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薄少又又又吃醋了(1 / 2)

“维尔逊,我很好。”阮苏淡淡的道,“如果不是你们黑手党非要逼暗门,我也不会出面。这次的事情,按你们黑手党制定的规定,现在地盘划分由暗门说了算。”

“隐,早知道你和暗门有关系,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可能和暗门抢地盘啊!”维尔逊讨好的笑着说道,“隐,我说的全是真的。哪需要你亲自出门啊,你给我打声招呼,一句话就能搞定的事情,你非要亲自出面,哎哟,亨利这家伙有没有伤到你?如果伤了你,我一定狠狠收拾他。”

“凭他?还早的很。”阮苏勾唇一笑,眼底自信的光辉几乎灼烫所有人的心,让人忍不住想要摘下她的面具,看看那面具是怎么样的绝代风华。

当然,没有人敢。

林其已经和黑手党的其他人在接洽地盘的事情。

而阮苏则被维尔逊请到了休息室里。

那些观众们,全部不舍得离开,都盘桓在地下拳场里,不断的讨论着隐香,不断的讨论着维尔逊。

“我从来没有见过高高在上的首领,对任何一个人这么讨好过。”

“天啊!你们刚才看到了吗?维尔逊简直就是个引路的小弟,他弯着腰,伸着手,请隐香往里面走。”

“对啊对啊,维尔逊在我心中的形象幻灭了。我的女神隐香比他更强大~!”

“我猜维尔逊这么卑微,一定是因为隐香曾经打爆了他的脑袋。”

“哈哈!哎,对了,你们刚才输了多少?”

“草!我输了好多好多,我不相信她是隐香。”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近乎疯癫的大笑声,“我发财了!我押了隐香,我赢了一亿美金!从此以后,我可以买房买车,我老婆和孩子可以过幸福的生活了!”

那人大笑过后,紧接着痛哭出声,竟然朝着阮苏所以会议室的方向,扑通一声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隐香,谢谢你!”

有人欢喜有人忧,现场的观众百分之九十都是输家。

而当时直播平台上的那些大佬们,赢钱或者输钱什么的根本不在乎,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偶像隐香,是否安好!

薄行止只想知道,阮苏究竟隐瞒他了多少东西。

她为什么会有那么不要命的打法。

她和亨利打架的时候,好像变了一个人,冷戾,凶狠,好像森林里的孤狼。

这样子的她,究竟经历了怎么样的人生?

他不敢去想象。

他根本不敢去想,一闭上眼,脑海里面全部是阮苏不要命往前冲的样子。

他的心脏抽抽得直疼,疼得他无法呼吸。

那个四年婚姻里,温柔娇俏的女人好像离他越来越远。

好像只出现在过他的梦里。

他现在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和阮苏结过婚。

那个连瓶盖都拧不开,那个每次杀鸡都需要他来的女人,真的是刚才在擂台上将一个拳王打得落花流水的女人吗?

真的是同一个吗?

她不是只会温柔的冲他撒娇,只会笑眯眯的迎接他回家的居家型小女人吗?

她不是市第一医院的外科第一人吗?好好的当个医生不好吗?为什么她会成为隐香?

她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匹野性难驯的孤狼?她怎么就……

薄行止一千个,一万个想不通。

他一直等在会议室的外面,他想要知道,他想要亲口求证。

半个小时以后。

身材高挑的女子,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踏出会议室。

她依旧戴着面具,只露出嫣红的唇,那双犀利的眸子仿佛沁着一汪清冷的泉水。

“站住。”突然,一个暗哑熟悉的声音,自角落里响起。

阮苏诧异的望过去,就看到会议室门口不远处的阴影里,站立着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

薄行止?

他怎么在这里?

他……刚才全部都看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都已经离婚了。

阮苏莫名竟然有点心虚,好像做坏事被逮到一样。

转念又一想,她怕什么?这不过是个前夫而已。她不认为薄行止会瞎到认不出来她。这男人之所至等在这,怕是已经认出来,准备兴师问罪。

她勾唇一笑,嫣红的唇如绚烂的蔷薇花瓣,“薄总,有何贵干?”

面具下的脸庞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薄行止却无端有些恼怒,“你为什么会在这?”

“哦,抢地盘啊!你也看到了,我抢成功了。”阮苏回答得极其自然,那语气仿佛是在谈论着喝水吃饭。

根本就不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搏斗的女人。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那个亨利他如果万一,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死的!”薄行止看着这个云淡风轻的女人,就想将她按到怀里,狠狠的打她的屁股。

让她长长记性。

“薄总,你在关心我?”阮苏挑眉。

对于薄行止这个前夫的阴魂不散有点烦。

婚都离了,干嘛呢这是?

她才不会相信,这男人是对她有什么旧情念念不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