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吻脖子也是吻(1 / 2)

让她想到,无数个黑夜里,男人也是这样帖着她的耳朵,说着各种骚,话。

她晃了晃脑袋,这男人不去好好工作,跑到这里问这么幼稚的话,做这种幼稚的行为,究竟想干嘛!

“老婆,你对别人都挺好,你还给他放行李。”薄行止的语气泛酸,“你就对我冷冰冰。”

“我现在也可以将你当行李,丢到行李架上,你想不想试一试?”阮苏盯着他。

“好吧,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喝草莓汁吗?哦,你还喜欢让我咬你的耳朵,就像现在这样。”薄行止性感沙哑的嗓音响在耳边,他看着女人那白嫩的小耳朵,可爱得让他情不自禁。他猛地张口,轻轻含住阮苏的耳垂,轻扯了下才松开。

该死的!

这男人是疯了吗?

阮苏只觉得男人温热的唇舌,包裹住自己的耳垂,她差点呻吟出声。

夫妻四年,他太了解她的敏感点在哪里。

“我现在已经不喜欢喝草莓汁了。有些东西过期了,就该扔掉。”阮苏声音透着一丝媚色,掠去了之前的清冷,反而诱人至极。

雪白的小脸儿泛着淡淡的绯红,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迷离又魅惑。

尤其是那双杏眸,泛着潋滟的水光。

本就因为离婚禁欲的薄行止,此时阵阵口干舌燥。

以前他没发现,这女人对他的诱惑力为什么如此强大。

只消一个眼神,他就想要将她死死按倒!

他整个人身上令人压迫的危险气息浓得化不开,让人忍不住想逃。

那双仿佛如狼般的眸子,紧紧锁住阮苏精致的小脸儿。

阮苏推他一下,“回你的休息室去。”

“我在这里休息挺好。”薄行止说完,竟然伸出双手,扣住阮苏的腰,将娇俏的女人抱坐在自己大腿上。

那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瞬间充盈心房。

独守空房的感觉非常不爽。超级超级不爽。

此时,重新抱住女人熟悉的娇躯,那淡淡的馨香萦绕在鼻息间,让薄行止一阵阵心猿意马。

阮苏挣扎了一下,想要挣脱,却发现男人力气极大,她根本挣不开。

“别闹!再闹你负责灭火!”男人陡然间出声,语气极其危险。

阮苏身子一僵,她不是什么一张白纸啥也不懂的少女,立刻明白薄行止话中的意思。

她小脸更红,气得直咬牙,却只能作罢。

反正以前都睡了四年,也不差再被抱这一下。

就算是离婚后奉送的美男福利算了。

她瞪了薄行止一会儿,闭上眼睛不理他。

过了一会儿,薄行止又睁开双眼,转头看阮苏,男人性感绯薄的唇悄悄靠近她的,近了,更近了……

“该死的!你还让不让人睡了!”

突然,一个乘客将手上的杂志一摔,用英文吼道。

薄行止睁开双眼,厉眸看了一眼阮苏。

抬头望向那个乘客,乘客年纪二十出头,是个白人。

他的旁边坐了一个黑人小伙子,小伙子被吼醒,有些愤怒,立刻回骂,“你吵什么吵?大半夜的你不睡你吵什么?”

飞机上的其他乘客都被吵醒。

“大家评评理,他坐在我旁边,一晚上都在打呼噜,竟然还嫌我吵?”之前的那个白人愤怒的吼道。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吵得不可开交。

几个空姐立刻跑过来劝架。

宁洁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两位先生,我是本机的乘务长,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们解决。请大家保持安静。出行在外,相互理解,好吗?”

“理解个屁!你不就是个端茶倒水的,你能解决什么?”黑人小伙叫道,“让你们机长出来!”

“你走开!飞机是你家开的吗?”白人小伙甚至还出手推了宁洁一下。

外国人一向瞧不起亚洲人,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宁洁深吸一口气,强忍着胸口的怒意,“请大家克制。不要影响飞行安全,好吗?”

“我是机长,如果你们继续不尊重我们的乘务人员,我会让飞机进行迫降。”

就在一黑一白两个男人争执不下的时候,突然,一个冰冷强势的嗓音响起。

一个高大的身影缓步而来,仿佛是丛林霸主,草原雄狮一般。

男人身高腿长,一身机长制服将他身形勾勒得越发挺拔禁欲,气势逼人。被打断亲吻的男人,非常不爽。不爽的结果就是,有人会死得很难看。

众人皆是一愣,怔怔的望着气场强大的俊美男人。

震慑于男人的气势,惊叹于男人的颜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