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高冷薄机长竟然还会温柔?(1 / 2)

面对薄行止,阮苏只能妥协。

敢情这男人出来就是专门问她吃药没有?

她已经被宋言逼着喝了两杯水了。

总是上厕所也很烦很尴尬好不好?

不远处的何秋秋只听到什么喝水,药之类的,她微微皱了皱眉。

敏感觉得那个女孩子好像并不是宋言的女朋友。

反而和……薄机长关系比较亲密呢?

薄行止抬手将阮苏膝上的薄毯往上拉了拉,动作霸道不失优雅,“盖好。”

又强势的对何秋秋说道,“再拿一条过来。”

何秋秋咬了咬唇,还是去拿了一条过来正准备交给阮苏,结果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掌直接接过去,轻轻盖到阮苏的身上,“夜里凉。”

何秋秋瞪大了双眼,几乎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冰冷强势的薄机长,竟然还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帮这个女孩子盖薄毯?

这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这是宋言的女朋友吗?

何秋秋脑袋里一团乱。

“知道了。”阮苏咕哝了一句,“你不回去?飞机谁在开?”

“副机长和我换班。”薄行止声音依旧冷淡,嗓音中透着一丝不悦,“你在赶我走?”

阮苏闻言,立刻狗腿上身,“不是啊,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工作嘛,这一飞机上百号人的性命可掌握在你手里。”

薄行止笑了一笑,“皮!”

转身朝着驾驶舱走去。

阮苏撇嘴,她就知道这男人吃这一套。结果一抬头就发现,刚才那个空姐依旧站在她面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