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烦躁,阴鸷,心慌……(1 / 2)

看一眼时间,才六点钟。

阮苏有点烦躁,她睡眠很浅,如果睡不好就会烦躁,就会想打人!

她随意的洗了把脸,昨天的衣服被薄行止撕烂,已经不能穿了。

她从衣柜里找了一件薄行止的衬衣套上,又找了一条男人的休闲裤。

抓过包包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刚出去五分钟,走出别墅区,还是没有打到一辆出租车。

她正烦躁,手中的手机却震动起来。

是薄行止?

她按下接听键。

“该死的,你跑哪了?”

熟悉冰冷的声音显示着主人此时不悦的心情从里面传来。

“你干嘛?”阮苏的语气比他更恶劣。

薄行止手里拎着从早市上买来的新鲜海鲜,一手握着手机,脸色黑如锅底。

他好心早起跑到海边的早市给这女人买海鲜,结果,她倒好。

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他踏进别墅,发现她整个人不见的时候,心情有多么糟糕。

烦躁,阴鸷,心慌……还有一丝莫名的失落!

所以他二话不说就给阮苏打电话。

“你跑哪了?”

“我要回家。”

听着阮苏的声音,薄行止的心情莫名转好,“回家?回什么家?你的家在这里!”

男人将买来的海鲜放到厨房,走到客厅,抓过车钥匙,直接走出去。“我现在去接你。”

阮苏刚准备说,劳资不用你接!

结果,电话里却传来嘟嘟声。

薄行止霸道的挂了电话。

她只好将手机放进口袋,继续往前走,希望在薄行止过来之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可是这里附近都是别墅区,出租车并不多见。

远远的就看到薄行止的车子呼啸着开过来,车子嘎吱一声停到她身边。

男人挺直的鼻梁下,薄唇紧抿,打开车门,二话不说就扣住阮苏的手腕,往车上塞。

他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你为什么不等我回家?”

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到她身上的时候,俊挺的浓眉随即舒展开来。

深邃的眸光上下打量着她。

她今天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那件黑色的衬衣看起来极其熟悉,好像是他的……

米色休闲裤好像也是他的……

宽大的衬衣包裹着她纤细的身子,下摆被她随意的扎起来,露出来一截雪白的小蛮腰。

宽松的休闲裤上扣了一个粗犷的男式皮带,但是却显得她那细腰更加诱人,更加盈盈一握,让人恨不得立刻伸出大掌扣上去测量。

长长的裤脚被她随意的挽起来,露出细瘦嫩白的脚踝。

明明是一身男装,却硬是被她穿出了慵懒度假风。

她乌黑的长发被她那双巧手编了一个三股发辫,垂在胸前,若是再加上一顶帽子的话,那真的她不应该站在这里,而应该出现在海边。

美!

哪怕是穿了他的衣服,也美得惊心动魄。

尤其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的衣服,此时套在她身上,他的喉结就忍不住剧烈滚动。

小腹处翻涌着阵阵热浪。

光是想想,就觉得暧昧又炙热,炙热又亲密。

他霸道的望着她,“你还穿过其他男人的衣服吗?”

阮苏莫名其妙的抬眼看他,“你神经病?我没事为什么要穿别人的衣服?”

这就是没有穿过的意思?

男人微酸的心情顿时一片飞扬。

冷哼一声,又瞥她一眼。男人转过头看她,她只穿过他的衣服……亲密又缠绵。

阮苏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好像又心情很好的样子。

反正自从离婚后,他就是这么神经,这么喜怒无常。

“我想吃早餐。”男人将她塞进车里,“我出去买了菜。”

男人放在方向盘上的大掌紧了紧,“你为什么要走?”

“你吵醒我,我不走干嘛?”阮苏坐在他身边,没好气的说。

她现在心情暴躁。

睡不好就是这么难受,以前没离婚的时候,薄行止上班前总是会小心一些,不吵醒她。

男人发动车子,开得飞快,转眼间就回到江松别墅。

不过这会儿她也有些饿,薄行止既然买了菜,她也不介意亲自动手做早餐。

没有什么比饱餐一顿再睡觉来得舒服。

她打定主意,也就没反抗。

俩人回到别墅内。

刚一进门,阮苏就惊呆了。

只见客厅里……竟然有几只螃蟹,耀武扬威的爬来爬去。

看到有人进门,它们竟然还冲阮苏扬起了大钳子。

“怎么不进去?”薄行止看着她站在门口发呆,忍不住拿着车钥匙走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