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求求你了,答应我吧(1 / 2)

程子茵气得暗自磨牙,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继续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小声的说,“麻烦你了,宋特助。”

而薄行止则直接上了宾利,发动车子,急驶而去。

不经意回头的宋言:“……”

他就这么被自己的少爷无情的抛弃了么?

*

景弯别墅。

阮苏刚下了出租车,准备踏进别墅里,身后就“嘎吱”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一个身形伟岸的男人,随即下车,迈开大长腿追上她。

不用回头,只凭脚步声,阮苏也可以判断得出来,来人是谁。

“薄行止,不回你家你跑我家干嘛?”

“让我眼睁睁的看你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薄行止望着别墅门口两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看到阮苏以后,立刻弯腰行礼,“阮小姐!”

连江心宇的手下都对她这么恭敬,真是可以啊,阮苏!

“离婚了,自由了,我想和谁住在一起是我的自由。”阮苏站在别墅大门口,杏眸瞟向薄行止,“薄总不觉得自己管得太宽?”

大铁门当着薄行止的面儿,砰一声被关上。

随着女人身影渐渐消失在眼前。

他眼底弥漫无数戾气,浑身都透着阴冷暴躁。

一大清早。

阮苏吃了早餐,正准备出门,江心宇晃晃悠悠从楼上下来,围着她转了一圈,然后带着点讨好的模样,“老大,求你个事呗。”

“恩?”阮苏这两天不待见他,只差没将他发配到非洲挖矿,这两天江心宇也着实是夹起尾巴做人。

今个儿突然这么大胆?

“周五晚上有个慈善晚宴,那什么,现在微博所有的网友都知道你是我女神,你能不能配合我一下?”江心宇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阮苏的神情。

“想让我做你的女伴?”阮苏一巴掌甩过去,“江心宇,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然还敢提出这种要求?”

“老大,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我喝得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混账事。要是我没喝酒,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发那条微博啊!”江心宇愁眉苦脸的说,在阮苏面前,没有半点总裁的架子,“求求你了,帮帮我吧。总不能我自己一个人去吧?多丢人啊!”

“看你表现。”阮苏睨他一眼,提着包包走人。

身后传来江心宇的哀号声。

她今天要给李永刚做手术。

李永刚伤得极重,她不放心交给别人处理。

来到医院以后,她直接去了病房,李永刚的妻子王红正守在那里,病房里还有两个老人,老人一副沧桑的模样,一看就是辛苦劳作了半辈子的人。

“你就是要给我们家娃子做手术的医生?”李母眼神极其刻薄的看着阮苏,脸上那两道法令纹深得如同沟壑,“你这么年轻,能行吗?”

阮苏受到过无数次这种质疑,她看了一眼王红签好的手术同意书,交给身后的护士,这才对李母说,“行。”

“我告诉你,要是我娃子有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活!”李母怎么看怎么觉得阮苏不顺眼,长得这么漂亮的医生,她还是头一次见,威胁的话不自觉说出口。

这水平能行吗?

阮苏不想和一个妇人一般见识。

昨天是程母,今天是李母……要是天天应付,还挺累的。

她没搭理转身出去。

李母被无视了,就将气全撒到王红身上,“你别为了贪那一点医药费,就拿娃子的命不当命,要是我娃子命没了,你给我等着!”

她一边说还一边伸手,拧了一把王红的胳膊。

王红吃痛皱眉,身子往后缩了缩,继续低着头,眼眶泛红没说话。

如果不是因为太穷没钱看病,她会选择这个年轻医生吗?

不看病的话,一直躺在病床上还不是照样等死?

只是她一向害怕这个婆婆,不敢说话。

手术时间到了,阮苏如往常一般踏进手术室,她的身后依旧跟随了许多医生还有护士,阵势不小。

“她这么年轻?怎么还身后跟这么多人?装什么装?”

李母不屑的小声嘀咕。

手术室里很安静,手术室外却并不平静。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母越来越暴躁。

时不时的戳一下王红,“怎么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你究竟找的什么垃圾医生?”

“要是我娃子有事,你马上给我滚出李家!”

“王红,你安的啥子心?都是你这个扫把星,害死我娃子!”李母一把拽住王红的头发,提起她的脑袋就往墙壁上撞。

砰!一声响。

王红痛呼出声,“放开我!”

而旁边的李父,则一副司空见惯的神情,视若无睹。

有护士听到声音急忙奔过来,“你们在干什么?这里禁止喧哗!”

李母不情不愿的放开王红,撇了撇嘴,“这是我的家务事,管你什么事?”

“这里是医院,你要是再打人,我就报警了!”护士同情的看了一眼王红,此时她狼狈的缩在墙角,发丝凌乱,衣服泛皱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脸色阵阵泛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