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贱人!打烂你的脸!(1 / 2)

中午休息。

薄行止的饭菜被宋言从餐厅里打包带上来。

就在这时。

门外敲起一阵敲门声。

薄行止以为是宋言,低声道,“进来。”

随着陌生的高跟鞋声音响起,一个娇嗲甜腻的声音紧接着传来,“行止哥哥……”

程子茵!

薄行止抬眸,狠戾的目光落到女人身上。

女人穿了一身一字肩露肩的连衣裙,胸前的饱满十分诱人。

腰间镂空,一小截白细的腰肢随着她的走动,若隐若现。

“你来做什么?”

“行止哥哥,我错了。求求你原谅我吧。”程子茵听到男人冷漠的声音,眼眶一红。

她走到宽大的办公桌前,苦苦哀求,“行止哥哥,看在小时候我们两个的情份上,你不要这样子不理我,好不好?”

她一边说一边揉着眼睛,眼泪顺着她的眼眶往下跌落,看起来梨花带雨,“我昨天真的被气疯了,失去理智了,才会做出那种不堪的事情来。我现在整个人都成了名媛圈子里面的笑柄。我还被时尚圈给封杀了。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如果,我再失去了你,行止哥哥,我一定会死的。”程子茵只差没有跪到地上了,她姿态放得极低,“小时候我们那么天真无邪,现在我们长大了,行止哥哥你就不要我了吗?”

男人耳边不断传来女人的哭泣声。

薄行止眼前仿佛又出现了儿时那个如同天使一样的小女孩。

他眉眼沉沉,“你太让我失望了。”

“行止哥哥,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做出那些举动了,平时的我怎么样,你不清楚吗?我昨天真的是被激得太怒了,尤其是……你还护着阮苏,我好嫉妒,我真的好嫉妒她。”

程子茵哭得更痛。

她声音又娇又嗲,隐约感觉到男人语气的松动,她主动走到男人身边,拽住男人的手臂,故意将自己的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的蹭着男人的手臂,好像是不经意间的蹭触一样。

不经意的勾引。

她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男人俊美的脸庞,“你说过好几次,你要离婚的。可是,你到现在也没有离婚,我知道你很优秀,有许多女人都想占有你。所以,当阮苏又夺得你视线的时候,我真的好担心,我真的好害怕。我太嫉妒她了,请你原谅我的嫉妒,我真的是太喜欢你了啊!”

从一开始,她对薄行止的喜欢,就没有任何的掩饰。

可是,薄行止从来没有主动亲近过她,没有吻过她,甚至连牵手都没有。

更别说进一步的发展。

薄行止眼底升起几分厌恶,他讨厌这个女人的碰触。

如果不是顾及小时候这女人救过他一命的情份,他真的恨不得将她亲手丢出去。

强压下心底的烦躁,男人抽出自己的手臂。

神情淡漠的道,“我以前因为童年滤镜的原因,所以我对你怀揣着一些特殊的情份。但是,程子茵,你太让我失望了。童年滤镜因为你的行为,全部都被打碎。我从来没有说过要娶你,要和你谈恋爱。我离婚也不是因为你,更不是为了娶你。所以请你搞清楚这件事情。是你误会了。”

“你说……什么?”程子茵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望着他冷酷的面容。“不是的,肯定不是的。你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那么亲密过,你还和我一起吃饭,还给我送花。”

“我还会带你去见苏大师,因为这是我欠你的。我可以帮你完成一些心愿,但是谈恋爱,或者娶你。不可能!”薄行止神情冰冷,俊美的脸庞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让人心惊胆颤。

程子茵的眼泪跟喷薄的水龙头似的,不断往外涌。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为什么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不,不是的……行止哥哥,你是不是曾经喜欢过我,曾经是喜欢我的啊?你那样子,明明就是要追我的啊!”程子茵哭着摇头,“是不是因为我做的事情,让你伤心难过,所以你才会说这种话,故意气我的啊?”

薄行止不想让程子茵继续误会下去,他真的从来就没有要和程子茵谈恋爱的想法。

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他承认,他曾经对程子茵有过童年滤镜,但是爱情和童年滤镜,他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他不可能因为小时候的救命之恩,就去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

所以哪怕程子茵现在长歪了,长残了。

他也不会因为程子茵长残了,就忘记那份恩情。

他会报恩,但是爱情!不可能!

“程子茵,不管我离婚不离婚,我都不会娶你。恩情是恩情,爱情是爱情,两码事,你不要搞混了。”

程子茵痛苦的望着他,红唇微微颤抖,伤心欲绝。“不要,行止哥哥,你不要这么残忍的对我……”

薄行止皱眉,“出去吧,下午四点,我带你去见苏大师。”

闻言。

程子茵脸上浮现一丝欣喜,她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希望。

他竟然还肯带自己去见苏大师,那是不是代表,他说的都是气话?

她赶紧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激动的说,“行止哥哥。谢谢你,我……我先出去了,晚些时候我再过来找你。”

宋言一直提着饭盒站在门口候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