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阮苏帅炸天!爆打五个男人~(1 / 2)

阮苏淡淡的望着霍二婶。

这个霍氏慈善基金会倒也是有意思,这跟洗脑有啥分别?

敢情能够吸引这些富太太聚在一起,都是因为给人家挂了个名儿,手里也没有啥实权,但是说出去却极好听的挂名职位。

这些富太太平时不是打麻将就是逛街,现在也算是有了一份自己的职业。

做慈善。

说白点,就是投钱。

现在自己身后的苏大师吸引了霍氏的目光,先是让她加入,接下来估计就是要让她带苏大师来了吧?

“容我考虑一下吧。”阮苏轻笑了一下。

在场所有人几乎都是呼吸一窒,好美!

比刚才那个勾唇角的浅笑还要美!

她们都忍不住将目光落到阮苏身上,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仿佛初绽的梅花,让人几乎无法挪开视线。

这些富太太们都有点嫉妒。

年轻又漂亮,真是个妖精。

怪不得迷得江心宇和姜成五团团转。

“那好,我们这个聚会几乎每周都会举办,下次你也可以带其他女性朋友一起来参加,或者是苏大师也可以。”霍二婶赶紧笑着说,“我们可是真诚欢迎阮小姐加入我们的,希望阮小姐不要让我们等太久。”

“那是自然。”阮苏淡淡的道,唇角的笑意越发意味深长。

*

谢家。

“你家小苏不来吗?”谢市长看着安静的客厅,有点诧异。

谢夫人看到谢市长回来,立刻起身来到他面前,一脸担忧的说,“她今天晚上去参加了霍家二婶那个什么私人聚会。老公,霍家那群人可个个都是吃人不吐骨头,你说小苏跑到那里去做什么?”

谢市长微拢眉头,坐到沙发上,“你先别急,她那么聪明的人,应该不会被拽进去的。”

“谁知道哟,霍家二婶那女人手腕强的很,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邀请我参加那个聚会,邀请了不知道多少次,我次次推托。早知道这一次我也去了,还能替小苏挡一挡。”谢夫人胸口好像堵了一口气。

“行了,老婆,她说什么时候来咱们家吃饭?”谢市长早就对这个苏大师好奇的很,可是谢夫人总是捂着不让家里人见。

幸好苏大师倒也没有做过伤害谢夫人的事情。

“明天晚上。”

“那不就得了,明天晚上你问问她今天的聚会,看她怎么说?”

谢夫人闻言,只好勉为其难点头,“那好吧。”

*

第二天上午九点。

薄氏总裁办公室。

谢靳言一踏进来,就春风满面得意洋洋的对薄行止说,“老大,你知道不?我家今天晚上有一个特殊客人要来。”

男人无甚兴趣的“嗯”了一声,继续埋头工作。

谢靳言啧啧了两声,“你也太冷漠无情了,竟然不问我这客人是谁。”

“谁?”薄行止配合的问,但神情依旧没什么改变。

谢靳言一脸神秘的笑,“苏大师,你知道吗?就是那个左手弹琴,右手画画的苏大师,我妈跟她关系特别好。”

他突然想起来一事,“你不是托我妈要和她见面吗?不如今天晚上你也来?”

他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好哥们儿,在听到苏大师三个字以后。

握笔的手指骤然一紧,眸光也泛着冷凝。

“好。”

薄行止没告诉谢靳言,他已经带程子茵见过阮苏的事。

但是,既然好兄弟诚挚邀请,他怎么能拒绝?

“这么干脆?”谢靳言觉得今天的薄行止非常怪异。他上下打量着男人,男人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

俊美的脸庞,深邃的眸子下泛着一层淡淡的乌青,“喂,你该不会又失眠了吧?”

薄行止几年前就有轻微狂躁症,并且伴随着失眠。

这几年一直用药物控制的很好,这件事情只有谢靳言知道,他已经很少看到薄行止眼眶底下带乌青。

所以看到好朋友这样子,他下意识就想到了薄行止的病。

“昨晚飞了一夜,刚下飞机。”薄行止冷声道。

“我擦!牛批!666!飞一夜你还能钢铁的跑到这里来工作,你是铁人吗?赶紧的,回去睡觉!”

“睡不着。”薄行止揉了揉眉心,“晚上下班一起回你家。”

谢靳言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

*

下午五点。

阮苏直奔市中心最大的商场。

首次去谢家拜访,平时谢夫人待她又极好。

她自然是要备上一些薄礼。

她买东西一向快狠准,十分钟以后,她就走出了商场。

出了商场以后,她直接开着霸气的路虎朝着谢家而去。

谢夫人早就将地址在微信上发给了她。

路上堵车堵得厉害,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就要六点钟。

她正准备将车子调头,寻找一条小路走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警车呼啸的声音。

她狐疑的降下车窗,就听到有路人在议论纷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