也没了,以后她可怎么办啊!

“这事儿得等你爸回来了再说,咱们得从长计议。不行你就去你爸公司上班。反正早晚公司也是你的。”李美杏拍了拍阮芳芳的手安慰着她。

她话音刚落,突然,门外传来门铃声。

佣人赶紧去开门。

没想到踏进门的却是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请问这是阮新华家里吗?”

李美杏吓了一跳,心头一沉,有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是……这里是阮家。请问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为首的警察亮出来一张纸,递到李美杏面前,“这是逮捕令,我们去过阮氏装修,并没有找到他。请问,阮新华在家吗?”

李美杏的脸色刷的一下惨白无血色,她嘴唇都在颤抖,“逮捕?为什么要逮捕他?他做错了什么?”

“我们接到匿名举报,阮新华存在偷税漏税的犯罪事实,证据确凿。所以现在对他进行逮捕。”警察公事公办的回答李美杏。“请你联系阮新华,否则的话,我们刚会在网络上面发布网络追缉令,全国缉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