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我太太喜欢吃醋(1 / 2)

可是她来到家里这么久,竟然只字不提。

如果不是警察局长刚好看到她的车……她是不是一直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薄行止一直默默的站在一边,一向冰冷的俊容浮现淡淡温情,仿佛只有在看向阮苏的时候,他这座冰山才会有融解的趋势。

他老婆,自然那是最好最棒的。

警察局长说道。“既然阮小姐执意不收,那我们就将这五万块钱以阮小姐的名义捐给霍氏慈善基金会好了。”

谢夫人对霍氏没什么好印象,忍不住提议,“丁局长,阮苏和苏大师关系不错,不如……捐给苏大师基金会好了。”

“谢夫人说的不错,那行,就捐给苏大师基金会。”警察局长自然不会拒绝。

能够来谢市长家里吃饭的人,那是普通人吗?

他极有眼力架的,又和谢市长寒暄了两句,就带着身后的一众手下离开。

出了门,立刻吩咐助理将刚才拍的视频给发到微博上。

“阮小姐这种正能量的事情,一定要大力宣传,为市民做一个好傍样。毕竟,现在这社会,真正见义勇为不为利的人,太少了。”

“是,局长。”

客厅里。

谢靳言看了一眼手机,对薄行止说,“那帮臭小子约着一起去朱雀台,阿止,一起?”

“去也行,别喝得太多。”谢夫人叮嘱。

薄行止清冽的眸光落到阮苏身上,“一起?”

谢夫人心头发紧,“小苏一个女孩家,就不用去了吧。”

男人眼神瞬间仿佛淬了冰霜,笔直的望向谢夫人,谢夫人后背一凉,就听到谢市长说,“年轻人就应该和年轻人多接触,小苏去吧。”

薄行止神情这才缓和一分,大掌朝阮苏伸过来。

阮苏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我自己会走。”

谢市长都开口,她自然不会驳了对方的面子。

死拧着不去,她不是那种扭捏的人。

看着三个年轻人一起离去。

谢夫人有点担忧,“阿止分明就是对小苏有所图。”

“年轻人的事情,你就别操心太多,要我说这是好事。阿止这么多年,你见他对谁上心过?”谢市长看得明明白白,“更何况,你家小苏……我瞧着她,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这个女孩子,一般人还真驾驭不了。”

*

薄行止喝了点酒,不能开车。

原本就是乘坐谢靳言的车回来的,谢靳言从车子里伸颗脑袋出来,“阮小姐,坐我的车吧!”

阮苏正犹豫,身后蓦地一只大掌扣住她的细腰,将她塞进车里。

男人高大的身材随之而来,坐到她的身边。

阮苏:“……”

要不要这么霸道?

她认为上次在皇室茶楼,她已经讲得够清楚够明白。

但是看薄行止的样子,他好像……依旧不明白。

一路上,除了谢靳言会偶尔讲几句话外,两人都保持沉默。

这让谢靳言觉得,丫自己完全就被后面那俩人当成了一个司机……

薄行止的大掌时不时摩挲着女人的细腰,女子身段极好,不见一丝赘肉。

白裙下的皮肤更是如同和田美玉一般。

浓重的夜色中,她的容色更是美得心惊。

男人的呼吸陡然变得粗重。

阮苏极是敏感,察觉到男人的变化,她扭了扭身子,不着痕迹的离他远一点。

无声的拒绝与反抗。

男人看着那一小截细腰离开自己的手掌,掌心中浮现失落。

他几乎有些控制不住的再度伸手,阮苏凌厉的掌手随之而出,扣住大掌的手腕,“薄行止,适可而止。”

谢靳言在前面开车,耳朵竖得老长老长,眼神也透过后视镜往后排座位上瞟。

哟哟哟!

有情况!

薄行止嗓音暗哑撩人,眼神晦暗不明,夹杂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老婆,别玩了。”

谢靳言的车差点撞上道路旁边的护栏!

草!

他听到了什么?

老婆?

敢情自己这位铁哥们儿的前妻就是阮苏?

晕了晕了。

这家伙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薄行止,我们离婚了。”阮苏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那又如何?”男人厉眸微眯,气场逼人。

“离婚了就是没有关系了。”

车子已经停到朱雀台前,朱雀台是个俱乐部,是江城那些贵公子哥们儿最喜欢来的地方。

消费自然也贵得咋舌。

阮苏挣开男人的大掌,拉开车门走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