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薄少有狂躁症(1 / 2)

只要是太太做的饭菜,哪怕再简单,哪怕就是一碗炒饭,一碗面,少爷也能吃得津津有味,全部吃完。

这几年管家不知道有多欣慰,少爷自从结婚以后,那冰冷暴躁的脾气也收敛许多,尤其是和太太在一起的时候,不自觉的就会变得很温柔。

现如今,俩人竟然要离婚了。

管家是打心眼里一百个一万个不舍得让他们俩离婚。

离婚了,少爷的胃可怎么办?

阮苏动作很麻利,先是和面,然后把烙好的饼放到烤箱里,接着又烧水,煮面。

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优雅动人。

好像她不是在做面,还是在做什么艺术品。

薄行止站在厨房门口,望着女人窈窕的背影,想到以后估计就再也见不到她下厨的情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点不是滋味。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仿佛是察觉到他,阮苏回头,嫣然一笑,“很快就好。”

她本来就生得漂亮,杏眸桃腮,翘鼻红唇,回眸一笑更是令人怦然心动。

薄行止喉结上下滑动,眸光转暗,情不自禁走到她身边,从后面扣住她的纤腰,“不如在这里?”

阮苏明显感受到男人的变化,背对着男人的俏脸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是泰迪吗?一天到晚闲不住。

但她的语气却极其温柔,根本听不出什么异常,“面都要糊了,快走开!”

将做好的葱油面放到盘子里,她又去取烤箱里烤好的葱油饼。

薄行止自然又习惯的将面端出去,又转身过来接她手上端的饼。“小心烫。”

管家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里默默惋惜,明明感情这么好,为啥子要离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