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直接吻服!!!(1 / 2)

众人纷纷开始扒微博。

“看不出来啊,她竟然武功这么好!”

“她竟然救了好几个孩子,还抓了人贩子。”

“这也下太正量了吧?”

“丁局长亲自送的锦旗,还和望着谢市长一起合影!”

“只是……这女人到底是什么出身啊?哪怕是个女侠,也不一定就家世好吧?”

有一个女人说道。

立刻又引起了众人的附和讨论。

蒋司妍站在蛋糕前,气得脸直发青。

明明她才是让角,明明今天是她的生日。

这些人明明是为了给她庆祝生日的,凭什么现在没有一个人理她。

大家都在讨论阮苏,她俨然抢走了自己所有的风头。

她好好的生日聚会,全部被那个叫阮苏的给搞砸了,阮苏!该死的阮苏!

蒋司妍气得抓起包包直接出了包厢,砰!一声,包厢的门被摔上。

蒋司霆赶紧追出去。

大家才如梦如醒。

“哎,蛋糕还没有切呢!”

“愿也没有许啊!”

……

阮苏出了包厢,她走得极快,薄行止迈开大长腿追上她,大掌死死拽住她的手腕,“我把地买下来送给你,还不开心?”

阮苏停下脚步,看一眼他,“我不要你送,我自己会买。”

“明天我会把地直接转到你名下。”薄行止霸道的说。

谢靳言追过来,刚好听到这句话,真是……昏君啊昏君啊!

一块5000万的地,说送就送。

他有点好奇,“阮小姐,你要地干什么?”

阮苏目光悠悠飘向门外,“不告诉你。”

三人出了会所的门,谢靳言尽职认命的当司机,刚上车,就听到后排的俩人异口同声说,

“景弯别墅。”

“江松别墅。”

“究竟去哪啊?”谢靳言有点头疼。“女士优先。”

薄行止冰冷的声音传来,“她哪也不去,跟我回江松别墅。”

眼神嫌弃的看一眼谢靳言,一点也没有宋言好使。

“薄行止,你别太过分。”阮苏恼羞成怒的瞪着他,这男人又想睡她。“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回去的。”

薄行止冷哼一声,眼底阴鸷暴躁,“必须回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想回去和江心宇鬼混。”

这话讲得又酸又涩。

谢靳言:“……”

你还知道她是江心宇的女朋友,你还死霸着她不放?

哎,不对啊!

江松别墅不是他和薄太太的爱巢吗?从来不肯让他这个好朋友踏足一步的地方,他捂得严实。

阮苏回去,这不是送上门给薄太太打吗?哎也不算吧,毕竟阿止离婚了,薄太太应该也搬走了吧。

应该是的,否则阿止会带阮苏回去?

阮苏抿了抿唇,转头盯着薄行止,刀刻斧削般的容颜,刚毅而冷峻,不得不说,这臭男人帅得真是天怒人怨。

阮苏忍不住挣扎,“放开——唔——”

红唇却突然被男人堵住,男人霸气的唇疯狂的啃噬着她的唇,大有她如果再闹,就将她吻死在这里永远不放开的架势!

谢靳言瞪大双眼,这……这也太狂野了一点吧?

阿止竟然狂野到这种地步?

直接吻服?

佩服佩服!

车子一路疾驰,最后停到江松别墅区大门口。

薄行止这才放开阮苏,阮苏唇被吻得红肿,特别难受。

男人打开车门,二话不说就将她拽下车,大掌牢牢扣住她的手腕,防止她逃跑。

她浑身直泛软,她也不想的,她也想逃走。

可是——她甚至能够感受得到体内那个媚蚕在血液里翻滚流动的感觉,那快速兴奋蠕动的样子,吓坏了她。

仿佛随时要钻破她的血管,狠狠的捅破她的动脉,让她血流而亡一样。

她不敢反抗,她只能顺从……她的身子灼烫发软,双腿几乎无法站立。

脚步虚浮的被男人拽得踉跄。

薄行止墨眸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娇艳得仿佛一朵绽放的蔷薇花。

男人忍不住薄唇微掀,心情转好。

大掌一个用力,就将女人拥进怀里。

动作利落又帅气的将她打横抱起,“我就喜欢你这样敏感的样子。”

随意一撩拨,就化成一汪春水。

阮苏杏眸恶狠狠瞪他一眼,只是……现在的她着实没什么气势,落在薄行止眼里只觉得小女人勾人的很,妩媚的眼尾致命的微挑,勾得他小腹灼痛。

谢靳言坐在车里,望着大踏步抱着女人离去的高大背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