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他偷袭她的脖子(1 / 2)

她凶粑粑的想道。

起床洗漱完以后,阮苏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中午十一点了。

冰箱里又被添置了一些新鲜的食材。

“我想吃土豆炖羊肉,黄瓜炒猪肝,红酒鸡翅……”薄行止披了一件浴袍走过来,敞开的衣领厚实的胸肌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你在点菜?”阮苏系围裙的手顿了顿,总觉得自己此时有点像保姆。

“昨晚上有人要了又要,我需要补补体力,毕竟下午四点我要飞。”薄行止垂头望向她,眉间片刻舒展,认真严肃的说道。

阮苏脸一红,她再厚脸皮也不过是个22岁的姑娘,这些食材看来都是服务员按照薄行止的要求添置的。

她指了指橱柜角落里的电饭煲,没好气的使唤他,“把米饭给蒸上。”

以前在家的时候,薄行止闲的时候也会帮忙煮饭,这点打下手的小事,他早就很熟练。

迈开修长的双腿,大踏步走过去,开始淘米添水,按钮。

一气呵成。

阮苏瞥他一眼,将土豆塞到他手里,“削。”

削土豆的男人侧脸依旧俊美无俦,多看几眼就能迷惑人。

哪怕是削个土豆,也硬生生被他削出了几分在雕刻艺术品的优雅。

真是上帝的宠儿。

阮苏瞟了他一眼,开始去摆弄其他食材。

一个小时以后。

薄行止点的菜全部都被端上了桌,不等阮苏吩咐,他主动将米饭盛了两碗端出来,还体帖的拿了筷子过来。

俩人落座。

薄行止眼角扬起一丝笑意,他很喜欢这种生活的烟火气息。

这种烟火气息仿佛是其他人给不了他的,只有从阮苏身上能够体会。

他动作优雅的夹了一口羊肉放入口中,满足的咀嚼,“味道很好。”

他吃了两碗米饭,准备吃第三碗的时候,被阮苏拦住。

“身为医生,我要提醒你,爆饮爆食只会将你的胃伤得更彻底。”

“你在关心我?”薄行止眼睛看着她,视线却好像游离到了不知道某个点上。

明显就是明明吃饱了,却还想继续吃。

大总裁难道不是都应该不食人间烟火,只吃一丢丢西餐就OK的吗?

为什么自己面前这个大总裁,却吃了一碗又一碗,这桌上的几个菜几乎全被他一个人吃光了。

活该他胃痛!

以前没离婚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爆饮爆食过啊!

“我是医生,我只是尽一个医生的义务。”阮苏浓密的睫毛垂下去,开始低头吃饭。

薄行止勾起笑,他都不习惯离婚这件事,阮苏也是人,表现得再清冷又如何?估计也会不习惯的吧?

他的心情泛上一丝愉悦。

昨晚上那些令他身心舒畅的记忆浮现眼前,小女人的嘤咛声,她如藤蔓一般的藕臂,缠着他的脖颈……

饱暖思YIN欲。

薄行止看着女人白嫩的肌肤,昨晚上那件卡通睡衣被他撕烂了,现在她穿了一件黑色的睡裙。衬得她的皮肤更是如雪般嫩滑,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

尤其是那双水灵灵的杏眸,明明没有任何情绪,可是只要一对上那漂亮的眸子,他情不自禁就会口干舌燥,情不自禁的情潮奔涌。

就好像现在一样。

他的眼神虎视眈眈,如狼似虎。

阮苏敏感的抬头,掀了掀眼皮,正对上男人那野性十足的眼神,极具侵略性的盯着她。

同床四年,这种眼神她太熟悉,皱了皱眉,“薄行止,你想干嘛?”

话音刚落,男人猛地摔下筷子,将她打横抱起。

狠狠丢到沙发上,健硕的身体瞬间压下。

阮苏:“……”

她开始挣扎,昨晚上是意外,她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和薄行止发生这种关系。

离婚了就得断得个干干净净,和前夫拉拉扯扯,怎么能行?

她试图想要用武力压制薄行止,刚一抬起修长的腿想要踢向男人的后背,男人后背却仿佛长得有眼睛一般,右手一抓,准确无误的抓住她的小腿。

阮苏不服气的再次出手,然而这男人每次都能够见招拆招。

他的唇时不时的偷袭着她的脖子,她的脸颊……

气氛越来越暧昧。

阮苏的脸越来越烫,身子越来越软。

渴了半个月的媚蚕竟然再次汹汹袭来。

她发现自己这具身体,面对薄行止的时候,根本就毫无抵抗力。

如果是别办,她直接打爆别人的头。

可是薄行止……

媚蚕在这里种着,她想抵抗也抵抗不了。

她现在真是恨死自己这具该死的身体。

女人身上染着淡淡的烟火气息,薄行止牢牢扣住她的腰,将她压向自己,薄唇准确无误的寻找到她的唇。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详细版请挪步群:16652393】

薄行止抱着阮苏去浴室里清洗了一下,这才将她重新放到床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