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他像气急败坏的弃夫(1 / 2)

“怎么?你要替他们讨回公道?”阮苏漫不经心的撩了撩眼皮,漂亮的睫毛如同蝶蝴羽翼一般微掀,在阳光下魅惑动人。

姜成五望着她那漂亮灵动的眉眼,不知道为什么,那胸中的怒意竟然……奇迹般的消散。

被这么漂亮的女人打了,好像也不是特别不能接受的事情了。

这世上敢打他的女人,还真只有这阮苏一个。阮苏,是叫这个名字吧?刚才薄文皓是这么叫的吧?

人长得漂亮,名字也他妈这么好听。

薄行止站在阮苏的面前,气场强大的令人心惊。

那张俊美到极致的脸庞,散发着如寒冬蜡月般的寒意。

“阮苏,你究竟还瞒了我多少?”

“薄总,你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像气急败坏的弃夫。”阮苏低笑一声,伸手撩了一下自己耳边的碎发,本是无意间一个动作,被她做出来,却风情无限。

“哈哈!”

“咳,咳!”

梁白没忍住爆笑出声,梁黑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袖。梁白立刻将唇角的笑意憋回去,憋得肠子都要打结了。

啧啧,他们家老大还是这么威武啊!

一出马就揍了三个。

啧啧!

果然,敢打扰老大睡觉,就得承受相应的后果。

姜成五:“……”

这女人竟然不怕薄行止?还敢出言挑衅薄行止?

姜成五心里舒坦了。

看到薄行止这个死对头吃瘪,比他自己挨打还要舒坦。

这算是活久见了吧?

姜成五低眉,露出一个极爽快的笑意,刚才的懊恼丢人尴尬,全部都一扫而空,豁达的挑眉看向薄行止,“薄总,我先行一步。”

“姜氏明天的股价会下降百分之三。”薄行止看也不看姜成五,犀利的眸光依旧紧紧锁住阮苏。

“薄总,我可不是吓大的。”姜成五冷哼一声,指挥司机发动车子。

姜成六狠狠甩一下头发,仿佛在给某洗发水做广告一般,自认为自己这个动作极帅极诱人的冲阮苏抛了个媚眼,“女神,后会有期。”

下一秒,砰一声响。

姜成五伸手,直接将这个蠢货给按回车内,“走!”

紧接是姜成六的惨叫声,“痛痛痛——哥——”

“铃铃领……”

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

阮苏低眸看向手机上的名字,眼底闪过一丝凉意。“薄总,我还有事,再见。”

她转身朝着路虎走去,梁白去了驾驶位,梁黑则优雅绅士的帮她拉开车门。

薄行止脸色更黑,那张俊美的容颜仿佛笼罩着一层寒霜。

该死的!

这两个男人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

*

“喂。”

在手机响了三次以后,阮苏终于接了电话。

“小苏啊,你奶奶最近特别想你,你回来看看?”阮新华的声音传来,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却听得出来,并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再说吧。”阮苏的视线飘向了窗外。

“你奶奶从小可是最疼你的,你真忍心不回来?”阮新华晓之以理,动之以理。

如果不是这次必须得见到阮苏,他才不愿意给这个天天阴阳怪气的女儿打电话。

“奶奶疼我又不是你疼我,别拿奶奶来要挟我,懂?”阮苏冰冷的语气透过电话传来,带着摄人的气势。

听得阮新华耳朵阵阵发疼,强压着怒意,“小苏,我知道你一直很恨我,但是你奶奶这一次真的是病了,难道她病了,你也不回来看看?”

“奶奶病了这个借口你真是百试不爽。这世上敢说谎诅咒自己母亲总是生病的儿子,怕是只有你一个了。”阮苏语气里的嘲讽刺得阮新华恨不得将手机给摔了。

但是他忍住了,“这一次我没说谎,你奶奶真的病了。她年纪大了,身体不好。”

“行,我现在就回去。”阮苏不想在电话上和这个没有任何礼义廉耻的男人继续掰扯。

“老大,真的要回去啊?”梁白问道。

“我自己回去就行,停车。”阮苏下了车,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阮家。

阮新华经营了一家装修公司,规模不大,但是钱也没少挣。

所以阮家虽算不得什么顶级豪门,但也是个小土豪。

早些年阮新华和阮苏的母亲结婚的时候,一穷二白。阮苏母亲为了和阮新华在一起,私奔逃家,带了自己的私房钱。

靠着阮苏母亲这笔不小的私房钱,夫妻俩从小门店做起,一步步公司做大。

可是,就在阮苏八岁那年,她的母亲突然出车祸死了。

她甚至母亲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