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她气场强大得可怕(1 / 2)

就在这时,佣人的声音传来,“太太,二小姐回来了。”

王秀珍眼前猛的一亮,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门口望去。“小苏,你回来了。”

她紧走几步,来到阮苏面前,仰着头看着面前的孙女。

阮苏本来脚上穿的就是拖鞋,她也没换鞋,就踏进了客厅。

这会儿她才注意到自己还穿着一身睡衣,她将从路上买的一盒草莓塞到王秀珍手里,“奶奶,给你。”

王秀珍捧着那盒草莓,跟捧着至宝一样,笑得脸上的皱纹仿佛都舒展开来,“奶奶看到你就很已经开心了。”

“小苏,也不是阿姨爱多嘴,你出门就穿这个?”李美杏鄙夷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阮苏身上的家居服和拖鞋。

但是阮苏长得漂亮,就是披块破布在身上,也能被她穿出天桥走秀的气场。

李美杏酸溜溜的说,“好歹也得收拾得妥当一些吧?如果让你爸生意上的那些大老板看到了,还以为阮家的小姐有多邋遢呢!阿姨也是为你好。”

“阿姨,既然知道自己多嘴,就好好闭上!”阮苏掀了掀眼皮看一了眼李美杏。

李美杏被阮苏噎了一下,浑身不舒坦,想要发火想想自己的目的,只能硬生生忍住。

憋的脸都青了。

阮苏将目光又落到王秀珍身上,“奶奶,你最近怎么样?我爸说你病了?”

“前几天有些感冒,也没有什么大事。”王秀珍害怕她担心,赶紧将自己手背上的针孔给阮苏看,“你爸带我去看过医生,输了液。”

“有什么需要,你记得告诉我,你可别忘记,我是做什么的。你孙女的医术比那些医生都要好,知道吗?”阮苏卸去脸上的冷意,温和的对王秀珍说道。

李美杏完全插不上话,尤其是在看到王秀珍跟抱宝贝一样抱着那盒阮苏买的草莓以后,她更气。

她使劲的给王秀珍使眼色,但是王秀珍根本就只当没看到。

这个老不死的,明明答应她跟阮苏说,可是现在这老太婆屁都不放一个。

哪句没用专捡哪句。

她强迫自己脸上堆上亲热的笑意,“小苏啊,你最近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阮苏漫不经心的说道。

“小苏回来了?”阮新华被佣人从楼上请下来,他说话中气十足,长相也不错,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是个英俊的男人。

哪怕人到中年,也没有大腹便便。

“爸。”阮苏不咸不淡的叫了声。她双手抱胸,开门见山的说,“我时间有限,你最好直说叫我回来要干嘛。”

她刚才拉住王秀珍的手,趁机帮她把了一下脉,发现王秀珍的肺功能不是很好,但是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大毛病。

她心里一颗石头才放下。

只要王秀珍没事,别的她都不怕。

“小苏啊,就不能是奶奶想你了,我也想你了吗?非要将我们之间的亲情弄得这么生分吗?”阮新华一副慈父的样子。

小时候拿拖把将她打得鼻青脸肿,一周不能见人的时候,怎么不谈亲情呢?

明明是阮芳芳的错,却非要揍她一顿,大冬天将她丢到雪地里跪半夜的时候,怎么不谈亲情呢?

现在来跟她谈亲情?

晚了!

“爸,有什么事你直说。”阮苏压着心头的燥气再次开口,她很忙,没时间在这里和阮新华扯皮。

阮新华搓了搓手,看了一眼王秀珍,可是王秀珍低着头,并不看儿子。

阮新华有点生气。

明明之前说好的,怎么现在不吭声?难道非要他说?

他瞪一眼李美杏。

李美杏有点委屈,却只能干着急,却无计可施。这个老不死的就是欠收拾!

阮苏将夫妻俩所有的神情尽收眼底,“你们要是不说,那我就走了。我瞧着奶奶身体也没有什么大事。”

“哎,你别走啊!”阮新华赶紧站起来,拦住她。语气带了一丝讨好,“小苏,你也知道,爸的公司最近遇上了点难事。我们搞装修的这一行,前期需要给工人垫付工资,到了后期啊,业主又经常会余下的最后一点尾款不结……”

“说重点。”阮苏眼底极是不耐。

“前段时间,我们接了个工程,是给霍氏的新酒店做装修,霍家大业大,我也是托了不少熟人,费了不少工夫,才顺利夺标。结果,你说我倒霉不倒霉,有个工人在装修的时候,竟然出了意外,从脚手架上摔下来,现在霍氏要和我们终止合作,并且还要求我赔偿双倍的违约金。那个工人家属也是个不懂事的,天天来我们公司门口闹。”

阮新华央求的说道,“小苏啊,我知道你是医生,你还挺有名的,我听说,霍老爷子生了重病,你去瞧瞧?你要是把霍老爷子给治好了,没准霍少就不追究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