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薄总护妻!她惹怒了薄行止!(1 / 2)

薄行止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只有在阮苏露出笑容的瞬间,他眸光微闪,极快的闪过一丝惊艳。

他完全没有要给程子茵撑腰的样子。

周围的媒体没想到,自己竟然蹲到这么大的料。

被一个品牌封杀,程子茵也算是第一人了吧!

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程子茵气得肝都要碎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啊?”

阮苏平静的看着她,“你是谁难道不应该看看自己的身份证?你问我干什么?”

程子茵一下子被气得接不上话,“你!”

她神情阴狠的盯着阮苏,眼底全部是浓烈的厌恶,“你不以为你有江心宇捧着,你就能无法无天,你就是个玩具,有一天被玩腻了,有你哭的时候!你现在就在这里给我装模作样,你凭什么?”

她扬起手就朝着阮苏脸上甩过去。

阮苏正欲抬手,然而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男人的大掌牢牢扣住程子茵的手腕,薄行止面无表情的神情此时浮现阴鸷,冰冷的眸中掀起滔天怒意,“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打她?”

男人狠狠将程子茵甩开,女人身子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程子茵狼狈的趴在地上,仰着头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眼泪刷的一下顺着她的眼眶涌出来,“行止哥哥……你怎么能够为了这个女人,如此对我?”

她的手臂重重擦在地板上,擦破了一层皮,有鲜血渗出来。

她吃痛的望着自己的伤口,眼泪哗啦啦的直往外涌,心头有无数的委屈难堪痛楚。

她至今不敢相信,薄行止竟然会在大厅广众之下,将她推倒在地!

可是手臂上面的疼痛却又在提醒着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在场所有的人都被薄行止的行为一震。

薄总竟然护着江心宇的女朋友?这究竟是什么弄不清理还乱的关系?

阮苏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还会有被人护着的一天。

不过这个程子茵也是勇气可嘉,竟然敢打她?

她冷笑一声,轻轻抬手撩了一下自己耳边垂落的发丝,将它拨到耳后,然后对LX品牌负责人说,“把她给我丢出去!”

“阮苏,你别给我打嘴炮,我不是被吓大的。你拿江心宇威胁LX品牌也就算了,你算哪根葱?你竟然敢赶我出去?你就是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

程子茵恼羞成怒的叫嚷。

她现在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你不过是个被男人玩的破烂货!高级花瓶!你凭什么——”

“闭嘴!”

男人冰冷阴鸷的声音响起,薄行止戾眸微眯,“你还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到什么时候?”

宋言背后一层冷汗,这个程子茵真是牛批啊!666啊!竟然敢这么骂阮小姐。他真的是不明白哦,少爷为什么要和这个程子茵纠缠在一起。

这女人要人品没人品,要内涵没内涵。要长相更是不如阮小姐,各方面都比阮小姐差远了哦!少爷难道真的患有眼疾?

程子茵身子一颤,阵阵后怕袭上心头。

不……不是这样的。

她明明在薄行止面前是个温柔可人娇滴滴的女生,怎么就被阮苏激怒到了变成泼妇的地步?

她猛的醒悟过来,眼泪婆娑的望着薄行止,“行止哥哥,不是的,我只是一时气昏了头,你原谅我吧!”

“行止哥哥,刚才的我,不是真正的我,我只是太生气了。”

“一地鸡毛。”阮苏只觉得好好的品牌上新,被程子茵一个女人给搞得乌烟瘴气。

店里面还有不少名媛千金,都将发生的这一切看在眼里,有的甚至已经偷偷拍了小视频。

有的还赶紧发给了自己的亲朋好友。

程子茵之前那叫一个优雅,又有钢琴世家出身的配置,还画得一手好画。

拍卖会上卖出去五十万块。

她前段时间直接就成为了别人家的孩子,被许多世家族长推崇,这些名媛千金可没少因为程子茵在家里面受气。

“瞧瞧人家程家的女儿,要弹琴会弹琴,要画画会画画!你呢?”

“天天就知道吃喝玩乐,能不能静下心来做点正经事!”

“什么时候你有一半程子茵的技能,我就心安了。”

现在好了,程子茵人设崩了。

原来骨子里是个泼妇。

更可笑的是,竟然还要被LX品牌给封杀掉了。

不等店员过来把程子茵给丢出去,早已经怒火滔天的薄行止直接示意宋言将她给拽了出来。

*

疾驰的宾利车内。

气氛越来越凝滞。

程子茵瑟瑟缩在一角,呜呜压抑的哭声时不时传来。

听得薄行止阵阵心烦。

“你竟然敢侮辱她?”男人脸上带着暴戾骇人的冷嗤。

阴森可怖的气息遍布车内。

程子茵蜷缩得更狠,恨不得自己原地消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