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薄机长竟然亲她!(1 / 2)

阮苏没想到自己躲了一下竟然没躲开。

脖子上传来温软的触感,男人的唇在她的脖子上流连,熟悉又刺激。

她猛地推开薄行止,义正言辞的道,“我们离婚了。”

黑暗中男人的眸子定定的凝视着她。

傅沉却故作遗憾的开口,“我只亲了一下脖子,没亲到唇。”

男人故意舔了一下自己的唇,“你不想我吗?”

阮苏一阵好笑,“薄行止,你别这么可笑行吗?离婚是你提出来的。”

她算什么?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离婚了跑过来撩她?

还是说薄大机长就喜欢玩这种离婚后再撩,骚的游戏?

薄行止一阵语塞。他算是发现了,阮苏总能噎到他。

“所以,我请你现在离开我的座位。”阮苏冷冷的说。

“我就想和你呆在一起。”薄行止想到她刚才嘲弄丢下去时候的样子,那么娇俏,那么可爱。

现在却又冷冰冰的噎人,他就不舒服。

他还想知道,她飞意大利要干嘛。

但是,估计阮苏不会告诉他。

“随便你。”阮苏不想再理他,将自己的身子往座位里缩了缩,尽量离这个神经病远一点。

薄行止瞧着阮苏的脖子,修长雪白,其实亲到脖子也不错。

如果是嘴巴的话,就更好了。

飞了那么几个小时,他也的确有些累。

就挨着阮苏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一直关注着他们动静的何秋秋快要气疯了!

她看到了什么?

她差点自戳双目,那个小贱人长得就一副狐媚相,年纪不大,挺会勾人。

竟然勾引薄机长亲她?

她的薄机长平时那么高冷禁欲,什么时候和女性生物扯上过关系?

现在竟然在后面座位上偷偷亲那个小贱人?

何秋秋气急,她愤怒的将昏昏欲睡的宁洁给推醒,“你告诉我,你今天跑了那么多次驾驶舱,是不是和那个女人有关?”

宁洁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又被吵醒,她忍受着不耐烦说道,“何秋秋,你要干嘛?什么那个女人啊?”

“就是倒数第三排的那个女人,我刚才,我刚才……”何秋秋实在是太生气了,她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

她这一哭,好几个空姐都被她给吵醒。

大家都迷迷糊糊的望着她,“乘务长,怎么回事啊?”

“什么情况啊?”

“就是啊!大家都忙了那么久,很困啊!”

“秋秋,你哭什么啊?我可什么也没说啊!”宁洁可不背这个锅。

“我刚刚看到,薄机长……他亲了那个女人。”何秋秋实在是生气了,她一直喜欢薄行止,何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可是她为了薄行止放着何家的高管不做,专门考了空姐,又动用了一些关系人脉,调到了薄行止的航班。

她陪着薄行止陪飞了那么久,结果呢?

薄行止正眼都不看她一眼,却在亲那个小贱人。

她一个豪门大小姐跑来陪他在天上飞来飞去,什么苦都吃了,什么罪都受了。

听说他结婚了,大家都没见过传闻中的薄太太,她也就当薄行止还在单身,结婚只是谣言。

结果现在倒好,俩人竟然在飞机上亲?

“啊?不是啊?哪个女人啊?”宁洁只当不知道阮苏在飞机上。

“就是倒数第三排那个。”何秋秋气呼呼的说,脸上还挂着泪珠。

“你说她啊,她不是宋助理的女朋友吗?”宁洁继续装傻。

何秋秋这女人,脑筋不太清楚吧?人家薄机长都结婚了,听说好几年了。她还在做那种当薄太太的梦。

虽然自己也不知道那个阮小姐是不是薄太太,但看薄机长对她的态度,应该也没跑。

在得罪机长和得罪何秋秋之间,宁洁当然是偏向机长。

何秋秋一千金大小姐,平时在和几个空姐相处的时候,也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

其实大家也就是表面同事,真正和她交心的没一个。

“我明明看得一清二楚,薄机长亲了她。”何秋秋越想越生气,“薄机长怎么回事?竟然喜欢一个小妖精?那女孩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都上升到辱骂了?

其他几个空姐真是不好接话,跟着她一起骂?万一人家薄机长就是喜欢那种迷人的小妖精呢?万一人家真是薄太太呢?

更何况薄机长还是他们南星航空的大BOSS。南星航空后继无人,眼看着要倒了,被薄机长接手以后,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亲自当机长,硬是将南星航空救活了。

因为他亲自当机长的品牌效应太好,南星航空这两年真是蒸蒸日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