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阮苏啪啪打脸小三(1 / 2)

“恩。”薄行止哼了一声。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打断他和阮苏的女人,非常不爽。

阮苏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响起,“有事吗?”

“哦,阮医生,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我爷爷的具体情况。”程子茵踏进了办公室,悄然打量着这里,素雅的装修,空气也没有什么暧昧的气息。

只是当看到办公桌后面端坐着的女子之时,程子茵怔住了。

那是一张怎么样明艳的面容?

女子眸如寒星,唇若桃李,一身冰肌玉肤,美得不似真人。

利落挽起来的长发显得她脖颈修长,一身白大褂穿在她的身上,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与震慑。

她目光不含任何情绪的望着自己,只消一眼,程子茵竟有些心虚莫名。

她倒没想到,这个阮医生口罩下的这张脸,竟然美得颠倒众生。

同样身为女人,让她承认另外一个女人更美,嫉妒的因子疯狂溢出,程子茵忍不住掐了掐掌心。

“我只负责做手术,术后的所有事项都由其他医生负责。”女人嫣红的唇微启,吐出这么一句淡漠的话,清滟的眸子扫向门口。

“程小姐,你可以出去了。”

程子茵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一天被人这么赤果果的毫不留情的下逐客令。

她咬了咬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薄行止。

就听到那清丽的嗓音再次响起,“薄行止,你也出去!”

她,她听到了什么?

程子茵震惊的瞪大双眼,她没有听错吧?

这个小小的医生竟然要轰薄行止出去?

她到底知道不知道这男人的身份地位?

这男人在江城一手遮天,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呼风唤雨。

她怔忡间,就看到薄行止伟岸的身影来到办公桌前,状似无奈的看着阮苏,“下班我接你。”

“不必。”阮苏拒绝得干脆利落。

随着男人离开,程子茵却并没有走,依旧站在阮苏面前,目光中充满探究,充满疑惑,还带着一丝嫉妒。

“程小姐还有事?”阮苏对于她一直杵在这里有些不悦的拧眉。

程子茵在女人近乎洞悉一切的目光中有点心虚,但她还是挺了挺胸膛,语气带着警告的说,“阮医生,我警告你,你最好离行止哥哥远一点,他现在可是我的男朋友,我们两个可是要谈婚论嫁的。”

阮苏就默默的看着她,一副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的样子。

“你是医生,工作又好,长得也漂亮,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非要在这里和我抢薄行止,他可是薄氏的总裁,南星航空的机长,他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种没出事的女人?你不过是个普通家庭的女人,你根本配不上他的家世,别以为薄爷爷去世了,你就能成功上位。”

“这江城想要上位的女人多了,可惜,你们这些女人也只能妄想一下,我告诉你,薄行止是我的!你休想和我抢!”

话虽如此,但是程子茵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担心。

这个阮医生实在是漂亮得太惊人太耀眼!

阮苏眼神平静的望着程子茵,好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说完了吗?”

“啊?”程子茵有点没反应过来。

“说完的话请出去。”阮苏低头翻开一本医学书,手上的笔时不时写写画画,好像是在做笔记标重点。

程子茵咽了一下口水,就这?

一直到出了阮苏办公室的门,她都有点蒙。

她说了一大堆,那个该死的狗屁医生半点反应都没有,她觉得自己好像在说单口相声,被人赤果果的无视个彻底。

她有些摸不准,这个阮医生究竟和薄行止是什么关系了。

难道真的没关系?可是如果没关系的话,薄行止为什么会呆在里面那么久?

程子茵越想越觉得不呆思议。

估计真的没什么关系吧。

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催薄行止离婚,薄行止说过会离婚的。

她暂时放下对阮苏的成见和嫉妒,决定先去攻克薄行止那个老婆。

*

薄行止哪也没去,就在自己的车里。

宋言一路跟着他上了车,他刚刚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程子茵从阮苏的办公室里出来,那神情特别古怪,说她有一股洋洋得意吧,好像又透着淡淡的疑惑……

他想告诉薄行止,又不好开口。

他有点担心程子茵找阮苏的麻烦。

程小姐这个女人手段多得很,尤其是那种小女人的手段,什么今天撒撒娇,明天示示弱,后天再装装可怜。

跟电视剧里的那种白莲花女配一样一样的。

总是耍尽手段方式,套着少爷不让少爷走。

阮小姐和程小姐相比,就差远了,阮小姐光明磊落,行风大方不做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