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老婆,你吃醋了?(1 / 2)

自然是有自己的手段。

比如说套路她一下。

“那这句话我也想送给你,骗我有意思?”薄行止坐到她身边,知道她已经猜出来订不到房的事情。

男人神情莫测的望着她,目光里带了审视和疑惑,“你和暗门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是隐香?”

“你为什么去地下拳场?”阮苏不答反问。

“不要避重就轻,我去当观众不行吗?”薄行止双腿优雅的交叠,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酒杯,轻轻晃动着里面的美酒,“阮苏,你究竟藏得有多深?究竟还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

“薄行止,现在我们已经离婚了,请停止你的好奇心。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阮苏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起身,“我回房间了。”

次卧的门被砰一声关上。

薄行止微微拧眉,俊脸上看不出来情绪。

两分钟后,只听到次卧里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

她在洗澡。

一想到女人那诱人的娇躯,雪白的肌肤,他发现自己可耻的竟然一柱擎天。

大概十多分钟,水声停止。

可是薄行止却越来越燥热,口干舌燥。

阮苏对他的影响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还要浓。

他想,迫切的想。

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机丢到沙发上,决定冲个凉水澡。

阮苏洗完澡出来,肚子有些饿,将头发擦干,她打开门,准备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

突然,沙发上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她走过去一看,是薄行止的手机。

来电显示程小姐。

她拿过手机敲了敲薄行止的门,没有人应声。

她侧耳倾听,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估计薄行止在洗澡。

将手机重新丢到沙发上,她继续往厨房走。

厨房的冰箱里有一些鸡蛋,还有西红柿,和一点肉,看样子还挺新鲜,应该是知道薄行止的行程,刚刚添置进去的。

这男人嘴巴刁,宁可自己做饭吃,也不肯吃意大利的西餐。

不过,他做出来的东西实在是令人难以下咽,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有勇气自己吃下去的。

想想一个一米八五的大男人还挑食,竟然觉得有点好笑。

估计准备食材的酒店服务人员也考虑到薄行止只会做简单的饭菜,所以准备的食材都是很简单。

阮苏将冰箱里的肉拿出来,切成丝,又将菠菜菜还有西红柿拿出来。

然而,客厅里面,薄行止的手机疯狂作响,根本没有要停歇的意思。

阮苏只好洗干净手,重新走过去,发现来电显示依旧是程小姐。

这个程小姐还真是韧性十足。

她拿着手机敲了敲薄行止的门,里面传来男人沙哑磁性的声音,“进来。”

这么快就洗好了?

阮苏没多想,刚一推门就看到正在擦头发的男人,他赤果着上半身,腰间只包了一块雪白的浴巾。

性感的六块腹肌如同巧克力一般,整齐排列分布,有几颗调皮的水珠顺着男人的头发滴落,一路蜿蜒而来,顺着胸膛直至滚落至腰间的浴巾里。

阮苏脸忍不住有些发烫,“你手机不停响,很吵。”

“哦,我手太湿,你帮我接。”薄行止手里抓着毛巾,一头湿发凌乱,却无损他的英俊,反而增添了几分狂野的气息。

阮苏赶紧转身,按下接听键,“喂,你好。”

电话那端很明显愣了一下,然后传来一个娇嗲的声音,带着一丝质问,“这不是行止哥哥的手机吗?”

“哦,他刚洗完澡不方便接电话,你有事情的话我可以帮你转告。”阮苏淡淡的说道。

“你是谁?”程小姐又问道。听起来有些不高兴,“你为什么和行止哥哥呆在一起?”

“你打电话过来就是问这些的吗?那看来程小姐找薄总并没有重要的事情,那我挂了。”阮苏直接挂断电话。

然后将手机丢到薄行止面前,“你的程小姐对于我接电话非常不高兴。”

这个喋喋不休质问的程小姐,让阮苏非常不爽。

不等薄行止开口,她继续说,“我原本打算做两碗肉丝面的,但是我现在只准备做一碗。”

她转身离开的瞬间,听到薄行止的手机又响了。

她唇角勾起一丝嘲讽,径直去了厨房。

薄行止有点不耐的接电话,“喂。”

程子茵一听到他的声音,就一副委屈粑粑的声音,“行止哥哥,刚才那个女人是谁啊,她好凶哒。”

“她是谁你不用知道。有事?”男人表情疏离,声音冰冷。

程子茵愣了愣,意大利现在是晚上,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在一起,要干嘛?

她越想越生气,难道薄行止还没有离婚?他老婆也跟着去了意大利?还是说薄行止背着她,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看上了哪个女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