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薄机长有狂躁症(1 / 2)

半梦半醒间,阮苏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难受,呼吸间都泛着灼热。

她不安的翻了个身,缓缓睁开眼睛,就对上了男人那双漆黑的眸子,正幽幽的望着她。

她撑起双臂坐起来,轻轻抚了一下额头,“几点了?”

“凌晨四点。”

“你怎么不睡?”她狐疑得看着薄行止。

“你既然起来了,就把药吃了。”男人下床,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拆了一包药放到她手里。

“药?”阮苏有点发蒙的看着自己手里的药。

她生病就没吃过药。

薄行止皱眉,“你不会没发现自己发烧了吧?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了,害你发烧。”

“怪不得身子这么难受。”阮苏虽然对药非常排斥,但薄行止一直盯着她,她还是将药给吃了。

吃完药以后,她蹭了蹭薄行止的胸口,说话的声音带了几分虚弱,“谢谢你,老公。”

肯定是薄行止发现她生病所以叫了医生吧?

结婚四年,其实这男人也挺好的,身为老公该尽的义务他都有做到。

只除了,他和她没有爱情。

听着这语气里带着撒娇的意思,薄行止抬手扣住她的细腰,“又勾我?”

阮苏笑得娇俏,“我睡了一觉,这会儿很精神……体力恢复得也不错。”

“生病了还不老实。”男人拍了一下她的脑袋。

“真的不来?”阮苏眼神诱惑的望着薄行止,她打量了一下房间四周,这明显是个情侣房,被布置得很甜蜜。“不然,这房间多浪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